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古典文学 萧何用何方法获多疑刘邦的信任?

萧何用何方法获多疑刘邦的信任?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5年第7期,作者:郑连根,原题为:《如何赢得君王的信任》

早年经历

  130 “曾参杀人”

   
一个人要赢得他人的真正信任,是很难的事,如果这个他人还是手握重权的君王的话,就更难了。那到底有没有争得君王信任的办法呢?还真有。

甘茂,是下蔡人。曾侍奉下蔡的史举先生,跟他学习诸子百家的学说。后来通过张仪、樗里子的引荐得到拜见秦惠王的机会。秦惠王接见后,很喜欢他,就派他带兵,去帮助魏章夺取汉中地区。
秦惠王死后,秦武王即位。当时张仪、魏章已离开秦国,跑到东边的魏国。不久,秦公子蜀侯辉和他的辅相陈壮谋反,秦武王就指派甘茂去平定蜀地。返回秦国后,秦武王任命甘茂为左丞相,任命樗里子为右丞相。

张仪死了之后,秦武王反倒觉得他对秦国实在有功劳,又想起张仪早劝过他先去打韩国,接着去夺取成周。这是个大事业。他越想越觉得秦国应当有些特别的地方,不应该跟六国的诸侯一样。从这一点说起,他就想到六国都有相国,秦国也有相国,这还不是一样的吗?他就把“相国”改为“丞相”,拜甘茂为“左丞相”,樗里疾[樗chu一声;樗里,姓;疾,名]为“右丞相”。这才显出秦国高人一等。
   
有一天,他跟左右两个丞相说:“我生长在西戎,从来没见过中原的教化。我总想上成周瞧瞧去。你们两位丞相,谁替我去打韩国?”右丞相樗里疾说:“大王要打韩国,为的是想把宜阳[韩国的大城,在河南省洛阳县西南]打通。可是宜阳这条道不大安全,道又远。咱们去打宜阳,魏国跟赵国发兵去救,可怎么办?”左丞相甘茂说:“让我先去访问魏国,约会魏国一同去打韩国,您瞧好不好?”樗里疾不言语。秦武王就打发甘茂去联络魏国。
   
甘茂到了魏国,真得到了魏襄王的同意。可是他怕樗里疾从中破坏,就先派他的助手向寿回去报告秦武王,说:“魏王已经答应了,可是我劝大王还是别去打韩国。”秦武王起了疑,就亲自去迎接甘茂,问他个究竟。
   
到了息壤[秦国的地名],君臣见了面。秦武王问他,说:“丞相答应我去打韩国,又仗着你的力量约定魏国一块儿发兵。一切事情都布置好了,怎么你反倒劝我不去打了?这是怎么回事?”甘茂说:“咱们去打韩国,要经过一千多里地。准得有好些麻烦。这且不说,要打败一个国家也不是几个月可以办得到的事。这当中难免发生别的变故。”秦武王犹疑了一会儿,可想不出有什么变故来。他说:“有你主持一切,还怕什么呐?”甘茂说:“从前有个跟孔子的门人曾参同名同姓的人,跟别人打架,杀了人。有人跑到曾参的母亲那儿,慌慌张张地跟她说,‘嗨!曾参杀了人啦!’曾参的母亲正在织绢,听见这话,一点也不动声色,说,‘我儿子不会杀人的。’说着,她仍旧像没有事似地照样织她的绢。不大一会儿工夫,又跑来了一个人,一边喘气,一边说,‘嗨!曾参杀了人啦!’他母亲拿着梭子,抬起头来,想了想,说,‘不能,我儿子不至于干出这种勾当。’说完了,挺镇静地还是织她的绢。又呆了一会儿,第三个人急急忙忙地跑来说,‘哎呀!曾参真杀了人啦!’曾参的母亲听了,扔了梭子,下了机子,哆里哆嗦地从后边的矮墙爬出去,逃到别的地方躲起来了。大王请想想:曾参是个贤人,他的母亲非常信任他,可是三个人连着说他杀了人,他母亲也不由得起了疑。这不过是个比方。我自己知道:我比不上曾参;大王也未见得准跟曾参的母亲相信她儿子那样地相信我;可是给我使坏的人也许不止三个。万一大王也扔了梭子,下了机子,可叫我怎么办呐。”秦武王是个爽快人,就说:“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不听别人的话就是了。好吧,给你立个字据行不行?”
   
君臣俩就“歃血为盟”,把盟约藏在息壤,然后就拜甘茂为大将,向寿为副将,发了五万兵马,到了宜阳。没想到宜阳的将士把城守得挺紧。这边甘茂围住宜阳整整五个月还没打下来,那边右丞相对秦武王说:“甘茂去打宜阳差不多快半年了。要是不把他调回来,怕有变故。”秦武王也有点疑惑了,“怎么耗了这么些日子呐?”他就下道命令,叫甘茂撤兵回来。甘茂可没听令,就给秦武王写了一封信。秦武王拆开一看,上头只写着“息壤”两个字。秦武王一看,好像挨了个耳刮子给打醒了,就老老实实地说:“这是我的错,太对不起甘茂了。”他又派了五万士兵去帮甘茂。宜阳到了儿(公元前307年,周赧王8年)给甘茂打下来了。

   
比如,钓。经典案例就是姜太公,周文王发现这个用直钩钓鱼的老先生不是凡人,一谈之下,相见恨晚。于是拜姜太公为老师,并请他辅佐自己,中国历史上一对模范君臣就此诞生。与姜太公相似的,还有孔子的学生子夏。孔子去世后,儒家“一分为八”,分成了八个门派,以子夏为首的讲学团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派。这个团队后来被魏文侯迎请到了魏国,魏文侯还拜子夏为师,给予极高的礼遇和信任。子夏和他的弟子由此开始了一段有名的“西河讲学”岁月——这是儒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史书上没留下子夏游说魏文侯的任何言辞,说的都是他被魏文侯“迎请”到了魏国。看来,他和姜太公一样,是凭着自己的道德学问征服了君王,使其主动“上钩”的。

息壤誓言

 

   
能“钓”到君王的信任当然是好的。众多史实也证明,君王尊重、信任某人,一般这种君臣关系都颇为牢固、和谐。“钓”得到君王的信任,其效果虽佳,但毕竟不是一种常规手段,属于可遇不可求之列。或许正因为此,很多急切地想得到君王信任的人,一般不采取这种被动等待的方法,他们大多喜欢主动出击。

秦武王三年,秦武王对甘茂说:“寡人有个心愿想乘着垂帷挂幔的车子,通过三川之地,去看一看周朝都城,即使死去也算心满意足了。”甘茂心领神会,便说:“请允许我到魏国,与魏国相约去攻打韩国,并请让向寿辅助我一同前往。”秦武王应许了甘茂的请求。甘茂到魏国后,就对向寿说:“您回去,把出使的情况报告给武王说‘魏国听从我的主张了,但我希望大王先不要攻打韩国’。事情成功了,全算作您的功劳。”

评:“曾参杀人”也是一个有名的成语,它告诉我们流言的可怕,信任的可贵。它先用曾参的贤明和曾母对儿子的了解建立一种似乎牢不可破的信任关系,之后用曾母听到谣言后一次次的表现来打破这种信任,表现出了极高超的说理艺术。还有一个类似的成语叫“三人成虎”,讲的是三个人说市集里出现老虎使人不得不信的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将两个成语对照来学习。
       
由于人类是以单独个体的形式存在的,故无论是了解学习还是判断分析,最终只能由单独的个体作出具体的行为。即使是一国的君王,他也不可能用很多双眼睛去看、用很多的头脑来分析思考,最终的决定还是只能由他一人来做出。当然,他有一整套的领导班子和行政机构来辅助,他们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他的眼睛和头脑。但是这些“眼睛”和“头脑”终归不是自己的,他们可能会因为自身利益的原因欺骗君王,所以甘茂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甘茂通过“曾参杀人”的故事向秦武王交代了这种担忧,通过签订息壤盟约解除了后顾之忧,这正是他最终能够成功的高明之处和关键所在。秦国君臣间的信任和齐心协力是六国中最好的,后面的王翦和秦始皇也是一个经典的例子,这是秦国最后能统一六国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主动出击的方法也分好几种,比如“连忽悠带骗”法。这种办法战国时期的纵横家用得最多,也最娴熟。其秘诀是,游说君王时,连哄带骗,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就手段的效果而言,晓之以理不如诱之以利,诱之以利不如吓之以威。比如张仪替秦国出使楚国,目的是拆散齐楚联盟,以便秦国逐个击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张仪一上来就跟楚怀王说,请您跟齐国绝交,绝交之后秦国给楚国方圆六百里的商於之地,此外秦王还会把他漂亮的女儿嫁给您。结果到了秦国,张仪变卦了,“哪里有六百里?我说的是六里”。楚怀王一怒之下发兵攻打秦国,可惜打不过,损兵折将。

图片 1

   
这时,张仪再次到楚国来,这次不诱之以利,而是吓之以威。他对楚怀王说,秦国实力强大,楚国根本打不过,好好跟秦国搞好关系才是上策。若不如此,秦国势必大兵压境。这回,楚怀王被吓住了,又信了张仪。在当时,各诸侯国都知道张仪是个“反覆无常之人”,可他替秦国搞连横偏偏屡屡得手,为什么?说白了就是各国君王均有贪财好利、目光短浅、见利忘义等致命弱点,所以才屡屡被他“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忽悠住。

向寿回到秦国,把甘茂的话报告给秦武王,秦武王到息壤迎接甘茂。甘茂抵达息壤,秦武王问他先不攻打韩国是什么缘故。

   
再比如,“盟誓法”。古代的盟誓效用大概与今天的签合同差不多,口说无凭,得落实到白纸黑字上。盟誓有仪式,有誓词,非常庄重,一般不能反悔。这个招法严格来说属于“巩固信任法”,即害怕君王中途变卦,不再信任自己了,所以就用这种方法固定信任关系。

甘茂回答说:“宜阳,是个大县,上党、南阳财赋的积贮经时很久了。名称叫县,其实是个郡。现在大王离开自己所凭据的几处险要关隘,远行千里去攻打它们,取胜有很大困难。从前,曾参住在费邑,鲁国有个与曾参同姓同名的人杀了人,有人告诉曾参的母亲说‘曾参杀了人’,他的母亲正在织布神情泰然自若。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又来告诉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了人’,他的母亲仍然织布神情不变。不一会,又有一个人告诉他的母亲说‘曾参杀了人’,他的母亲扔下梭子,走下织布机,翻墙逃跑了。凭着曾参的贤德与他母亲对他的深信不疑,有三个人怀疑他,还使他母亲真的害怕他杀了人。现在我的贤能比不上曾参,大王对我的信任也不如曾参的母亲信任曾参,可是怀疑我的决非只是三个人,我唯恐大王也象曾母投杼一样,怀疑我啊。当初,张仪在西边兼并巴蜀的土地,在北面扩大了西河之外的疆域,在南边夺取了上庸,天下人并不因此赞扬张仪,而是认为大王贤能。魏文侯让乐羊带兵去攻打中山国,打了三年才攻下中山。乐羊回到魏国论功请赏,而魏文侯把一箱子告发信拿给他看。吓得乐羊一连两次行跪拜大礼说:‘这可不是我的功劳,全靠主上的威力啊。’如今我是个寄居此地的臣僚。樗里子和公孙大奭二人会以韩国国力强为理由来同我争议攻韩的得失,大王一定会听从他们的意见,这样就会造成大王欺骗魏王而我将遭到韩相公仲侈怨恨的结果。”

   
战国时期的名将甘茂就用过这个办法。当时,秦武王想让甘茂带兵去攻打韩国的宜阳。甘茂没有马上领命,而是先跟秦武王谈起了条件:宜阳看起来是一个县,其实相当于一个郡,秦军要千里奔袭,还要通过许多险要的战略要地,非常难。以前,孔子的高徒曾参居住在费县,鲁国有个与曾参同名的人杀了人。有人告诉远在家乡的曾参母亲:“你的儿子曾参杀人了!”结果曾母镇定自若,照常织布,她根本不相信自己德操极佳的儿子会杀人。过了一会儿,又一个人来告诉说:“你的儿子曾参杀人了。”其母仍“尚织自若也”。又过了一会儿,又来一个人说:“你儿子曾参杀人了。”其母没织完的布也不要了,织布机也不管了,赶紧翻墙逃走,害怕受儿子牵连也被官府抓走。甘茂以此类推,说:“夫以曾参之贤与其母之信也,三人疑之,其母惧焉。今臣之贤不若曾参,王之信又不如曾参之母信参也,疑臣者非特三人,臣恐大王之投杼也。”还进一步分析,我如果带兵去攻打韩国宜阳,樗里子、公孙奭两位大臣一定会非议我,大王您一定会听信他们,这样一来,您背上反悔的恶名,我也白白得罪了韩国。

秦武王说:“我不听他们的,请让我跟您盟誓。”终于让甘茂带兵攻打宜阳。打了五个月却拿不下宜阳,樗里子和公孙奭果然提出反对意见。武王召甘茂回国,打算退兵不攻了。甘茂说:“息壤就在那里,您可不要忘记。”武王说:“有过盟誓。”于是调集了全部兵力,让甘茂进攻宜阳,斩首六万,终于拿下了宜阳。韩襄王派公仲侈到秦国谢罪,同秦国讲和。

   
秦武王赶紧说:“寡人不听也,请与子盟。”甘茂等的就是这个。两人在息壤这个地方举行了盟誓,盟书各拿一份。

秦武王终于通过了三川之地到了周都,直奔周室太庙,往观九鼎,后来秦武王跟孟贲斗力举鼎绝膑而死,秦武王的弟弟即位,即秦昭王。秦昭王的母亲宣太后是楚国女子。楚怀王由于怨恨从前秦国在丹阳打败楚国的时候,韩国坐视不救,于是就带兵围攻韩国雍氏。韩王派公仲侈到秦国告急求援。秦昭王刚刚即位,宣太后又是楚国人,所以不肯出兵救援。公仲侈就去托付甘茂,甘茂便替韩国向秦昭王进言说:“公仲侈正是因为可望得到秦国援救,所以才敢于抵抗楚国。眼下雍氏被围攻,秦军不肯下肴山救援,公仲侈将会轻蔑秦国昂着头不来朝见了。韩公叔也将会让韩国向南同楚国联合,楚国和韩国一旦联合成为一股力量,魏国就不敢不听它的摆布,这样看来,攻打秦国的形势就会形成了。您看坐等别人进攻与主动进攻别人相比,哪样有利?”秦昭王说:“好。”于是就让军队下肴山去救韩国。楚国军队随即撤离。

   
之后,甘茂带兵去攻打宜阳。宜阳不好攻,围攻了五个月还没拿下来。果然,樗里子和公孙奭两人就面见秦武王,希望秦武王将甘茂召回。这时,甘茂的盟誓派上用场了。甘茂说:“息壤在彼。”——您忘了当初和我一块在息壤举行过盟誓了吗?秦武王无话可说,只好继续履行合约,坚决支持甘茂的宜阳之战。结果,甘茂“斩首六万,遂拔宜阳”。此战之后,韩国震恐,赶紧派人到秦国求和。

   
盟誓法属于古代的“法治思维”,即便跟君王办事,也得“先小人后君子”,重合同,讲信用,这里面是很有点西方的“契约精神”的。可惜的是,一般人没胆量与君王讨价还价,所以这个方法用的人也不多。

   
还有一种取得君王信任的办法,就是“自污法”。战国末期,秦始皇要派兵攻打楚国,问李信需要带兵多少,李信回答“二十万。”秦始皇又以同样的问题问王翦,王翦回答:“非六十万不可。”秦始皇命李信带兵二十万攻楚,结果失败。秦始皇回头再请王翦出兵,并答应了王翦“将兵六十万”的要求。王翦率兵出征之际,秦始皇还亲自送到灞上。

   
这时,有趣的一幕出现了。统率六十万大军的王翦要秦始皇赐给他许多良田美宅,秦始皇说:“将军行矣,何忧贫乎?”王翦说:做大王的将军,有功最终也不能封侯,所以我趁着大王还肯赏我酒饭时,就及时请求点赏赐,以作为子孙后代的家业。秦始皇听后大笑。

   
王翦带兵到了潼关,仍三番五次派遣使者回长安,向秦始皇请求赏赐良田,连王翦的部下都看不下去了。王翦回曰:“大王为人狡猾,不信任人。现在他把全国的军队都让我统领,我如果不多向他要些良田美宅,不是等着他怀疑我吗?”

   
相比于王翦,萧何的“自污”更让人心酸。刘邦建立西汉,萧何是第一功臣,当上了相国。汉高祖十二年,黥布反,刘邦带兵去讨伐黥布,萧何镇守关中。刘邦屡屡从前线派使者回来询问萧何在干什么。萧何当时正一心一意地治理国家,同时还鼓励百姓捐出家财支援平叛战争。可有一个门客指出了萧何的危险:“您身居高位,功劳第一,不可能再得到皇上的提拔了。可自进入关中后,您就一直得到百姓的拥护,如今已有十多年了;皇上数次派人问及您,就是害怕您得到关中百姓的拥戴,也会像韩信、陈豨等人一样谋反。现在您为何不利用职权贱买土地,租出去赚钱呢?您用这种方法自损名声,皇上才不会对您起疑心。”萧何依计行事,刘邦得知情况后,果然非常高兴。

   
刘邦打败黥布后回来,百姓拦路上访,控诉相国萧何抢夺百姓田地。萧何拜见刘邦,刘邦笑着对萧何说:“相国对百姓真好!”然后把老百姓的“上访信”交给了萧何,说:您自己看着给老百姓个答复吧。萧何本是贤相,趁机建议:“长安地狭,上林中多空地,弃,愿令民得入田,毋收稿为禽兽食。”意为长安附近土地少,而刘邦的上林苑空地很多,希望刘邦将上林苑的空地拿出一些来给老百姓耕种,田里的秸秆还可以给牲畜做饲料。

   
刘邦大怒,说:“相国你自己到处敛财,却让我把上林苑的空地让给老百姓?”于是将萧何拿入大狱。几天后,有王卫尉(卫尉,乃统率卫兵守卫皇宫之官)问刘邦,为何要这样做?刘邦说,李斯做秦始皇的相国,“有善归主,有恶自与”,现在,萧何自己收受商人的钱财,却在我面前为民请命,这是他“自媚于民”,所以我要下狱治他的罪。

   
王卫尉跟刘邦说,相国为民请命,这是职分所在。您以为相国真的贪财吗?当年您跟项羽争天下及后来平定陈稀、黥布叛乱时,萧相国一直镇守关中。当时,萧相国如果对您稍有贰心,关中大地早就不是您的了。萧相国当时不贪整个关中这个大财,现在反而会贪商人的一点小财吗?而且,李斯做秦始皇的相国,秦朝最后亡国了,又怎么可以效法呢?

   
听了王卫尉的这番话,刘邦才知道错怪了萧何。萧何被赦后,赶紧“徒跣谢”。刘邦此时反倒说:“您为老百姓请求上林苑的空地,我不许,我不过是桀纣一样的暴君,而相国您则是贤相。我之所以将您下狱,就是要让百姓知道我的过错,以衬托您的伟大。”

   
萧何自污,虽不免遭受下狱之辱,但总算得到了刘邦的信任,没有像韩信、陈豨等人一样被杀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