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古代典籍 孔子论孝:子女保全身体,是孝的内在要求

孔子论孝:子女保全身体,是孝的内在要求

  孔子认为孝之以礼是对子女孝敬外在形制上的期待,作为子女的更需要注意保全自己健康的身体,这是孝内在本质的要求。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孟武伯问怎样做是孝,孔子说:“做父母的最担忧子女生病。”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惟其疾之忧。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读《论语》要从生命本真处读,要还原到切身感受中去。只要一旦为人父母,就会发现,你对自己孩子的身体健康是最关切的。所以为人子女,不能把自己的身体只当成自己的。你的健康问题,是父母最忧心的,你无权轻易处置自己的生命与健康。使自己体谅父母为自己健康担心那种心情去保全自己,同时,对父母能回报当自己生病了父母所显现的那种关心,才是真正的孝敬。

孟武伯问孔子,什么是孝顺。孔子说:父母只需要担忧他是否生病。

感悟:孔子对孝的理解多种多样。这句话颇有意思,让父母只为你的身体担心即为孝,我想孔子的本意是否是说别让父母为你的品性提心吊胆?而我们今天的父母对孩子说得最多的事,注意营养、加强锻炼、生活要有规律,句句都与健康相关。身体健康是最为重要的!作为父母,要珍惜自己的身体,不让孩子为自己的健康担心;作为孩子,要善待自己的身体,不让父母为自己的健康牵挂。所以,不让彼此为其疾之忧是大孝。

  这里面其实有一个对孩子建立一种整体思维的期待。即人在社会关系中,你的关系角色要有自觉性。孔子说:“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如果一个人出于一时愤恨,忘记了自己的身体和亲人,做出非理性的行为,这难道不是一种迷惑吗?现代的孩子经过社会的复杂性相对较少,有的轻易地残害自己的生命,使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与关系思维的角色认知缺乏有关系。

不同的人,对这句话,有不同的理解。

  对《论语》中这句话还有另一种通行的解释也为历代大家所肯定。即让做父母的只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就行了,不必为其他事情担心。强调的是做子女的要自立。钱穆先生说:“子女以谨慎持身,使父母唯以其疾病为忧,言他物可忧。人之疾,有非己所能自主使必无。”说的是为人子女只须父母忧心自己的健康问题就行了,因为人生病有时候不能自己控制。其他如事业发展,品格砥砺都需要自己完成,不要让父母操心。自我成长也是对父母的另一种孝敬。

朱熹注:“言父母爱子之心,无所不至,惟恐其有疾病,常以为忧也。”朱熹被认为是儒学大家,当然后来朱熹自己和王阳明也发现了他注释论语的不足,但这并不妨碍朱熹是屈指可数的对论语有精神造诣的学者。他认为这句话是说,父母疼爱孩子的心思,细致入微,总是担心孩子会有什么疾病,经常为此忧心忡忡。

  这种孝法还有一种反向警策作用。当下社会,望子成龙而拔苗助长者不止万千。笔者曾经去精神病院调研过,发现父母在孩子精神出现状况后唯一的期待就是孩子做一个最普通的孩子。而此前很多家长对孩子多方面苛责,一旦患病追悔莫及。所以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余下的让他自己去发展,过于人为的期待都可能导致其他的结果。

钱穆注:“让你的父母只忧虑你的疾病。”钱穆先生是近现代国史大师,也对此有自己的理解。但是这句话也没有讲地很透彻——让你的父母只忧虑你的疾病。至于什么原因,并没有讲的很仔细。

杨伯峻注:“做爹娘的只是为孝子的疾病发愁。”著名语言学家杨伯峻先生,翻译的意思很字面。类似的翻译,还有很多,但是都让人不能很好的理解这句话,好像大家说的都明白,但又都没有很明白。我们参照这些翻译,对这句话进行理解,就像举着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探路——能看得见,却看不清。

何晏注:“言孝子不妄为非,唯疾病然后使父母忧。”何晏的注解,看起来很主观,但一句“孝子不妄为”,确是给了我们一句点睛之笔。一个人,上学的时候好好学习,不让父母为他的学业担忧;工作后对工作兢兢业业,不让父母为他的生计担忧;与朋友交往,言而有信,不让父母为他的社交担忧——除了他的身体健康,父母几乎没什么可以为他担忧的,这不是就是孝子吗?

一个人,在学习、工作、为人上,都不需要父母操心,父母只担心他生病时,这不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安慰吗?那些上学不好好学习,上班不好好工作,与人交往不谨慎,动不动就违法乱纪的人,让父母为他们担惊受怕,这就是最大的忤逆。

所以,为人子女,走正道,做正事,为人正派,只让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疾病而担忧,这就是最大的孝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