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亡人



    这是发生在元代的一个心灵鸡汤故事,载于《南村辍耕录》。

赵花是村里最能干的女人。

图片 1

   
故事发生在至正年间。扬州有个泰兴县,泰兴县有个村叫马驼沙,村里有个农夫,姓司,叫司大,是富户陈家的一个佃农。

村里各家各户的田地都差不多,春种秋收,一年的时间大半是耗在自家的田地里了。

冰凌花

   
司大家很穷,交不起租子,遂打算把所佃之田质还陈家,换点钱回来。陈家旁边有一户人家,叫李庆四,也是个佃户。这家伙心思比较敏捷,找到主人家暗中游说,最终竟以极低的价格把田地夺走。司大虽然心中郁闷,却也无可奈何。

可是,赵花不一样。赵花的男人叫高山,高山不会经营地里的庄稼,却很会放羊。家里的七十多只羊都是高山一个人赶到山上去放。田地里的庄稼就靠赵花一个人来经营,别人家两个人要干一个月的活,赵花一个人起早贪黑二十几天就能完事,最早一个干完地里农活,赵花也不闲着,就去给干不完的人家打工,等十里八村的人家里的活都差不多做完了,赵花又开始扛着一把铁锹,拿着一个蛇皮袋子,走遍一个山又一个山,挖药材,摘杏核,捡蘑菇。

目录

   
李庆四得了大便宜,心情愉悦得很,杀鸡烫酒,宴请所有相关人等。司大也跟着去了,结果却在席间遭到了李庆四的无情羞辱。司大无比恼怒,回家后痛骂这个李庆四欺人太甚。司大老婆劝他道:“咱们天生就是穷命,就别去恨别人了。”

赵花有个儿子叫二兵,读完初一就去城里打工去了。近几年二兵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了,赵花心里着急啊,农忙时节更加拼命地干活挣外快,冬天在家猫冬的时候,赵花还不闲着,到处串门,让村里的人有合适的姑娘给二兵介绍一下。

上一章

   
司大哪里听得进去,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铤而走险,拿着火把连夜潜入李庆四家里,准备把他家烧个干净。正当他走到屋檐下,准备点火时,忽然听到屋子里有声音传来,侧耳一听,原来是李庆四的儿媳妇在生产。

二兵终于结婚了,接待宾客,迎新亲,递烟,倒酒,撒糖
,发红包,身子跑的像极了飞速转动的陀螺,可是赵花的嘴巴还是乐的闭不上。

晓梅一直在想办法逃出来,她快要疯了,出来一个多月了,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惦记着孩子,孩子们也在想着她。芳芳好几次梦见妈妈回来了,醒来哭个没完。

   
司大一下子动了恻隐之心:“我痛恨的是李庆四,何必要杀这一对母子呢?”于是把火炬扔到沟里,回家去了。司大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只能转行去酿酒。天无绝人之路,酿的酒大受好评。于是家境慢慢地富裕起来。与此同时,李庆四家里因为各种原因,却日益衰落下来,越过越穷。

赵花终于松了一口气,儿子娶了媳妇,然后自己就等着抱孙子,然后是带孙子,等孙子长大了,自己就可以安度晚年了,一想自己的后半生是如此安逸,赵花不由地笑出了声,瞬间感觉身上又多出许多力气去挖药材。

媛媛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如果妈妈真的出了什么事,谁去救她呢?媛媛想起了舅舅,她给舅舅打电话,舅舅一听就急了:“这不是胡闹吗?怎么能把这么小的孩子扔在家里,自己出去打工呢?”

   
过了十年,李庆四过不下去了,被迫要把佃田质还给主家。司大一听,报仇的机会来了,他也用了李庆四在十年前的手段,以极低廉的价格把田地夺了回来。他也办了个宴会,把李庆四请来,当众着实羞辱了一顿,总算是把这个仇给报了。

二兵结婚两个月,媳妇怀孕了。赵花更是乐的睡不着,大半夜起来地起来给儿媳妇蒸鸡蛋糕,洗苹果,端去儿媳妇的屋里,换来是媳妇的一脸不高兴。

可听到晓梅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消息了。舅舅当时就着急了,他放下电话,赶紧订机票。

   
李庆四不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怒火中烧,恨司大恨得咬牙切齿。他把一个火盆点着,端出去,打算去把司大家给烧了。李庆四到了司大家,正要把火盆往屋子上倒,忽然听到屋里有动静。他探头一看,巧了,居然赶上司家媳妇也在生产。

赵花不在意,她一想到自己要当奶奶了,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是愉悦的。有几次赵花是在梦中笑醒的。

姑姑听到这件事,也慌了,话都说不清楚了。爷爷奶奶催她赶紧回东北。

   
看着刚出生的小娃娃,李庆四端着火盆,心里一下子犹豫起来。忽然看到有人从屋里要推门出来,他吓得把火盆一扔,转身跑了。

赵花家养了一条大黄狗,已经养了七八年,一家人都很喜欢它。二兵带着媳妇王洋第一次回家,大黄狗看是生人冲着王洋叫了几声,王洋满心地不高兴,正巧刚砌完院墙剩下一堆砖在院子里堆着,王洋捡起一块砖狠狠地朝大黄狗砸去,随后是一阵惨叫。大黄狗被砸的瞎了一只眼,好几天不吃食差点死掉,赵花和高山也心疼几天吃不下饭。

舅舅和姑姑来了,两个孩子可算见到了亲人,哭得说不出话来,弄得两个大人直抹眼泪。她们带着两个孩子到派出所报了案。

   
到了第二天,司大在院子里,忽然看到地上扣着一个火盆,觉得奇怪,再一看盆底,上面写了一个李字。司大登时明白了,这是在重演我十年前经历过的事情啊!当年我要去烧他家,因为赶上他媳妇生孩子,没下手。如今他要来烧我家,赶上我媳妇生孩子,也没下手。这简直是天意啊!司大取了五千钱,登门拜访李家,诚恳道歉。李庆四哪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心中怀疑不会是来耍我吧?假装称病不起。

那天,高山去放羊了,二兵去镇上做工了,赵花去了田里干活,右眼跳个不停,赵花惦记二兵媳妇,还不到中午就匆匆地回家了。

舅舅和姑姑要带她们走,可是两个孩子说什么也不同意。“妈妈回来了,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司大哪肯答应,把他硬拽到村里酒馆,点了壶酒。两人喝到一半,司大对李庆四说:当年啊,你孙子是子时出生的,那时候我在,拿着火把准备烧你家。幸亏有那孩子,我没动手。昨天我儿子出生,你带着火盆来,也没动手。咱们两个都有仁慈之心,所以未酿成大祸。你想想看,如果当时你我只顾泄愤,不讲怜悯,岂有如今的大好生活?李庆四听了连连称是。于是两个人洒酒起誓,恩怨一笔勾销,甚至还约为姻亲,成了亲家。李家有了司家帮衬,境况也逐渐好转,两家从此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洋啊,今天中午想吃啥,妈给你做。”赵花推开门一脸笑意

最后,舅舅说:“我先回去给你们联系学校,姑姑在这里给你们找个保姆,照顾你们,我每个月给你们寄生活费。”

    虽然只是元代的一则劝善故事,对现代人的生活,似乎更有指导意义呢。

二兵媳妇头不抬眼不睁地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悠悠地说“我想吃狗肉。”

舅舅回去了,姑姑给她们找了一个保姆——李阿姨,李阿姨搬到家里和她们一起住。开学了,给她们办好了入学手续,又和老师交代了情况,姑姑才回山东。

“洋啊,怀孕不可以吃狗肉,会滑胎的。妈给你做点别的吧!”

现在孩子没了后顾之忧,她们每天盼望着警察叔叔快点找到妈妈。可是,拐卖人口的案子太难破了,到大山寻找一个人不那么容易。

“不,我就要吃狗肉,要么我就什么都不吃。”王洋的语气极为不耐烦

晓梅也天天盼着有警察来救她。可是这里仿佛与世隔绝了,根本没有外人来。晓梅急着出去,她放心不下两个孩子,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听见两个孩子说:“妈,你啥时候回来呀?我们想你!”然后晓梅就哭醒了。

“洋啊,你要是实在想吃,妈明天让二兵去集市上给你买。”赵花一脸为难

她想起陈岩的话:他们等着抱孙子呢!忽然明白一件事,求求陈岩的爸妈,也许有点希望。

“等不了明天,我现在就想吃。咱家院子里那条大黄狗看着还挺胖乎,估计能出不少肉,再说眼睛瞎了也看不好家,就把它杀了吃肉吧!”

当老太太把饭放到桌子上,转身要走的时候,晓梅一下跪到地上,抱住老人的腿:“阿姨,求求你,放了我吧!”

王洋说的如此平静,还是让赵花愣住了。

老太太愣了一下,她慢慢地蹲下来,坐到地上:“姑娘,看你这样我也很难受,可有什么办法呢?孩子他爸也活不了多久了,他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能抱上孙子。”

门外突然有人在叫喊,让赵花这才回过神儿来。

老太太抹了一把眼泪,接着说:“要不是老头的病拖累了孩子,陈岩早出去打工了,老头病了这些年,把家里花穷了,孩子才娶不上媳妇的,家里这么穷,谁跟咱过呀?”

大黄狗没有死,高山却死了。

“为了你,我们欠了多少债,你知道吗?好几万呢!得多少年才能还上啊!”老太太看着晓梅接着说。

高山在放羊时突发脑溢血,一头栽进杂草里,没能起来。被人发现时早已经没了气息,高山被人们从山上抬回家时,赵花早已经哭的昏死过去。二兵媳妇被赵花的哭声惹得心烦,收拾东西回了娘家,在一群人的围观下,二兵媳妇只说了一句“真晦气!”就走了。

“如果放了你,那些人贩子就不会再给我们村里送媳妇了,村民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料理完高山的后事,二兵去接媳妇,媳妇却不肯回来,说家里闲人太多。二兵回到家和赵花商量,赵花知道这是儿子和媳妇要撵自己走啊。

“只要你给我们陈家留个后,生完孩子,我就放你走。”

二兵去镇上做工,赵花一个人在家联系了买羊的商贩,卖掉了所有的羊,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拿着卖羊钱和以前的一点积蓄回到了自家以前废弃的老屋。屋子还没有打扫出来,二兵来了,第一话就是“妈,你怎么把咱家的羊都给卖了?”赵花没说话。二兵接着问“卖了多少钱啊?”赵花心一下子凉了。

老太太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晓梅最后听明白,他们就是想要孩子。

“这些都不用你管,以后咱们就算分家了。”赵花的语气冷冷的,二兵不敢再说其它,在屋里的蜘蛛网下站了好一会觉得无趣,不知何时走掉了。赵花在做晚饭时,二兵媳妇来了,在院子里大声哭喊着,“真是没天理啊,把家底都拿走了,是不打算给我们留活路了。”哭喊声招来一群看热闹的人站在老宅的大门口,窃窃私语。二兵的脸挂不住,推开木头门进了老屋。

晓梅从地上爬起来,她捋了一下头发:“生了孩子,你们真的放我走吗?”

“妈,你看你也不用钱,你就我一个儿子,你的钱早晚都是我的,你就把钱都给我吧,你看王洋现在还在怀孕还坐在地上哭,别让让村里的人看笑话
。”赵花的心如同放进了绞肉机,连个缓和疼痛的间隔都没有,捂着胸口,艰难地说出一个“滚”字。

“放你走。”说完这句话,老太太站起来,转身出去了,晓梅听见门又锁上了。

二兵从房里退出来,媳妇还趴在地上哭,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二兵怕媳妇着凉去扶媳妇起来,结果媳妇借着二兵的手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直奔进屋。眼前突然一个黑影,赵花躲避不及跌倒在
灶前,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几条长长的血印子往外渗着血。赵花坐在灶前,看着王洋疯狗一般地扑过来,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芳芳、媛媛,为了你们,妈豁出去了。不就是生孩子吗?有什么可怕的。晓梅趴在床上,嚎啕大哭,她恨拐卖她的人贩子,恨陈岩,恨陈岩的爸爸妈妈,她甚至恨这个村子所有的人。

夜格外的地静,赵花坐在地上烤着火盆。突然火光一现,照亮了赵花被抓花的的脸,一身绣着花的新衣,火光随即消失。赵花突然间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自己没读过书,二兵上小学时在课本上看到这个故事回来讲给自己听的,此时的赵花觉得自己像极了卖火柴的那个小女孩。又一团火光在眼前燃烧,赵花看到了二兵小时候,拿着语文书躺在自己的怀里讲故事,母子二人都欢笑着,火光灭了,儿子不见了。

哭够了,她爬起来,洗了脸,梳了头。然后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等着陈岩回来。

再点燃一团火,赵花看到了高山赶着羊群在山坡上,高山抽着烟,羊吃着草,赵花咧着嘴笑了,脸上的血痕跟着笑容变得扭曲,却丝毫感觉不到痛。火光灭了,高山和羊群也都消失了。

陈岩在山上干了一天的活,累得半死,回到家里,饭都不想吃,只想早点休息。当他走进屋,看到晓梅的样子,吓了一跳。晓梅梳洗得干干净净的,只是样子有点可怕,目光坚定,大义凛然,仿佛要奔赴刑场一般。

赵花将所有的积蓄倒进火盆点燃一大团火光,火光下二兵护着自己媳妇,举手打了赵花一个巴掌,赵花捂着脸笑了。

“你们不就是想要孩子吗?我给你们生!”晓梅爬上床,钻进了被窝。

当太阳再次升起时,村里传出了赵花服毒自杀的消息,而这天正好是高山的头七。

陈岩愣在那里,半天没说话,他看了看晓梅:“你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晓梅不说话,直接关了灯。

媛媛和芳芳放学回来,发现家里除了李阿姨,还有另外几个人。李阿姨把她俩拽到门外:“媛媛,他们是来要债的,他们说你家欠了他们很多钱。”

还没等李阿姨说完,那几个人就从屋里出来了。“媛媛,听说你妈失踪了,是不是躲债去了,欠我们的钱不想还了吧?”

“就是,当初看你们可怜,把钱借给你们,现在连个人影也找不到,好好一个大活人,说失踪就失踪了,谁信呢?”

几个人不依不饶,越说越难听。“你们说什么呢!我妈真的找不到了。”芳芳哭着跑回了屋。

“叔叔,你们放心,就算我妈真不回来了,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还你们钱。”媛媛眼圈也红了。

那几个人看着两个孩子也怪可怜的,没再说什么。媛媛看他们走远了,回屋去哄芳芳。

“姐,妈妈真不回来了吗?我想她!”说完又哭起来。李阿姨和媛媛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哄好。

晚上,媛媛睡不着,她想着白天的事情,如果妈妈长时间不回来,那些人不会算完的,他们会不断地来要债,这笔钱早晚是要还的。当初爸爸有病的时候,多亏了这些人帮忙,妈妈才没有倒下。老师说,做人要讲义气,讲诚信,我要想办法挣钱,一年还一点,早晚能还上。

有了这个主意,媛媛心里敞亮多了。明天我就想办法去挣钱。媛媛这一夜睡得可踏实了。

“李阿姨,周末休息的时候,你带我们去扒甜玉米吧!”早晨,媛媛一起床,就急着跟李阿姨说这件事。

“行啊,就怕你们太小,干不了,不过可以去试试。”

周末的时候,她们真的去了甜玉米厂。进了大门,发现院子里有一大堆甜玉米,周围有几十个人在忙碌。李阿姨和芳芳媛媛找了个空地,媛媛看别人怎么弄,她也学着扒,可是甜玉米的叶子扒开以后,很难掰下来。

媛媛回家拿来菜刀,把玉米放在板子上,用刀砍,一不小心砍到了手上,血顺着手指头流下来,李阿姨赶紧带她到医院去包扎。

回到家,媛媛垂头丧气,昨天还觉得挣钱很容易呢!没想到自己连苞米都扒不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现在她想挣钱都要想疯了,每天琢磨这件事,她相信总有她能干的活。


下一章

无戒365挑战营 第121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