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古代典籍 被妓女包养的著名文人:柳永

被妓女包养的著名文人:柳永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有人一辈子做光棍是因为没人爱,有人是因为看破了红尘,然而还有人是因为爱自己的人太多,以至于干脆丢弃婚姻这种束缚爱情自由的生活方式。

时光穿梭,定格在北宋咸平五年!十八岁的少年柳永,意气风发的朝着京都出发,第一次赶赴考场!

——柳永《雨霖铃》

这种光棍中的佼佼者就是宋朝号称白衣卿相、花间皇帝的婉约词派创始人柳永。

时正值莺飞草长、柳绿河清之季节,柳永一身白衣,身材修长,加上容颜俊俏,(据说貌似潘安)家里世代为官。又吟的一首好湿……当真是潇洒不羁!

图片 1

柳永属于典型的大愤青,愤起来的时候都能把皇帝气死,而他之所以留恋于青楼,也和他的这个个性有直接关系。柳永的父亲、叔叔、哥哥、儿子、侄子都是进士,为了不脱离群众,他也早早投身于科举事业的滚滚洪流中。

汴京城里,烟花巷陌纵横(古时对红灯区是没有管制滴)。柳永容貌与气质具佳,又少年多金,一踏入此地,便将自小被强制灌输的儒家思想抛到脑后,每天纸醉金迷,被一群莺莺燕燕围绕,温香在怀,软玉在握,说不出的风流快活!

在宋词的璀璨星空里,柳永永远是那最多情、最温情、最悲情,也是最让人动容的一颗。他没有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政治情怀,没有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气概,没有周邦彥“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的淡雅秀丽,亦没有秦观“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绮丽缠绵。他在自我的世界里浅吟低唱,唱着与俗世格格不入的歌曲,他注定不可复制,无人能懂,无人能及!

但是他才华独步词坛,又不愿结交达官贵人,在上流社会没多少人缘,这为他以后的仕途不幸产生了很大影响。其实他本人虽然清高,官瘾还是非常大的。

图片 2

凡有流水处,皆能颂柳词,柳永在市井的声望连帝王将相都望尘莫及。他的词多反映青楼女子的内心世界和下次人民的悲欢离合,笔法细腻深情,雅俗共赏,每每流传甚广。伶工乐妓每得新曲,常请柳永为之作词,定能身价百倍,盛行一时。柳永用他的才情和文采粉饰了俗曲和风尘女子内心世界,也把自己粉饰成一个放荡的浪子,忘掉一切,自我逃避的没心没肺的享受和虚度。他无妻无子,常流连青楼歌馆,狎妓作词,脂粉堆里寻欢作乐,在世俗鄙夷的眼光的忿恨的口水下潇洒的享受。中国古文人里,柳永是第一个将词的题材伸向这些平时强作欢颜的风尘女子的内心深处,表现他们泼辣大胆的爱情意识,被世俗遗弃的痛苦心声以及对所谓正人君子的蔑视。词风艳丽而不露骨,缠绵动人。

年轻时,他第一次赴京赶考,因为怯场落榜了。第二次,大概因为发挥不好,又落榜了。大概这次落榜对他的打击太大,年轻人脾气太大,管不住自己的舌头,竟然由着性子写了首牢骚味比山西老陈醋还浓烈的《鹤冲天》。其中有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等于是在指责大宋朝的科举制一文不值,是个失败产品。他是痛快了,但是有人难受了,这里的有人来头不小,是当时的皇帝宋仁宗。

柳永本就满腹诗书,踏入这红门院落,接触的都是些被诗词歌赋或多或少熏陶过的奇女子,当然会诗兴大发,不几日,便流出许多词曲,引得全城传颂!这词曲也是极尽风流韵味,堪称雅俗共赏,摘录一首以观:

柳永夜以继日的创作,在自己的小巷子里一往无前,不知疲倦。他的词只能流传于市井之间,正统大家视之如敝缕,不屑一顾。当世俗把的他的词作一边轻蔑的笑一边撕掉的时候,柳永的心碎了,他潇洒的甩了甩衣袖,头也不回高傲的径直走远。世人看到了他不屑正统,蔑视权威的清高气骨,只有柳永自己知道他的脸上流下的是什么。他也是文人,受过正规的完整的忠孝礼仪的教育,也有过跻身主流的愿望。只是,他遭到了拒绝,与实力无关,一连串的打击让柳永与最初的梦想渐行渐远。白日放歌须纵酒,夜夜缠绵温柔乡,柳永用他表面的逍遥自在无声的作着反抗,他越是奋力的反抗,就说明他越在意失败,他的心里越挣扎。终其一生,柳永从未停止挣扎,停止他那内心无人知却的痛苦!

大概是由于《鹤冲天》的名气太大,完成后没几天就送到了宋仁宗的桌案上。仁宗皇帝是个很爱才的人,范仲淹、欧阳修、富弼、王安石、司马光、苏洵、苏轼等等大宋朝最著名的文坛牛人,都是在他的统治时期大放异彩的。柳大才子的这篇文章等于彻底否定了他的半生功绩,不生气是可能的。我猜他当时一定念叨了一句:柳永,你小子等着。

秀香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层波细翦明眸,腻玉圆搓素颈。爱把歌喉当筵逞。遏天边,乱云愁凝。言语似娇荧,一声声堪听。

柳永祖籍福建崇安,父亲、叔叔、哥哥三接、三复都是进士,典型的书香门第。柳永自幼也接受着跟长辈一样的正统教育,无外乎儒家的仁义礼智信,四书五经。读书时候的柳永跟平常人并无什么不同,也有着中国古文人普遍的大众的愿望。希望凭借自己的才学将来能够为国出力,为民谋福,一朝登庙堂,致君尧舜上,上流芳百世,下光宗耀祖,也不枉十几年的苦读寒窗。宋政权由武官篡权而来,所以一初就施行重文轻武的政策,文人大多受到重用,重要部门的重要职位往往都有由即使有谋反之心却无谋反之力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担任。王安石,范仲淹,苏轼这些文坛领袖无一不是宦海沉浮的风云人物。这大大提高了文人的从政积极性,仿佛读书就一定会有希望,一定会实现梦想。

三年后,柳永又来京城考试了,这次他既没怯场,也没发挥失常,顺利地过了考试关,只等皇帝朱笔圈点放榜。谁知,当仁宗皇帝在名册薄上看到柳永二字时,龙颜大怒,恶恨恨抹去了柳永的名字,在旁批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此后,柳永奋斗了好多年,也没高中过进士。

客房饮散帘帷静。拥香衾、欢心称。金炉麝袅青烟,凤帐烛摇红影。无限狂心乘酒兴。这欢娱、渐入嘉景。犹自怨邻鸡,道秋宵不永。

柳永学成之后,即赴京应试。自负凭一己之才气,皇榜高中,官至公卿不在话下。他的心中有着火一般的热情和自信,等待残酷的现实一点一点的浇灭,最终只剩下一段无人问津的焦木。

一没工作,二没银子,可怜的柳永就跑到大大小小的青楼里,写写词卖给妓女们演唱,然后赚点稿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奉旨填词。柳永的文采那是没得说,论词的造诣,别看作品今天只留下二百多首,但是所用词调竟有一百五十个之多,并大部分为前所未见的、以旧腔改造或自制的新调,又十之七八为长调慢词,这对宋词的解放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

客官道此词如何?这青楼之中,最是适合唱此曲,柳七之名,当然是水涨船高,那粉丝更是多的不得了,不信且听此句:“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话说柳永之粉丝,多是女子!从情窦初开的二八佳人,到深闺幽怨少妇,再到深宫帝王妃子,那真是大小通吃,魅力四射啊。想必比起如今的国民老公来,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陈桥兵变到靖康之难,自雄才伟略的太祖到凄苦无能的钦宗,北宋从来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王朝。宋太祖好不容易扫清南方割据,北方的契丹、女真又新兴崛起,对中原江山虎视眈眈,卧榻之侧容不得他人的宋朝皇帝从来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另一方面,长久的战乱和迁移杂居也使得各民族之间的交流更加密切,这一时期的的经济、文化、科技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四大发明的三大发明成熟于这一时期。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这一时期繁华的最好佐证,描绘了一个锦绣昌盛的热闹东京。那时的东京是举世闻名的大都市,也是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上层名流汇聚于此。各色人来到东京寻找自己的一片天空,有贩夫走卒,有江湖奇士,亦有怀揣梦想的书生。宋朝历史里没有关于当时房价的详细记载,但估计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街道两侧的建筑鳞次节比,一家挨着一家,不浪费一点空隙,街上尽是林立的商铺杂肆,人山人海,想来地比金贵。史书记载东京人很会享受,夜生活丰富,有各色各样的瓦肆歌馆。其实那时最大的娱乐场所还是青楼妓院,上流社会狎妓女成风,连帝王将相也不例外,后来的徽宗也闹出过密会名妓李师师的风流韵事。

而且他的用词通俗化、口语化,如同唐朝白居易的诗一样流传很广。于是朝朝楚馆,开封的名妓没有不认识他的。哪个妓女如果说不认识柳七官人(柳永排行老七),就会被众人耻笑。当时城里的妓界流传这样的口号:

就在柳永沉浸在温柔乡不知日月时,那应试之日却来到了。舞女歌妓为他加油鼓气,柳永却豪言壮语,即使是皇帝临轩亲试,也“定然魁甲登高第”。

一到京城,柳永便傻了眼了。光怪陆离、千奇百怪的新事物让他惊得张大了嘴。市列珠玑,琳琅满目的各色店铺,花枝招展,风情万种的多情女子都深深的让他着迷。柳永笑了,他以为自己寻到了天堂,找到了梦开始的地方。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局限的都是寸尺书斋和方圆乡里,虽说胸怀天下,志在千里,对一切美好都有过憧憬,可是当“列华灯,千门万户。遍九陌,罗绮香风微度。十里然绛树。鳌山耸、萧鼓喧天”的东京一下子出现在面前时,书呆子惊呆了。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不料事与愿违,放榜时却名落孙山。他沮丧愤激之余,写下了传诵一时的名作《鹤冲天》

柳永到底不是常人,他没有花过多的时间去适应,一下子便融入其中,仿佛他本就属于这里。幼稚的柳永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他安然的享受着。常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其实最难过美人关的还是文人。正统书上越把女人描绘成恶魔,越是说成洪水猛兽,亡国之祸,淳朴的文人就越是好奇,看到女人越难以自己。古语也云,书中自有颜如玉嘛,柳永便沉醉美人乡,怡然自得。柳永那骨子的不羁和少年的放荡一下子展现无疑,他狎妓作词,寻欢作乐,逍遥自在,忘乎所以。他藐视一切的闲言碎语,而把自己的生活当作个性的一种表现,他放浪形骸,不拘小节,只为表现自己的真性情。他讨厌正襟危坐满口仁义的假君子,憎恶明里不屑一顾背地里风流成性的伪正统。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做就做自己爱做,别人说什么我不管。十几年压抑的苦读,十几年辛勤的耕作,终于一朝得以在欢场释放,柳永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快意。柳永甚至有种错觉,是不是人间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了,官场亦如何呢?这个时候他想尽情的做些事情,他想找寻一片属于自己的宁静之地,远离正统是非杂论。因为他深信,科举定能成就他的梦想,一旦为官,他就不得不跟现在的生活说再见。他自以为是的对现在的奢靡生活伤感,珍惜。

既然这么受欢迎,艳遇自然是难免的。柳永在一首《西江月》中写道:调笑师师最惯,香香暗地情多,冬冬与我煞脾和,独自窝盘三个。这里面的师师、香香、冬冬分别是当时的三大名妓:陈师师、赵香香、徐冬冬(好像妓女都爱叫什么陈圆圆、苏小小、李师师)。此三人还只是他众多的情人中最有名的,其他没提到的就更数不胜数了。

图片 3

风流之人也不失文人本色,这时期的柳永有诸多词作,多是对自在生活和青楼女子的描写。而又经常应歌妓约请作词,收入颇丰,吃喝不愁。“近日来,陡把狂心牵系。罗绮丛中,笙歌筵上,有个人人可意”,“知几度、密约秦楼尽醉。便携手,眷恋香衾绣被”都是这时期生活的描写。他的词曲细腻动人,深情款款,写出了青楼女子的心声,说出了她们心中的哀怨,一下子广受欢迎,柳永也因此在市井声名鹊起,成了名噪一时的平民偶像。

柳永一生放荡,却又不善营生,既无家室,也无财产,生计全靠这些红颜知己接济。要不然,他早就饿死街头了。在青楼中既能找到尊重、生活来源,又能找到爱情、红颜知己,柳永自然没必要追求什么婚姻。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柳永来京是为实现梦想的,不是来风流快活的,这点柳永一刻都没有忘,十几年的教育不可能被几夜的枕边风就吹散。柳永骨子里也是一个很正统的人,只是他比别人多了点轻狂,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实力和才华,他是来“取”功名的,而不是来“争”功名的。他“自负风流才调”,自信“艺足才高”,“多才多艺善词赋”,压根把考试当回事,以为考中进士、做个状元是唾手可得的事。他曾夸口对身边的人说,即使是皇帝临轩亲试,也“定然魁甲登高第”。一切,在放榜之日发生了骤变。

不过,柳永还是有过一段和别人长期同居的日子。当时,江州城里有位妓界大腕名叫谢玉英,人长得漂亮,文采也很好,最爱唱柳永的词。柳永在后来改名柳三变,再次参加科举才中进士后,只得了个馀杭县宰。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看着皇榜上密密麻麻的名字,柳永愣是没找到自己,从来没想过的名落孙山的事实一下子降到自己的身上,脆弱的身体摇摇欲坠。最难过莫过于梦想破灭,最难受莫过于前路未卜,最尴尬莫过于豪言坠地,柳永一下子无所适从,东京的一切昨天还是属于他的,今天就一下子与他毫无干系了。他失去了一切,仿佛置身于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四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脸上的表情或狂喜,或失落,或无奈。远处传来了锣鼓送喜声,状元游街,万人景仰,一切的一切与柳永无关。书生还是个书生。

途经江州,照例浪流妓家,结识谢玉英,见其书房有一册柳七新词,都是她用蝇头小楷抄录的。因而与她一读而知心,才情相配。临别时,柳永写新词表示永不变心,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只等柳永一人有朝一日回来。柳永在馀杭任上三年,又结识了许多江浙名妓,但未忘谢玉英。

可是就是此词,让他前半生与功名无望!仁宗初年再试,原本都已经过关的柳永,就因为《鹤冲天》名气太大,传到了皇帝之耳,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让皇帝大怒,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将柳永罢黜!可见,名气太大了也不好,要懂得谦虚!

沮丧的柳永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才情,他脑中想到的尽是别人的夸赞,他坚信自己的才情定胜得过千百个状元。少的只是时运和伯乐。他恨时运不济,苍天不佑,怨上庭无眼,不识英才,恨而作《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你皇帝不识人才,不录取我,我无所谓,其实我才不稀罕你的什么破功名,凭着在民间的影响,做我的白衣卿相何尝不是逍遥自在。到此时,柳永还在进行拙劣的掩饰,其实他的心早已被浮名砸的支离破碎。

任满回京,到江州与她相会。不想玉英又接新客,陪人喝酒去了。柳永十分惆怅,在花墙上赋词一首,述三年前恩爱光景,又表今日失约之不快。最后道: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谢玉英回来见到柳永词,叹他果然是多情才子,自愧未守前盟,就卖掉家私赶往东京寻柳永。

柳永经此次名落孙山,当真是失望了!他便彻底的放荡起来,在词坛上,做起了真正的“白衣卿相”,也是风流无边!

自欺欺人向来是文人的一大能事。柳永一面喊着“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一面又一头扎进书堆准备第二年的考试。柳永不甘心,不相信自己这么多年积累的才学就是那么的一文不值,他要证明自己,他要让所有的人都重视起自己的才华。换作谁也不会甘心,十年的寒窗苦读一下子被否定,那种痛苦谁能承受,最好的方法就是重头再来。文人嘴上不慕名利,其实都是假的,学成为官能不能振国兴邦先不说,光宗耀祖名流千古才是最重要的。文人骨子里都是不甘寂寞的人,柳永更是如此。

几经周折,谢玉英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久别重逢,种种情怀难以诉说,两人再修前好。谢玉英就在陈师师东院住下,与柳永如夫妻一般生活。

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从此无所顾忌地纵游妓馆酒楼之间,致力于民间新声和词的艺术创作。官场上的不幸,反倒成全了才子词人柳永,使他的艺术天赋在词的创作领域得到充分的发挥。当时教坊乐工和歌姬每得新腔新调,都请求柳永为之填词,然后才能传世,得到听众的认同。

为了第二次科举,柳永做了充足的准备,也放弃了好多。或许他心中或多或少的也曾后悔过那段青楼生活,或许她也决定痛改前非,做一个合格的正统法眼里的乖文人。只是唯一不变的是他的年少轻狂和对自己那深深的自信。对此,我们狠心自私地说句,幸亏他没中,不然大宋词史便失去了一半的光辉。

柳永尽情放浪多年,最后快快乐乐地死在了赵香香家。因为没有妻子,也没有官界的知心朋友,他死后无人过问。赵香香、陈师师等人好人做到底,凑了一笔钱才让他入土为安。出殡那天,全开封城的妓女集体罢工一天,全部都来出席他的葬礼,这便是群妓合金葬柳七的佳话。

柳永名噪汴京,人却变得消沉起来!两次落榜,让这个豪气干云的少年郞,变成一个彻底的花花公子,忧郁的眼神和略带痞子气的才子韵味,彻底地成就了这个纵横花坛的风流才子,成为中国历史上一极其突出的另类文豪,名流千古!传说,他的名词《望海潮》使得金主完颜亮大举进攻南宋,让他差点儿

仁宗初年的再试,柳永的考试成绩本已过关,但是《鹤冲天》一词传到了传到了皇帝的耳中,使一切发生了变化。仁宗看了《鹤冲天》后极其不爽,认为柳永政治上不合格,且狂傲不训,毫不留情的把他给罢黜了。并批示:“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谢玉英对他的感情和投入最深,因为哀伤过度,两个月后便死去。陈师师等人把葬她于柳永墓旁,也算了却了这位风流大才子的一桩心愿。

成为汉奸。

这次的柳永彻底懵了,彻底的绝望,理想被彻彻底底摔了个稀巴烂。一年的忍气吞声埋头苦读再次沦为泡影,十几年的成绩原来还不及皇帝老儿随随便便的一句话。他感到深深的无奈,感到自己被抛弃了,被自己十几年深爱的“经史子集”给背叛了。他失了魂,失了方向,失了信心,眼前一片黑暗。他恨自己的无知,恨自己的高傲,恨自己过去的一切。他没有了先前的歇斯底里,一人依依而行,安静的思考这一切。官场到底适不适合,自己真的喜欢为官吗,只有为官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吗?一切都发生了动摇。

《望海潮》

再试的失败给柳永的打击是致命的,皇帝的亲自罢黜让毫无翻身的可能。纵然心中千万个不甘与不忿,也无从申诉,只有默默的埋在心底。柳永仿佛一下子成熟了,老了,学会了掩藏自己的内心,把自己的心用精致的匣子封装起放到了不为人知的角落,没有人知道他心底想的是什么!没了梦想,没了渴望,人如行尸走肉般!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山献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当柳永的脚再次情不自禁的踏进青楼时,宁静即刻远离,耳边传来虚意逢迎的笑声和助兴为乐的管弦丝竹,他一下子回到以前的世界里。妓女们看见柳永如看见偶像般兴奋激动,争相伺奉,大献殷勤,娇滴滴的叫唤“柳郎”,使柳永心醉不已。方才的失落一扫而空,柳永像来到了自己的国度,这里尽是懂他的赏识他的人,他重新振作起来。重新端起酒杯的那一刻他思考了很多很多,他决定忘却一切的不开心,忘却一切流言蜚语,豪言壮语,只要即刻欢乐,不管明朝天塌。正统看不上我,我自不屑与正统为伍,你不赏识我,自有赏识我的人,人生的价值在哪都可以实现,不是每个人都只有仕途这条路可走。我柳永属于什么地方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风尘女子心中的膜拜的地位是属于我的。与一群懂我欣赏我的人在一起何不为快事呢。人之一世,转瞬即逝,没必要去苛求太多,快乐了,就足够了。

他留恋青楼酒馆,教歌妓填词作曲,每日美酒美人,夜夜笙歌,生活极尽洒脱,却掩盖不了胸中那凌云志!无奈皇帝不开玉口,他亲手将自己埋葬在自己的才华里,几乎出不了头!这也是文人的通病,傲骨天成,却不得重用,实属悲哀!

在柳永的眼中,妓女没什么见不得人,没什么不一样,她们是世上的尤物,只是被命运捉弄成了男人的玩偶,一切世俗的恶言只是浅薄的泛酸嫉妒。没有那个女子生来就打上妓女的烙印,没有哪个女子自愿成为众人鄙夷的贱胚,没有哪个女子欣然的接受权贵的玩弄。妓女也是平凡的女子,他们也曾经做过“相夫教子,贤妻良母”的梦,他们也淳真过,只是命运不公,将这些可人可怜的女子投向了火坑。她们抗争过,她们挣扎过,她们哭过,笑过,她们最终明白了现实反抗的苍白无力,只能用表面的欢颜笑语掩饰内心的痛苦。柳永也何尝不是一样,有过梦想,奋斗过,得到的却是无情的打击。当残忍的现实无法改变时,惟一能做的就是隐藏起内心的痛苦,就像裸露的鲜血淋漓的伤口,尽量不去触及。

于是他开始调教舞女,用他“奉旨填词”“白衣卿相”的名气,让歌妓在汴京各大型酒楼唱呵自己的新作,歌妓收取费用后,会分一部分给他,这部分钱,便成了柳永留恋花柳地的资本!此举虽是不经意为之,却也开创了写文收费的先河,柳七用自己的“软文”换取稿酬,又得到了红颜知己和大批铁杆粉丝,当真是文史之奇观也!

柳永词写青楼女子,但毫不煽情,因为他真正的懂这些女子,也同情这些女子,同情自己。柳永笔下的青楼女子“心性温柔,品流详雅,不称在风尘”,身姿绰约,“风肌清骨,容态尽天真”,多才多艺,“自小能歌舞”,“唱出新声群艳伏”,生活不幸,“一生赢得是凄凉。追前事,暗心伤”。华夏文明史文学史前年来,没有哪个文人对女子的描写如此的全面,中肯而动人。柳永的笔一字一字敲动了青楼女子心中脆弱敏感的弦,孤独的她们从此找到了寄托,从此发现世上还有个人如此的了解她们。她们对柳永的崇拜无以复加,毫无保留,平民的感情总是那么的真切而汹涌。全天下的妓女一起爱着这个被她们共唤作“柳郎”的人,为他痴狂。柳永在市井的声誉无人能及,当时史实记载了许多柳永“粉丝”的疯狂故事。柳永的出现常常引得万人空巷,经过柳永作词的曲子流传甚广,经久不衰。当时妓女中间传出几句口号:“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柳永不仅仅做到了“白衣卿相”,他在民间的地位连帝王也难以企及。柳永安然的笑着接受这一切,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心底会传来隐隐的痛。

柳永第一次动心的女子,便是一位歌妓――虫娘。(又一名妓)此女据说才佳貌美,能歌善舞,和柳永度过了一段极其美好幸福的时光,后因重病,与柳永分离,此生再未相见!

也许是柳永在民间的声望太大,引得朝廷嫉妒,于是皇恩跟他开了玩笑,戏耍了他一番。

图片 4

景佑元年(1034年),年近半百的柳永被赐进士出生,51岁时终于及第。此时柳永的心里没有太大的波动,经历了几十年的人生起伏他早已看淡了一切。他背上行囊,去福建家乡为官。出仕不是因为对过去奢靡生活的追悔,也不是对曾经梦想的再次重温,只是尽量去修补一个完整的人生。柳永告诉自己,至少该尝试下,他自小做着为官梦,现在机会来了,不能丢弃,人生就应该不断的经历新鲜的事。几十年花街柳巷的生活,不能说厌倦,但也知足了,他该去寻找人生新的意义了。

多情才子柳永,为虫娘写下了流传千古的绝唱《蝶恋花》《雨霖铃》……

福建任上,柳永亲眼看到劳动人民的生活的疾苦和官场的黑暗,他为煮盐为生的海边人民作《煮海歌》,抒发心中的同情。两年仕途,柳永的名姓就载入了《海内名宦录》中,足可见其在经纶事物上的天赋。可惜由于性格原因,他屡遭排贬,因此进入四处漂泊的“浮生”。

柳永终于及第,封馀杭县宰!途经江洲,又遇到一绝色女子――谢玉英!

离开官场的时候,柳永笑了。他知道自己不是为官的料,他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顺利进入官场,没有过早的对生活失去希望。几年的宦海沉浮,柳永足矣。之后的柳永流落江湖间,四处漂泊,虽穷困潦倒,但逍遥自在。生活上青楼女子多有接济,柳永也坦然接受,生活对柳永来说只落下一个空空的壳。

这谢玉英长的极美,有沉鱼落雁之容,并且诗词歌赋、曲艺舞蹈、吹拉弹唱那是样样在行,并且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极其爱柳词!

晚年的柳永居名妓赵香香家。一日,赵香香在家做了个白日梦。梦见一黄衣吏从天而下,说:“奉玉帝意旨,《霓裳羽衣曲》已旧,欲易新声,特借重仙笔即刻便往。”柳永醒来,即要沐浴更衣,对赵香香说:“适蒙上帝召见,我将去矣。各家姐妹可寄一信,不能候之相见也。”言毕,瞑目而坐。香香视之,已死矣。一代词魂就这样飘然而去,留下了道不清说不明的阵阵酸楚!

柳永大半生漂泊与烟花巷陌之中,所做词曲及多!他每到一地,都会去当地有名的青楼留宿,其风流当真是羡煞旁人!就在江洲他遇到了名妓谢玉英,在谢玉英房中发现了她用蝇头小楷所记载的所有柳词,柳永一见,当真是仿若知己!

终柳永一生,身边从未缺少过女人,可是死后却无妻无子,不禁让人凄凉神伤。谢玉英曾与他拟为夫妻,为他戴重孝,众妓都为他戴孝守丧。出殡之时,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这便是“群妓合金葬柳七”的佳话。谢玉英痛思柳郎,哀伤过度,两个月后便死去。陈师师等念她情重,葬她于柳永墓旁。

两人便彻夜长谈,因而与她一读而知心,才情相配。临别时,柳永写新词表示永不变心,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以待柳郎。

柳永和谢玉英虽无夫妻之名,却也情同夫妻了。柳永当年赴任余杭县宰,途经江州,结识当地名妓谢玉英。柳永见谢玉英书房有一册《柳七新词》,都是用蝇头小楷抄录的,十分感动,因而与她一读倾心。柳永临别时写新词表示自己永不变心,谢玉英则发誓从此闭门谢客以等柳永功成名就。柳永在余杭任上三年,虽继续在风月场上混迹,但从未忘却谢玉英。任满回京时候,柳永到江州欲与谢玉英相会,不料谢玉英又陪新客去了。柳永十分失望惆怅,在花墙上赋词一首,述三年前恩爱光景,又表今日失约之不快。最后道:“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谢玉英回来看到柳永词,叹他果然是多情才子,自愧未守前盟,就卖掉家私赶往东京寻柳永。几经周折,谢玉英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久别重逢,种种情怀难以诉说,两人再修前好。谢玉英就在陈师师东院住下,与柳永如夫妻一般生活。谢玉英对于柳永的情让人动容,风尘女子用情至此,俗世所不及。

三年在任期满时,柳永回京路过江洲,去寻谢玉英,不想谢玉英又去接客陪人喝酒,柳永惆怅至极,提笔在墙上写到;“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随后默然离去!

试想如果柳永当初初试即高中,继而飞黄腾达,做了一代名臣,结局会是怎样呢?柳永想做一个正统的人,骨子里却又是个不羁的人,他的一生都在矛盾着,笑着哭泣,欢乐中独自一人黯然神伤。后人从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角度评价柳永的一生,纵观他在词史上的不朽地位,便认为他是幸运幸福的,其实他内心的寂寞又有几人懂。

谢玉英归来见到花墙上的诗句,叹柳永果是痴情才子,随变卖家产,去东京寻他!几经周折,终于在东京名妓陈师师家中找到他(果然是风流才子,随便一出场都是名妓),久别重逢,自是说了千种风情,重归于好后,住在陈师师家中,填词挣“稿酬”为生,倒也快活自在!

柳永一生未受重用,仕途坎坷崎岖,自小立下的志向把他折磨的体无完肤。可是他却阴差阳错的在市井间取得了空前绝后的成就,对此,柳永只有无奈的笑。没有人知道柳永的内心,没有人真正的理解他,或许这个世界本就不属于他!

晚年的柳永,完全放下了政治仕途,整天泡在青楼里与歌妓打得火热,他一生尽情放浪多年,最终身心俱伤,死在名妓赵香香家。(注意,又一个名妓出场,柳永死时,约70岁……)柳永死的时候,卞京城的妓女们出钱为他大出殡,这是怎样的场面?全城的妓女停业为他送葬,花枝招展,哭声震天,数里可闻。就是皇帝驾崩,亲娘老子死了,也不会有这么宏大的场面。以后的每年清明节卞京城的妓女都要去给柳永扫墓,俗称“吊柳七”,竟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俗。

俗世无情,青史公正,柳永的才情无可抹杀,他在词史上的地位也无人能及、不可替代。一切轻名,了如空尘,生如夏花,好梦噩梦皆是虚情一场!柳永不入上听的法眼,却在青史留下了赫赫成绩,永供后人瞻仰,于其一生夫复何求!

图片 5

后人有诗题柳永墓云: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谢玉英感其情谊,为柳永戴重孝,两月后悲伤过度而死!陈师师等人将谢玉英埋葬与柳永墓旁,为后世传得一场浪漫佳话!

柳永一生,颇有传奇色彩!有人说,他使得古代的妓女从纯妓女提升为能歌善舞的奇女子,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妓女的发展,尤其是在北宋,连皇帝都不顾后宫三千佳丽,独钟情名妓李师师,可叹……

柳永在任三年时间,其政绩异常突出,被载入《海内名宦录》中,足可见其在经纶事物上的天赋。但由于屡次遭到排斥,终郁郁而终!

他一生之词作,多描写男女之情,鲜有写百姓国家之句,被历代史学家排斥,连生卒年月都不详,只留下那脍炙人口的诗句,口口传颂……

若他晚生几年,定和辛弃疾为友!或许便不会如此自暴自弃,中国历史上,定然会出一名垂青史之名臣!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从今往后,再无白衣卿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