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幸福指数最高的朝代



图片 1

资本主义的萌芽是建立在大规模社会生产和资本自由流动,中国近代没有产生大规模的资本主义,追根溯源是唐朝衰落,宋朝重文抑武,中国从秦汉开始一直是主张重农主义,一切以农事为重,按照正常的社会地位排序是士农工商,第一位是士族阶层,当官的读书的,农是农民农人在古代尤其是生产力低下的状态下农事就是国事,一个国家的人口生产和农业生产相匹配那么就是一个繁荣的国家,一个国家的人口生产比农业生产多那么就回造成明末和清后期的人口膨胀食物短缺饥荒饿殍。再有就是农业产出多人口产出少,这个情况在中国的历史上基本没有出现过。在汉朝重农主义的思维完全没有问题因为过度的商业化会导致财富过于集中而且大家都做商业没有人重视农业会造成农业生产不及时造成社会动荡。唐朝的文化开明已经开始是社会的发展提速,而且商业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唐朝的兴旺是文武的兴旺,农业生产和人口生产达到了平衡的盛世,按照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来算唐朝无疑是世界第一,即便人均也是非常高的。唐朝的三省六部制度和丞相制度不但可以很好的解决皇权与行政权的问题,而且一改过去封建王朝的各种专制压制言论,在唐朝可以随意的议论国事甚至是宫廷秘事,唐朝的商业从南海到红海到非洲沿岸,今天出土的许多文物可以证明当时的航海业的发达。唐朝中后期李林甫这个奸臣当道,不但让帝国的运转机器越来越失灵而且造成了士阶层册沦陷,不但造成了五代十国乱局而且也造成了宋朝的羸弱。李林甫前的士阶层讲究出将入相,士阶层不是宋元明清的士阶层,士阶层一般都是文武兼备,出将入相的概念是在边关有战功就可以入阁拜相,自李林甫开始为了维护自身的权利贪生怕死打破了出将入相的传统割裂了士族集团的上升管道,科举的文弱书生开始大批量的进入官员,原有的士阶层练就的弓刀石马步箭因为唯一科举定乾坤变得越来越无用,纯文官团体的上升将造成中华文化的羸弱话,原来的武儒被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所替代,可叹悲歌,今天大家知道孔子是一代文圣人但是大家不知道孔子是武儒弓刀石马步箭,有勇有谋!!!

古代人民生活幸福指数最高的朝代一定非宋代莫属了。我国古代一直是农耕社会,“士农工商”便极高得代表了商人在古代的地位。但是宋代是唯一一个重商主义王朝,国家富足,人民也都有钱。除了物质方面,人民在精神层面的幸福于宋代达到顶峰。

   
网上曾经流行过一个帖子,名为“你最想生活在哪个朝代”。据说,参与回答的人士大都选择了宋朝,理由是,宋朝是一个富庶的朝代,社会开放,商业发达,市民的生活丰富多元,有着浓浓的市井味。而且,宋朝最适合文人生活,因为朝廷重文轻武,皇帝对文人轻易不加责罚,文人的幸福指数达到了历代之冠。

因为受到唐朝末年对于边疆的极度不受控造成了宋朝的开始就是一个羸弱病态,再加上赵匡胤因为醉酒黄袍加身虽然身为行伍出身但是对武将天然的不信任,从杯酒释兵权到后来的重文抑武,把中华民族一个自秦汉就精文尚武的国家彻底变成了一个文弱书生的海洋。赵匡胤为了坐稳江山发展经济,认为金钱可以光复北方国土,发展商业,让宋朝成为中国唯一一个非重农的朝代,商业的极度发达带来市场化,产生了纸质货币交子,宋朝的商业化和海外贸易让宋朝建立了巨大的商业文明和文化文明,但是因为一个先天问题,宋朝已经彻底丢失了尚武精神已经割裂了孔夫子的文武兼备而变成文官天堂,文官只知道做学问,不管国防事业,武将的地位及其低下。一个王朝的兴盛有亮点非常重要一个是高度发达的经济一个是强大的国防,这两点宋朝只具备了一点,因为宋朝是一个先天不足的王朝。宋朝中期皇帝与大臣议论政事,皇帝说是赵氏的天下大臣说是人人之天下,这是早的主权在民的概念,国家统治者是姓赵,但是国家是每一个人的,这无疑是一种进步,而且从隋唐开始就有取消了大规模的人殉制度和酷刑,宋朝关于奴隶更有详细的介绍,法律中规定任何人不能拥有奴隶,卖身的行为有时间限制,到期后自动恢复人身自由。这一点脉络上唐宋一脉相承,文化发展达到封建时代的鼎峰,政治方面的建树斐然,皇权已经有所限制,并不是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而是需要群臣讨论皇帝审批后丞相颁布,也就是说丞相达到了制衡的作用。关于商业,宋朝的商业成绩巨大不但开通了南洋,印度洋甚至据说远达到了美洲大陆,宋朝的大规模的商业生产已经产生了资本主义萌芽,加上政府不对商业进行抑制,不鼓励重农主义,所以当时的富商巨贾非常多已经具备了资本主义的基本情况。宋朝的先天不足造成了后期被元朝灭亡的情况,宋朝是一个颠峰,但是他已经成为过去!!!

而且宋朝在文化方面更是讲究,宋太祖赵匡胤建宋起便立下祖训,不允许杀文人士大夫。宋朝的多城市也较为发达,尤其是开封、苏杭等地,有夜市可供逛街赏灯吃夜宵,有各式各样的娱乐场所和娱乐项目,在宋代生活起来是极为惬意的。

   
在宋朝的全盛时期,不仅辽国的皇帝耶律洪基“尝以白金数百,铸两佛像,铭其背曰:‘愿后世生中国’”,甚至有不少日本女子慕名前来中国,“遇中州人至,择端丽者以荐寝”,以改良种族。

明朝是灭元兴盛的,朱元璋原名朱重八,元朝对中国的统治据说有等级制度,但是实际上无从考证,元朝因为起源于原是草原不同于辽金,文化相对落后,但是对于商业的发展还是有了长足进步,元青花的驰名就在于此,元朝的疆域广大但是没有把江南的资本主义萌芽推向高峰,现在具体因为什么不得而知。元朝的行政体系非常落后,不但落后于南宋而且落后于辽金,虽然以征服者的角度进来但是没有进行系统的汉化和制度设计,耶律楚材是一代名儒辅佐忽必烈,有人说如果文天祥能够辅佐忽必烈那么将是中华之幸事有可能但是,作为一代忠良宿命使然。

史学家陈寅恪曾讲过一句话:“华夏文明造极于赵宋之世。”这句话可以说是对宋朝的极高评价了。所以说在古代最幸福的朝代必然是宋朝无疑!

   
那么,宋朝究竟好在何处,会让时人倾心,会让后人仰慕呢?“宋粉”吴钩在他的新著《宋:
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是这样介绍宋朝的:首先,从生活方面看,宋朝人精于生活审美,他们爱美食,爱游乐,爱运动,爱宠物,爱打扮,爱鲜花,爱一切与美、与享乐相关的人、事、物。

明朝一个重农主义者建立的国度,从朱元璋开始大规模的野蛮化政策,不但因胡惟庸一案彻底的去掉制衡皇权的相权,而且实行海禁政策,让原本从事海上贸易的人民流离失所做起了倭寇,当然这是后话,咱说一说资本主义萌芽问题,因为朱元璋建立的明朝是一个重农抑制商业的朝代,其中典型的是沈万三的事情,商业是有许多奸商坑害老百姓但是不是全部,另外跨海的贸易无疑是另一种生产,中国明朝后期和清朝后期的粮食缺口还有人口过剩完全可以通过殖民活动达到平衡但是正是朱元璋的一个禁海令造成了后世的悲剧。在说说永乐皇帝的七下西洋,下西洋是很牛叉的事情但是目的不是为了贸易而是为了抓朱允炆,也就是他亲侄子,因为永乐皇帝的帝位名不正言不顺,为了稳固统治好是干死朱允炆是理想的,但是七下西洋一无所获,当时的航海技术是继承了宋元的老底,那时候的航海技术无疑是老子天下第一,但是后期明朝又开始实行海禁政策,在明朝末年英国已经侵略到广东内河而明朝毫无办法,荷兰人侵略了台湾和澎湖,澎湖被收复但是没有驻军,台湾是后期的郑成功收复,有一群明粉儿光知道英国赔偿了侵略但是他们不知道明朝也对英军无可奈何,再说说吕宋岛和南洋大规模的屠杀华人事件,明朝的反应实在是令人心痛,明朝如果在帝国侵略的情况下也不会好多少,有人说明朝不被清朝取代那么将成为资本主义国家那是太可笑了,一个农业国家,重农抑制商业没有大规模的商业和大规模的商业化没有成功的商人受到追捧,商人没有受到国家保护,资本主义国家兼职是在做梦,如果说宋朝正常的演变有可能成为资本主义,明朝成为资本主义无疑是吃人说梦。明朝的内阁制是英国内阁制的复制品???这个太扯太可笑!!!明朝是一个极度专制的中央集权的国家,英国呢???英国是一个立宪制的国家一切以宪法为准皇权也受到宪法限制,因为英国的国王能力问题根本没有办法去控制很多,所以才会有近代的有限公司出现,大家都是股东共同劳动共同分享利润,而明朝一个重农抑商的国家没有殖民的原始积累,国内人口生产过剩,没有大规模的商业化,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呵呵了

   
从社会方面看,宋朝有着许多宜人宜居的城市,有着许多好玩的瓦舍勾栏,有着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和盛大、隆重的节日盛典,可以说中国传统社会的市民文化,到宋朝才真正发展起来。

   
从经济方面看,宋朝号称是一个“全民皆商”的时代,可谓经济发达,商业繁盛,即以唐宋两朝作比较,唐朝被称作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帝国,但其年铸币量却远远低于宋朝,在经济总量方面,更是与宋朝相差甚远。

   
从法政方面看,宋朝的政治体制包含了双重的“二权分立”,皇权受到很大限制,各种成文法和不成文法均在社会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可以说宋朝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进入了契约化的时代。

   
吴钩把宋朝称作“现代的拂晓时辰”,他主要从细节方面一一罗列出一个人生活在宋朝的种种好处。在他笔下,宋朝的城市已经不是由“城”而来的具有封闭性的、人力规划、官治等特点的传统城市,而是由“市”而来的具有开放性的、民间自发形成的、自治等特点的新型城市。在这样的城市中,出现了由富商、店主、小商贩、手艺人、艺人、破落文人、市井小民、雇工、流民等各色人等组成的市民阶层,形成了富有市井气息的市民社会。这些职业不同、身份各异的人们,一方面努力挣钱,另一方面则尽情追求物质生活,他们频繁地出入于各种娱乐场合,享受富裕带来的生活便利。

   
正是在两宋时期,宵禁制度被正式突破,各大城市相继出现了原始的自来水网络、日报、“灯箱广告”、印刷品广告等各类新生事物,与之相关的法律契约也开始渐趋完善。而许多我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得以见识到的日用小商品,居然在十世纪前后的宋朝即已出现,更让人不能不叹为观止。

   
说实话,吴钩对宋朝屡创世界第一的论述固然令人振奋,也改变了我们对宋朝“积弱积贫”的一贯印象,但他通过翻检、对照各类有关宋朝的史料笔记,得出的如果没有出现元代以降的复古回潮,宋朝完全有可能直接过渡到发达的工业社会的结论,却不免让人起疑。

   
众所周知,近代工业社会的兴起,原是与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早期盎格鲁人的“贤人会议”,形成政府依约而治的雏形,到英国《大宪章》的确立,用以限制国王的绝对权力,直至“光荣革命”正式将国家权力由君主移交到议会——资本主义有着一套自成一体的文明基因,而它们在西方社会的逐渐普及,亦主要得益于基督教新教派生的文化运动以及启蒙主义运动的广泛传播。

   
相比之下,宋朝不仅有着源远流长的皇权传统,其本身也依然是一个专制的皇权社会,尽管与其他王朝相比,宋朝的专制是相对温和与开明的,但那不过是农耕文明所能够达到的理想状态,与现代文明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个人以为,在中国古代史上,宋朝或许的确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朝代,但就文明的本质而言,宋朝的文明依然是农耕社会的文明,宋朝的繁荣依然是农耕社会的繁荣,宋朝人也并不是近代意义上的自由公民,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吴钩将“太祖碑文”比之于英国《大宪章》已是强作解人,他将“通贤共治,示不独专”的近义词说成是“共和”,反义词说成是“专制”,当更属自作多情。

   
历史其实是不容假设的,但将宋朝视作近代中国的开端,毕竟还是有些过于乐观。诚如吴钩本人所言,他以细节论述宋朝的“近代化”,并非“故作惊人语”,也不是为了扭转人们对宋朝的成见,而是换一个视角重新观察宋朝,发现宋朝——若站在这个角度上说,吴钩的确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宋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