多维度探究孙子兵学思想



  先秦兵学战略思想是先秦军事实践丰富经验的结晶,其讲道义、重实力、占先机、求全胜的思想内容可以说是我国传统兵学的精华。这四个方面的思想内容及其内在的有机联系,体现了中华先民对国家力量博弈本质关系的独特理解,对于我们分析当代国际格局、保障国家和平发展仍然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内容摘要:本报滨州6月 18日电(记者张清俐通讯员梁娟娟)6月
10—11日,“孙子兵学与东方智慧”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山东滨州举行。与会学者围绕“孙子兵学的思想精髓”“《孙子兵法》的东传与西渐”“东、西方军事理论比较研究”“孙子兵学与东方军事文化”等议题进行深入探讨。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中国历代军事思想研究室副主任王珏提出,中国古典军事思想萌发于人类智力初开时,脱胎于西周初期,形成了严整的思想体系,内容丰富,回答了为谁而战、如何建军以及如何用兵等问题。滨州学院教授孙远方提出,《孙子兵法》是典型的东方思维方式,其中蕴含着丰富的辩证思维、象类思维、整体思维、直觉思维和逆向思维。

图片 1

  讲道义。讲道义、提倡“义战”,在先秦兵学中是普遍准则。《吴子》将战争的性质归为五类,指出只有“禁暴救乱”才为义兵,“若行不合道,举不合义,而虽处大居贵,患必及之。”这里所说的患,指的并不是战争中的力量劣势,而是缺乏道义带来的长期战略弱势。《孙子》关于战争谋划“五事”的第一事,就是道义。孙子指出,比较双方优劣、预测战争胜负的第一个标准就是道义原则,只有君主和民众同心同德,战争才能无往而不胜。《尉缭子》说,“故兵者,所以诛暴乱,禁不义”,强调兵必本于仁义,否则难以最终赢得战争。《孙膑兵法》十分强调战争的正义性,提出“战而无义,天下无能以固且强者”。《六韬》也认为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在于“利天下者,天下启之;害天下者,天下闭之”,即能否在战争中克敌制胜,其决定因素绝非个人主观意志,而在于是否顺应民心民意,合乎道义公理。可见,讲道义是先秦兵学的重要战略思想。这不仅是战术要求,更是长久的战略考虑。

关键词:思维;战争;孙子兵学;滨州;军事思想;兵法;通讯员;哲学;军事理论;克劳塞维茨

导语:春秋战国时期,兵家思想有哪些特点,分为哪些派别?有哪些代表人物,齐魏两大系统,五个流派,孙武、管仲、吴起、穰苴

  重实力。仁为兵本的道义原则只能靠实力去实现。先秦兵学极力主张通过夯实经济基础、壮大武备力量来确立国家的全面优势。《孙子》说,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之所以能够克敌制胜,只是“胜于易胜”而已。这里的“易胜”,就是通过强大的经济、政治、军事实力,使自己在战前就已经处于胜势。孙子说,“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以强大的实力威慑敌人。《尉缭子》说,“土广而任则国富,民众而制则国治”,主张要以战前的综合国力形成巨大威慑力量,以此形成“不暴甲而胜”的优势地位。在先秦兵学看来,富国强兵、具备实力是克敌制胜的基础。

作者简介:

春秋战国时期,是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与儒家、道家、墨家、法家、纵横家等其他流派一样,兵家在这个时期也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兵家虽然以军事问题研究为中心,但其涉猎领域非常广泛,包括政治、法治、经济、天文、地理、外交、谋略等各方面的问题,其思想内涵极其丰富而深远。

  占先机。有实力未必一定能取得胜利。先秦兵学非常强调占取先机、把握主动。这里的先机不仅仅是战术上的,更重要的是战略上的,也就是要求具备强烈的忧患意识,在战略筹划上尽力做好准备。《司马兵法》认为“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吴子》提出“安国之道,先戒为宝”,都主张时刻保持清醒头脑,保持国家安全上的警惕性。《孙子》针对可能的安全威胁,建议做好充分的战争准备,“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只有提前做好准备,才能使自己处于有利地位。在形成对己有利态势后,做到慎战备战还不够,还必须不放弃一切有利时机,使自己牢牢把握主动权。

  本报滨州6月18日电 (记者张清俐
通讯员梁娟娟)6月10—11日,“孙子兵学与东方智慧”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山东滨州举行。与会学者围绕“孙子兵学的思想精髓”“《孙子兵法》的东传与西渐”“东、西方军事理论比较研究”“孙子兵学与东方军事文化”等议题进行深入探讨。

春秋战国时期,战争是这个时代的主体,诸侯之间的争霸战争是政治、军事、经济等综合国力的较量,特别是战争是决定国家生死存亡的敏感因素,一个诸侯国战争失败就可能意味着亡国。

  求全胜。千方百计夺取的战略先机,必须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先秦兵学总是把维护国家的整体利益作为根本出发点,追求“安国全军”的“全胜”目标。之所以具有这种宏大的战略视野,是因为先秦兵学认识到军事力量只是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一种手段,必须将其与政治、经济、外交等多方面因素相结合进行综合运用,才能取得良好效果。先秦兵学反对穷兵黩武,认为胜仗中孕育着灾难,只有文武并用、刚柔相济,才能取得全胜。全胜思想的更高境界是超越战争。《孙子》认为:“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这里所说的“全”是保全,“破”是击败。孙子全胜思想的确切含义是指最大限度地减少牺牲而获得全局性胜利,其最终目的是最大限度地使敌屈服,而把敌我双方的损失减少到最小。可以说,孙子全胜思想最终追求的是和平。(作者:西安交通大学
魏靖宇)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中国历代军事思想研究室副主任王珏提出,中国古典军事思想萌发于人类智力初开时,脱胎于西周初期,形成了严整的思想体系,内容丰富,回答了为谁而战、如何建军以及如何用兵等问题。

兵家思想的特点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赵国华依据中国兵家著作的理论阐释,参照其他典籍的相关论述,对中国兵家经典著作关键词“兵”的形成和演变过程进行了详细论述。赵国华表示,在中国军事史和兵学史上,先秦典籍中的“兵”用于表述一系列军事概念,其主要有三个义项:兵器、军人和战争。

春秋战国时期,政治上的纷争,必然会导致军事上的混战与割据,必然会引起思想学术的巨大变革。诸子百家,学派林立,在战争乱世的大背景下,兵家悄然崛起,在当时,兵家影响力巨大,甚至超过了当时的儒家、墨家、道家等显学。而先秦兵家流派的发展与成熟,是有渊源的。

  滨州学院教授孙远方提出,《孙子兵法》是典型的东方思维方式,其中蕴含着丰富的辩证思维、象类思维、整体思维、直觉思维和逆向思维。这些思维方式代表着先秦时期思维发展的方向,深入探析这些内容特征,对于构建现代科学思维模式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装甲兵工程学院学者张有凤认为,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曾以其“绝对战争”理论长期引领西方乃至世界的军事学,但在二战后,孙子的“全胜”战略追求便成为战争问题上的替代性选择。克劳塞维茨的理想战略是“百战百胜”,属于军事层面的制胜观;而具有东方智慧的孙子追求的则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战略,是大战略层面的价值观。两者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哲学上的不同,道胜是《孙子》的哲学,器胜是《战争论》的哲学。

春秋末,产生了以老子为代表的早期道家,对宗教神权和现实制度是持否定态度的;以孔子为代表的早期儒家,倾向于维护西周分封制和宗法制,但否定新兴地主阶级的势力;以孙武为代表的兵家,是战争频繁,礼义丧失,崇尚诈术的产物。

  美国杜克大学政治系教授牛铭实以围魏救赵为典型个案,引用现代博弈论模型,重新解析了围魏救赵中的力量与结局博弈,深刻阐释了孙子兵学理论与现代博弈论的相通之处。

到了战国时期,孟子、荀子继承发展了儒家,庄子发展了道家,孙膑、吴起、尉缭发展了兵家,此时其它的重要学派也如雨后春笋般地迅速崛起,有墨家、法家、名家、阴阳家、农家、纵横家等等。各家各派著书立说,阐述对宇宙、人生、社会、文化、战争、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玄”想,并对其它学派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批驳,这些学派在相互批驳、借鉴、吸收、融合中发展壮大,形成各具特色的思想流派。

  此次研讨会由滨州学院主办,山东省滨州市孙子研究会秘书处和滨州学院孙子研究院共同承办。

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很少有人把兵家纳入百家范畴,把兵家排斥在“争鸣”之外,其实这是不符合当时思想文化历史实际的。这其中的原因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兵家学派不是清谈家、玄想家,而是重实践、重功用的谋略家和实践家。兵家与儒家、道家、法家、墨家、名家、阴阳家等诸家有很大不同,儒家关注政治伦理,道家对人生和宇宙产生玄想,墨家贱己爱人,名家执着于逻辑,法家刻薄寡恩,阴阳家则将神秘的自然现象比附于人事。

由此可知,兵家的实践性大于理论性,是王者政治和军事斗争的工具;而其他诸家是理论性大于实践性,是仁者治理国家的理论。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兵家的起源:

兵家的起源及流派分类

在春秋时期,战争频发,文化大变革的背景下,兵家作为完整的理论系统,一般认为在春秋末期,孕育于齐地,孙武被认为是兵家的创始人,他继承了先人的军事思想,在齐地武学思想的熏陶下,创造出了《孙子兵法》,构建了一套完整的军事理论。

兵家流派的分类,兵家也分为许多学派,如果按照兵书种类分,兵家可分为:兵权谋类;兵形势类;兵阴阳类;技巧类等。

若按国别类分,齐国、秦国、晋国,楚国、越国等都出现过兵家或者兵学著作,其中最主要的是齐国系统和魏国系统。齐国系统的代表作有:《孙膑兵法》、《司马法》、《六韬》;而《吴子》、《尉缭子》则属于魏国系统,《孙子兵法》属于吴国系统;此外还有《王孙》、《兵春秋》、《兒良》、《丁子》、《李良》这些不知国别的著作。

若按照兵学思想与其它诸子百家思想的关联度分,兵家还可分为,儒家兵派、道家兵派、墨家兵派、纵横家兵派和法家兵派。这种分类方法也容易引起争议,因为无论哪个学派,其思想或多或少都受到其它流派思想所影响,同时也影响着其它流派,兵家也不例外。

目前公认的兵家流派分类为:齐、魏两大系统,五个流派,主要有:

司马派:代表人物为穰苴,代表著作为《司马法》、《司马穰苴兵法》,它们继承“仁本”精神,结合战争形势和时代发展的变化,重视军礼、军法,在对外战争上,主张慎战和积极备战。

《司马法》并不是讲权谋、讲技巧、讲战争形式、讲阴阳一类的兵书,它主要内容更是侧重于军事编制,军队礼仪,军事训练以及军事典章的汇编,这本兵书到了战国末期,已经不适应时代发展要求了,很多内容被逐渐淘汰,但也有很多内容被吴起、穰苴、孙武等人所继承。

孙氏派:主要代表人物有孙武、孙膑、庞涓等,代表著作有《齐孙子兵法》和《吴孙子兵法》,这个兵家学派,齐思想主要以齐国地域军事、兵学文化熏陶孕育而成,还带吴楚等地兵学文化特征,崇尚权谋,善于诈伪。

孙武兵法的主要传承者是孙膑,虽然庞涓没有著作传世,也就没有理论建树,但从学术渊源上来看,庞涓可算孙氏一派,也有野史说,孙膑和庞涓的兵法是师从鬼谷子所学,这种说法并没有被司马迁所采纳,是站不住脚的。

吴氏派:吴起,尉缭为代表人物,代表作有《吴子》、《尉缭子》;吴氏派在思想上表现出与儒家、法家合流的倾向,以魏国的军事战争为核心内容,结合魏国国情和时代特色所作。吴起、为了两人也都带有浓厚的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他们强大依法治兵的同时,要以仁带兵。《吴子》也是一本伟大的军事兵学著作,可以与《孙子兵法》相媲美。

太公派:代表作很多,有《六韬》、《黄石公三略》,这个兵家学派基本完全继承了姜太公的军事思想,还变现场明显的黄老道家思想。其中《六韬》是一本兵家的集大成之作。

稷下派:创始人为管仲,代表作《管子》,《子晚子》,其中《子晚子》所表现出的思想学派倾向与《司马法》很相似,他们都带有浓厚的杂家流派色彩。客观地说,

稷下派兵学理论缺乏完整性和严密性,但有自己的独特的思想和主张,他们善于根据自然规模、战争规模、以及敌我情况,执行详细的作战计划和作战方案,并且能根据战争形式的变化而改变战术。

综述

笔者认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兵家,既是军事家,也是学术家,既是一门军事科学,也是思想流派,更是传统文化中的一枝奇葩,无论是乱世、还是盛世,兵家文化贯彻于整个中国历史;在中国重道轻器的文化氛围熏陶下,春秋战国时期的兵家也不能摆脱这个特点,较少注重科技的运用,更侧重于思想的表述,所以,春秋战国时期的兵家文化主要是谋略文化,那时候的兵家大多都是谋略家。

参考文献:《战国策》、《史记》、《左传》、《孙子》、《吴子》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