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诗词赏析 北宋党争:元祐党人碑与政治清算

北宋党争:元祐党人碑与政治清算



图片 1

北宋的第六个皇帝宋神宗赵顼执政时,任用王安石为宰相,实行变法。这是中国历史上一次重要的改革。   改革一开始,即受到以司马光为代表的保守派的抵制和反对,苏轼、苏辙兄弟也站在保守派一方。但赵顼还是努力坚持下来,尽管有过动摇。可惜的是,赵顼只执政18年,38岁就“驾崩”了。他的儿子赵煦即位,即宋哲宗。当时赵煦还是个娃娃,于是由太皇太后也就是赵煦的奶奶垂帘听政。太皇太后本就不同意改革,一旦垂帘听政立即重用司马光为宰相,将王安石的变法全盘推翻。保守派得势,改革派或被贬官,或被逐出朝堂。  然而8年后,太皇太后死,赵煦亲政,马上重新重用当初支持变法的人士,把保守派赶出朝堂或贬往外地,处分之严厉,远远超过了保守派得势时对变法派的处分。太皇太后垂帘听政时的年号为“元祐”,保守派也因此被称为“元祐党人”。此时司马光已死,但仍被追贬,几乎被破棺鞭尸;他主编的《资治通鉴》险些被毁版,多亏有宋神宗为之作序,才逃过一劫。苏轼兄弟则一贬再贬,开封(当时是京城)的上

问题:哲宗死后为何端王即位?难道真是锦鲤附身?

    本文摘自《帝国的溃败》,作者:张鸣,东方出版社

清储祥宫立有一方石碑,其文乃苏轼所撰,也被毁弃,改由蔡京撰文并书写。而元祐年间各地所立之碑刻纪事等,悉令毁之。严厉清查的元祐党人竟达七八百名,不但他们自己永不得叙用,连他们的子孙也大受牵连。  宋哲宗赵煦真正在位只有6年多,死后由他的弟弟端王赵佶继位——这就是写得一笔“瘦金体”书法的宋徽宗。宋徽宗执政之初,贬斥了哲宗时严厉整肃元祐党人的几个朝臣,并给司马光等恢复名誉。但这位“书法家”皇帝是反复无常之人,不久就又对元祐党人再次整肃,且更为严厉,称呼也上升为“元祐奸党”。他下令将司马光为首的“奸党”309人刻名于石,立于朝堂,各州各县亦刻之,苏轼、秦观、黄庭坚均在其中。名列“奸党”的人的著作统统焚毁。“奸党”子弟无论有官无官均不得随便进京,只能居住于外地。赵家宗室不得与“元祐奸党”或“奸党”之亲戚结婚,已订婚尚未成礼者应予退婚。以“元祐”学术、政事聚徒传授者,严罚无赦。  在这种险恶的政治气候下,官员唯恐与“元祐奸党”有染,为了证明自己立场坚定或为
了升迁,都对“奸党”口诛笔伐。若想攻击某个官员,则只需对他的言论寻章摘句,对他的行为吹毛求疵,找出他是“奸党”的蛛丝马迹。于是,整个朝廷甚至整个官场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对“奸党”的追究和斗争上——
一时间,这成了朝廷、官场的“头等大事”。虽然两年多后,赵佶又下旨毁掉朝堂的“元祐奸党”石碑,各州各县亦毁之,对“元祐党人”的处分有所宽松,“可复仕籍,许其自新”,但整个官场已被整得千疮百孔了。而且这种朝令夕改,也使官员心有余悸,无所适从。苏轼、黄庭坚的诗文仍为禁书,收藏者必须焚毁,否则以“大不公论”。这就使当时的官场、当时的社会仍不能不“紧绷”着这根神经。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年),“书法皇帝”赵佶也感到无法收拾局面,遂将皇位传给了太子赵恒,自己当起了只享福不管事的太上皇。赵恒(宋钦宗)只当了一年多皇帝,在此期间也想力挽狂澜,怎奈北宋王朝已病入膏肓,谁也不能妙手回春了。  靖康二年(1127年),金兵大举南下,宋军望风披靡。黄河天险竟然无兵防守。仓促从京城调派的宋军,一些人上马以后,“辄以两手捉鞍,不能施放,人皆笑之”——这样的
军人还能打仗吗?很快,金兵便攻破开封,徽宗、钦宗父子双双当了俘虏,北宋由此灭亡。  北宋灭亡当然不全由这一场“窝里斗”所造成,但肯定同长达10年对“奸党”的整肃有密切的关系。唐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说,“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其实,灭北宋者,亦非金人也——实乃北宋自己,乃长达10年的内斗“大折腾”。

回答:

   
元祐是北宋哲宗赵煦的年号。北宋一朝,闹变法闹得不行,来回折腾。老子神宗赵顼变法,儿子哲宗赵煦不变了,复辟。于是,当年一干反对变法的人,以司马光为首,组织还乡团杀回来了。从此以后,支持变法的人称元丰党人(元丰是神宗年号),反对变法的为元祐党人。此后反反复复,到了宋徽宗赵佶这里,变法派声势大振,丞相蔡京对司马光这干人恨不过,但人都死了,也没法再贬斥发配。他为了彻底清除余毒,奉皇帝的旨意下令各州县大刻元祐党人碑,宣布这些人属于奸党,要勒之于石,让他们千秋万代臭下去。于是,就有了这著名的元祐党人碑。

谢邀,我来回答
图片 2▽徽宗御笔

   
其实,北宋的制度和政治的确需要改革。漫说后世,就是当时人也感到毛病特多,官制叠床架屋——床上架床,还添若干大小椅子板凳什么的。反正让大家什么事都干着别扭,一件小事折腾半年。但是,变法党人王安石他们,按着强化国家权力的思路做,动静忒大,不仅折腾官场,而且折腾百姓。所以,好些人反而感觉不如不变。皇帝不换,这老儿自己决定的变法,不好自己否定;但是皇帝一换,老子死了,儿子上台,之前的变法就可以被推翻。弗洛伊德说,儿子都有仇父情结,放在皇帝身上,大概不错。孔子说,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然而,老子喜欢的,不论是人还是政策,儿子必定不喜欢。所以,老子的宠臣,必定会栽在儿子的手上。于是,反变法的复辟党上台。

要说为何是端王继位,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某意不在此,所谓:“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自唐后,凡是大一统的汉人王朝,发展到后期总会陷入党争之祸,导致其内部倾轧不已,遂给藩镇、流寇或外敌予可乘之机,最终太阿倒持而致王纲解钮。唐末有牛李党争,北宋末有新旧党争,明末有东林党与宦党、浙党之争,均概莫能外。今天,就来梳理下北宋末的情况:

   
然而,复辟党司马光等人上台,做得太绝,尽废新法。哪儿有这个道理呢?旧法要是十全十美,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变?政治效率怎么会那么低?归拢在反变法这边的某些人,比如苏轼,其实对王安石变法中的某些内容(免役法)还是认同的。只是,人家就是要把他归在复辟派里,他也就只好做元祐党人了。北宋后期,复辟派整体上不吃香,所以,在一个短暂的元祐年间过后,复辟派就一直倒霉。苏轼就被贬了又贬,一直发到海南岛的儋州,相当于到天涯海角了。幸亏他看得开,活得久,终于盼来平反那一日,但是又到寿了。他当然想不到,死后居然还要被人折腾,名字刻上石碑,让他遗臭万年。

神宗薨逝

要说为何端王继位,却要先从哲宗得立讲起,因为二者仅相距十五年。话说,公元1084年三月(宋元丰七年),北宋神宗皇帝在集英殿宴请群臣,后来的哲宗皇帝赵煦年仅八岁侍立在旁,仪容举止深得群臣赞叹,纷纷向神宗道贺。
图片 3▽大力推行变法的宋神宗赵顼,生母英宗宣仁圣烈高皇后

第二年二月,神宗病情恶化,不能理政。大臣蔡确和邢恕有策立神宗两个同母弟弟赵颢、赵頵的心思,他们想通过高太后的侄子高公绘和高公纪向高太后进言以达到目的,但被拒绝。蔡确和邢恕为夺策立之功决定改拥立赵煦,并趁机除掉宰相王珪。蔡确暗中派开封知府蔡京率杀手埋伏于暗处,在与王珪一起去探望神宗时,问王珪对立储的看法。若王珪稍持异议,即遭杀身之祸。哪知王珪回答说:“皇上有子。”言下之意也是拥立赵煦。
图片 4▽王安石像

除朝中大臣各自盘算外,神宗的两个弟弟也时常去皇宫探视神宗病情。赵颢还到高太后处,探听立储的消息。对此神宗也只能“怒目而视”,神宗弥留之际,高太后为以防万一,派人紧闭宫门,禁止二王出入禁宫。到了四月一日,北宋第六位皇帝,一向以变法图强、翼作大有为之君的神宗赵顼却死在了愚人节这天,不能不说是对其莫大的悲哀。其母高太后扶立赵煦即位,是为哲宗。

   
但是,各个州县刻碑的时候,出过一点小麻烦。北宋文化市场发达,元祐党人中,苏轼、黄庭坚这些人早早成名。在世的时候,就可以靠写字作画赚稿费了。由于文化普及程度高,经过市场的传播,即使贩夫走卒也知道这些人的大名。他们的字画招人喜欢,文章也有粉丝,而且是铁粉。苏轼流放期间,之所以能活得不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走到哪儿都有粉丝。粉丝们可不管这些人是否犯
了政治错误,该喜欢就喜欢。合影是没办法了,但讨幅字儿、求首诗,却是家常便饭。当然,字画和诗都不会白作,银子和酒肉,甚至还有美女,滚滚而来。政治挂帅,阶级路线什么的,在那个年头,人们还没有概念。

元祐更化

赵煦即位时年仅九岁,由高太后垂帘(实为太皇太后,奶奶做了孙子的主心骨),尽废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大臣新党,并加以打击和贬斥之。起用反对变法的旧党司马光和同僚及追随者们,史称“元祐更化”。刘挚、王岩叟、朱光庭等人还搜寻新党章惇、蔡确等的传闻轶事,加以穿凿附会,进行诋毁,最典型的莫过于北宋开国以来,朋党之争中以文字打击政敌面最广、力度也最大的文字狱:“车盖亭诗案。”旧党利用高太后对新党的不满,捕风捉影,对整个新党集团进行了斩草除根式的清算。旧党将司马光、范纯仁和韩维比誉为“三贤”,而将新党的蔡确、章惇和韩缜则斥为“三奸”。对元祐元年被司马光斥逐的新党人员章惇、韩缜、李清臣和张商英等人进行一贬再贬的同时,又铲除在朝的新党,如李德刍、吴安诗和蒲宗孟等人,都被降官贬斥。并任用吕公著、范纯仁、苏轼和范祖禹等人担任赵煦的侍读大臣,教育赵煦要成为恪守祖宗法度、通晓经义的皇帝。
图片 5▽宋哲宗原名赵拥,御极后改为赵煦

然而,事得其反,高太后的种种举措虽然是为了照顾和保护赵煦,但在太后和旧党大臣的高压下,哲宗却感到窒息,无形中增强了他的逆反心理。少年老成的赵煦面对高太后和元祐大臣,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反抗。举两例说明:大臣在向赵煦和高太后奏报时,哲宗沉默不语,而当高太后问他意见时,赵煦回道:“娘娘已处分,还要我说什么?”言下之意自己不过是摆设而已。另一次,辽国使臣来朝见哲宗。蔡确当时还是宰相,想着辽人样貌和服饰比汉人粗鲁,怕小皇帝初见之下会害怕,就提前给他描述辽人的模样。赵煦听了没说什么,蔡确以为他没听够,就又说了一遍。直到蔡确讲完,哲宗才说:“辽使也是人啊,又不是怪物,有什么可怕的!”蔡确听了很尴尬,才知道哲宗年纪虽小却不一般,慌忙施礼谢罪。

   
尽管大家都崇拜皇帝,但皇帝不喜欢的人,却未必一定会全体共诛之,全国共讨之。蔡京要刻元祐党人碑,要找刻工,这些刻工有些是刻过苏轼和黄庭坚诗作的,有些居然想不通。九江这个地方有个刻工,名叫李仲宁,手艺很棒,他接到地方官的指令,要他刻党人碑。他说,小人家贫,靠刻苏学士和黄学士的词作得以饱暖,现在要以奸人为名,将他们刻在石上,我不忍心;长安这个地方也有一个出色的刻工叫安石,他也不肯,地方官加以鞭笞,不得已,他说,非刻不可的话,我不能刻上我的名字。

绍述绍圣

这样的煎熬,直到公元1093年(元祐八年),高太后过世,在祖母面前做乖孙子隐忍了八年的宋哲宗,终于彻底爆发了。旧党大臣惊讶的发现,哲宗从没忘记父亲神宗呕心沥血的强国理想,默默的忍耐,等待的就是除旧布新,再造大宋!哲宗亲政后重用新党如章惇、曾布等,接着雷霆万钧般出手,大力打击元祐大臣,凡是高太后垂帘时弹劾新党和罢免新法的官员几乎无一人幸免于报复。追贬司马光,并贬谪苏轼、苏辙等旧党党人于岭南。在章惇等人挑拨下,直指高太后“老奸擅国”,欲追废其太后称号。表明绍述,次年改元“绍圣”,同时恢复王安石变法中的保甲法、免役法、青苗法等,减轻农民负担,国势复振。

图片 6▽西夏版图

哲宗多次出兵讨伐并连败西夏,打得西夏乞和,元祐旧党割让和放弃给西夏的土地被尽数收回。随着新法的推行,大宋的经济状况也随之逆转,国库连年盈余。但哲宗在私生活上却没有节制,原本天生体弱的他,放纵的结果就是身体每况越下,仅仅亲政6年后,于二十四岁即英年早逝。哲宗留下的是一个富国强兵、“丰亨豫大”的丰厚家底。但由于没有子嗣,这份家业最终给了端王赵佶,换来的却是二十六年后几乎灭国:靖康之耻!

   
虽然人们总是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尽为读书人,不相信劳动人民一定会比读书人道德高尚。底层的百姓,每每弯子转的没有读书人那么快,想不通的时候肯定是有的。什么叫作好人,什么叫作坏人,他们自己也有一个标准,肯定跟上面的政治标准不怎么一样。

端王得立

宋哲宗病死后,神宗皇后向太后召集群臣商议由谁继位。宰相章惇建议:“按年龄大小,该立哲宗之弟赵佖。”向太后想立端王赵佶,反对说:“赵佖有眼疾,不适合做皇帝。”章惇不同意:“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向太后却说:“先帝神宗曾说,端王有福寿,且仁孝,当立为帝。”大臣曾布和章惇有矛盾,喝叱章惇说:“章惇听太后处分!”其余大臣见向太后欲立端王,纷纷附和曾布,章惇势单力薄,只好同意立端王。

公元1100年一月,神宗十一子端王赵佶即位,是为徽宗。章惇因反对赵佶继位,不久就被罢相,并赶出朝廷。向太后却是支持旧党的,于是旧党大臣又被召回朝廷。韩琦之子韩忠彦不久后就担任了右相。在他的活动下,司马光、刘挚等三十多个元祐党人都恢复了原来官职,守旧派势力抬头,新党的蔡京等人则被罢官逐出。
图片 7
▽宋徽宗赵佶,称职的艺术家不称职的皇帝

向太后归政后,徽宗想调和新旧两党矛盾,对元祐和绍圣年间的政策,都进行了批评,并任命韩忠彦为左相,任命拥戴自己继位的曾布为右相。两派兼用又把年号改为“建中靖国”,以表明公正贤明,消释朋党。
图片 8▽徽宗御笔,和第一幅为同一幅,长轴

担任右相的曾布是个投机分子。在“熙宁变法”开始时,他态度最坚决。后来,他却又倒戈攻击市易法。在两派的元祐绍圣年间反复斗争中,他惯会见风使舵,因拥立有功得徽宗信任。向太后当权,他对章惇等人进行打击,徽宗亲政后,他又迎合圣意,调和新旧两党。后来又因和韩忠彦争权,向徽宗重进“绍述之说”,意图让徽宗打击旧党,并将蔡京重新召回朝廷,引为党羽,培植和巩固自己的势力。

   
党人碑刻完之后,虽说遍立各个州县,但立碑的蔡京后来也完了。不及等到后世,就在他倒台的当口,人们评价此人就是个奸人。遭贬之后,没人给饭吃,活活饿死。当然,元祐党人碑也立马被砸毁,剩不下几个了。风水轮流转,谁知道最后转到哪儿?蔡京等人,当初的心机不可谓不深,最终都是白费。

蔡京拜相

蔡京,兴化仙游人,进士出身,早年追随新党支持变法。元祐年间,司马光废免役法,复差役制度。蔡京当时为开封知府,为奉迎司马光,他数日之内就把各县雇役全改为差役。司马光知道后大喜:“人人像蔡京这样,何法不可行呢?”等章惇上台后,复新法,蔡京又依附章惇。徽宗继位,蔡京被向太后贬到杭州任知州。恰逢宦官童贯到江南搜集书画珍玩。蔡京投其所好,不计代价和童贯交游,托童贯把自己的字画作品进呈徽宗,并用钱帛贿赂朝中大臣和后宫嫔妃,方便向赵佶推荐赞扬自己,由此引起了徽宗注意。
图片 9
▽蔡京的字

曾布拉拢蔡京,向徽宗推荐蔡京做翰林学士承旨,徽宗允准。起居郎邓洵武,因其父与蔡京父为世交,他和蔡京也交往密切,就向徽宗进言:“陛下神宗子,左相韩忠彦,韩琦之子。神宗推行新法,韩琦阻止。韩忠彦如今做左相更改神宗法度,乃继承父志。陛下反不能继承先帝的事业吗?若要继承先帝遗志,则非蔡京不可。”徽宗深以为然,连连点头称善。邓洵武回去又画了一张《爱莫能助图》:左边为神宗年间的新党,以蔡京为首,此时在朝做官者只有五六个人。右边则是哲宗元祐更化时高太后用的旧党,宰相公卿此时在朝为官者有五六十人之多。表献徽宗后,徽宗更觉得旧党人多,而新党少,怀疑元祐旧党沆瀣一气,朋比为奸。

赵佶于公元1102年五月罢免韩忠彦,一改调和两派的想法,并将年号改为崇宁,以此表示要追崇熙宁新法,闰六月,罢曾布右相。七月,正式拜蔡京为相。蔡京上台后又打起变法旗号,声称不仅要恢复熙宁、元丰年间已行之法,连宋神宗想改而没改的问题,也要一并改之。将司马光等元祐旧党定为奸党,由徽宗自书,并刻石于皇宫的端礼门,称为党人碑。旧党中已死之人追贬官职,未死之人贬窜偏远。东坡文集也遭禁毁。凡哲宗死后提议恢复旧法的共五百余人,被定作“邪类”加以降官责罚。
图片 10▽王希孟承徽宗旨作《千里江山图》,最终都尽付予夷狄

公元1104年,蔡京拉帮结派,排斥异己,又重新确立元祐、元符旧党三百余人为“党人”,刻石于朝堂上。甚至发展到后来,连新党章惇、主张变法的李清臣、王安石的学生陆佃等人,因为得罪蔡京,也都被打入元祐党人籍。徽宗奢靡无度,蔡京一党为居津要,无半点为国劝谏之心,相反却一味曲意迎合,使徽宗挥霍浪费醉心小技越加变本加厉。蔡京等把持大局,私下里党同伐异,弄得北宋政局乌烟瘴气风波不断,终致“靖康之耻”,以北宋亡国二帝北狩了局。

图片 11

▽金人南下臆想图

回答:

一堆堆的,端王为何即位,还说不清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