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诗词赏析 批评家要历练审美力

批评家要历练审美力

  文汇读书周报讯 日前,“复旦大学第三届文学评点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上海举行,美国斯坦福大学王靖宇教授、韩国高丽大学崔溶澈教授和全南大学李腾渊教授、中国台湾高雄师范大学林雅玲教授等研究文学评点的国际著名学者参加了会议。

细心的读者不难看出,当下报刊上的某些文学批评,充斥的是大量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拉大旗、作虎皮,糊弄人的文字。要么深奥晦涩,高深莫测;要么是流于浅泛,浮光掠影。尤其是一些学院式批评,往往以学术规范为终极学术目的,而忽略了文学批评所应具有的思想、精神与灵魂。

近些年来,不少学者致力于选本研究,取得了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产生了较大的学术影响。这些研究成果有很大一部分是关于选本文献的考证与清理,研究者对选本文献所进行的扎实详明的考证工作及其筚路蓝缕之功让后来者不能不肃然起敬。但是,文献考证必须和理论阐释相融通。不重视文献考证,选本的基本情况不清楚,就无从进行理论阐释;不重视理论阐释,选本的真正价值和意义就无从谈起。

  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黄霖教授指出,评点这种传统文学批评样式虽然曾一度寂寞,而今却越来越受到学界的重视。黄霖曾经将包括评点在内的古代文学批评的特点概括成“即目散评”四个字:“评点的长处,就在于凭着切身的感受、真实的体味,用自己的心贴近著作者的心去作出鉴赏批评,而不是悬空的理论,或者是搬用别人的所谓理论来硬套。现在西方的有些理论,越来越离开文本,弄得玄乎,甚至为了理论而理论。而戴着某种理论的眼镜,将文本作为没有生命的标本放在手术台上,去作冷漠的解剖,这样的批评往往会给人以一种‘隔’的感觉。可惜的是,我们现在的文学批评大都是这样的批评。而评点就与此相反,能呈现出一种‘不隔’的特点。这种‘不隔’的特点,往往能达到两个层次上的心灵融合:第一个层次是评者与作者的心灵融合,第二个层次是读者与批者、作者的心灵融合。评点就是沟通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一座桥梁,是一种鲜活的而不是僵硬的、冷漠的文学批评,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份宝贵的遗产。我们应该珍视它的价值,研究它的特点,总结它的经验。”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一个时代的文学批评,最大的功能是对一个时代文学价值的正面发现和阐释。而正面发现离不开审美感受,批评家应该从文本研究出发,发现、总结、升华出理论品质、理论内涵。这才是文学批评的创造力和创新性的体现。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一度饱受诟病,究其薄弱、乏力的原因,不能不说与审美批评的缺失和混乱有关联。

为了推进对选本的理论阐释,可以将选本在逻辑层面上拆解为物质外壳。在讨论选本的物质外壳时,须先行讨论选本的择录标准,因为择录标准是决定选本形态的第一要素,选家必须首先依照一定的择录标准将作品筛选出来,然后才可能对作品进行某种形式的编排,选家的择录标准直接规约着选本的文本样态。检视中国古代文学选本,其择录标准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但大体上可以分为审美标准和其他标准两类。审美标准是指以作品的文学审美属性及审美特征为尺度,这一标准具体表现为以文学审美属性为标准和以某一方面的具体审美特征为标准,后者又包括以作品体式为标准、以审美风格为标准、以审美类型为标准等。除审美标准外,还有其他标准,这些标准往往与选本的编纂动因密切相关,很多选本因受编纂动因的驱动,在具体编纂过程中,就直接以动因为标准,如因政治动因而编纂的选本以政治为标准、因科举因素而编纂的选本以场屋得隽为标准,因地域因素而编纂的选本以地域为标准,等等。

  据悉,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组织力量,学术攻关,多年来从原始文献的汇集整理入手,从事汇评工作,即将推出大型的《中国古代文学经典汇评丛刊》。(朱自奋)

在笔者看来,一个好的批评家除了具备良好的理论素养,敏锐的艺术与生活感觉同样是不可缺少的。一个作品出来了,有没有什么新东西?或者是旧东西的原画复现借尸还魂?要想很好地解答这些问题,绝不只是靠书本理论就能够对付的,它需要批评家长期积累的对艺术、对生活几近本能的敏感,没有感觉是断然写不出有生命力的文学批评来的。

选家依照一定的择录标准将作品挑选出来之后,接下来就要以某种体例或样式将作品编排成集,以某种文本样态正式呈现于读者面前,至此,选本的形态正式定型。具体而言,我们可以将选本形态析分为单一形态、复合形态、新兴形态三种类型。单一形态具体包括分体编录、依人系篇与分门别类三种文本样态,这也是中国古代文学选本的三种基本形态。复合形态主要表现为层级结构与区分等次两种情形。对于某些规模较大的选本,分体编录、依人系篇、分门别类的单一结构不足以使入选作家作品的编排达到条分缕析、整饬有序的效果,此时选家就会将几种单一结构加以整合,进而形成一种层级结构。在宋代以前,选家一般不直接对作家作品进行等次的划分,而是主要通过入选作品的数量多少来体现,由入选作品的数量差别来间接呈现选家心目中作家作品优劣高下的不同;但到了宋代,由于理学之风畅炽,不少选本受到理学思想的浸淫,开始对作家作品进行直接的等次划分,并通过选本的文本样态直接呈现出来,这些选本将文体、作家、作品类别等打乱重组,一切以尊卑等级为准,对作家作品划分等次、区别对待,形成选本编纂中的一道别样景观,如《诗准·诗翼》《濂洛风雅》。除单一形态、复合形态外,中国古代文学选本在文本样态方面还有一点颇引人瞩目,那就是在选本中附加评点这一风气的兴起。选家在选本之内附以评点,将评点作为一种具有特殊意味的正式文本,附加于选文之上,一道刊印,进而广为传布,产生重要影响,使得评点成为一种正式的文学批评方式。就现有文献而言,《古文关键》是可以确认的最早带有评点的文学选本。此后,评点类选本大量涌现、蓬勃发展,这也正是评点这一新兴文本样态所具备的巨大生命力的最好写照。

与其他文学批评不同,审美批评更注重文学的内部构成和形式,比如写作技巧、写作手法、叙事方式、结构、语言、修辞、风格、文体等,通过解剖和分析文学作品,用理性的语言向读者呈现作品之美。它是文学批评的基础。别林斯基曾说:当一部作品经受不住美的评论时,它就已经不值得历史的批评了。

文学批评作为文学选本的理论内核,乃是其本质性功能;正是通过文学批评这一本质性功能的发挥,文学选本的理论内核才得以呈现。选本的文学批评功能是多元化的,包括对作家、作品、文学思潮、文学流派、文学运动等一切文学现象的探讨、判断、分析、评价、总结等等。具体而言,主要有对作品文本的细读与诠释、对某种审美趣尚的标举与诉求、对作家身份的认可与传扬、对文学宗派的圈定与确立、对文学思潮的引领与呼应、对文坛流风的疏离与反拨等。通过这些具体的文学批评功能,选本成为古人评论作家作品与文学现象、构建文学理论、书写文学史的一种重要而独特的方式。

中国古代文学批评非常重视审美,有所谓两美三美四美七美十美之说,对作品的美也分得非常细,如粹美盛美醇美精美秀美高美大美等,区分细腻。审美批评也是现代文学的批评传统。审美批评可追溯到王国维,此后,周作人、朱光潜、李健吾、沈从文、林庚等都是审美批评的代表人物,为中国现代文学审美批评的建构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再如英美新批评,非常重视对作品的细读。其他西方文论如原型批评、意象批评、语义学批评、女性主义批评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批评等或多或少都具有审美批评的因素,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那么,强调突出批评中的审美感受力,会不会削弱乃至降低思想分析的力量呢?

对文本的细读与诠释是文学批评的一种基本方法,也是选本之文学批评功能的基本表现形式。评点类选本通过在选本内附加标示符号与批评话语,对所选作品进行随文解析,具有强烈的现场感与直观性,无疑是展示选本如何通过文本细读与诠释实现其文学批评功能的最佳案例。选本的形成过程就是批评创造过程,这一批评创造过程实际上是选家在一定社会文化语境之中,以自我心理去体验文艺作品进行审美赏鉴、做出审美判断和审美评价的过程。时代的审美趣尚规约着选家个体的审美趣味,引领具体文本的选取与评鉴,使选本表露出鲜明的时代特征,映现出选本所处时代的审美趣尚;不同选家的自我心理如审美感受、情感好恶、价值取向均有较大的差异,也会导致选本体现出不同的审美趣尚。对作家身份的认可、对宗派的树立也是选本之文学批评功能的重要表现。选本将一部分作家从众多作家中遴选出来,加以凸显,无疑会大大提升这些作家的知名度;而随着选本的流播,入选作家的声名亦会随之广为传扬。再进一步,如果某一选本中入选的作家同处于某一历史时段、具有某些创作的共性、遵循某种共同的文学观念,而该选本又广泛传播并被普遍接受,那么该选本中的入选作家就会以整体的形象被视同为某一创作群体,直至被认定为某一创作流派或文学宗派。文学选本与文学思潮关系密切。选本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文学思潮,而文学思潮也制约着文学选本,促使选本对思潮做出反响与呼应。如宋代《二李唱和集》等诗歌选本与“白体”诗风之间呈现出一种相互生发、循环互动的关系;《西昆酬唱集》对西昆体诗风具有引领作用和示范效应;《二妙集》《众妙集》《四灵诗》《万首唐人绝句》《三体唐诗》《注解章泉涧泉二先生选唐诗》《唐僧弘秀集》《分门纂类唐歌诗》等唐诗选本与宗唐思潮相伴相随,相与契合,它们数量众多,声势浩大,与宗唐诗学思潮形成呼应之势,为之张目鼓势,功绩甚伟。在大部分选本引领、契合、呼应文学思潮的同时,也有一些选本选择了特立独行,它们不去迎合所处时代的一般趣尚与大多数普通读者的审美取向,而是呈现出另外一种批评姿态,表现出对文坛流风的疏离与反拨。如《草堂诗余》对雅正词风的疏远与游离,《瀛奎律髓》对宗唐思潮的反拨与矫正等。

答案是否定的。已故的著名文学批评家雷达的评论文章,特别是那些重要的长篇巨论,读了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太美了!如果对雷达的评论进行一个大致的梳理,就会发现他评那些北方作家,尤其是西北作家时,这种风格格外明显。比如,他评张贤亮的《绿化树》、陈忠实的《白鹿原》等文章,热烈、开阔,激情澎湃,既不觉得枯燥,又富有感染力。读着这样的评论,我们似乎来到了一马平川的辽阔原野,又好像登上了高高的山峰,眼界更加开阔。我们既享受了一片绿茵的统一、柔和,又欣赏了五光十色的鲜花朵朵。

总而言之,无论是物质外壳,还是理论内核,关于中国古代文学选本,还有很多研究课题可以抉发、延展,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可以拓展、深化。无论是研究文学史、批评史,还是研究传播史、接受史,都不应忽略选本这一重要的学术资源。

由此可见,我们强调审美感受力,是为了加强、为了更好地发挥思想分析的威力。正如没有生产就没有消费,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一样,在文艺批评这门学科中,如果没有丰厚的审美感觉力,思想分析往往成为公式概念的演绎;同样,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思想分析,审美感受也将显得软弱和肤浅,不能产生深远的影响。

如何重建中国当代文学的审美批评?笔者认为,首先要调动整个心理功能,去感受、体验、理解作品,去捕捉美的印象和把握美的特征,并进而做出审美的判断和评价。只有这样,文艺批评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审美批评,才有可能引导读者去发现美、欣赏美、理解美,从而最大限度地获得美的情感、美的愉悦。其次,要充分学习古今中外的审美批评经验,在学习借鉴的基础上,重新整合、丰富发展新的审美批评体系并使之系统化。除此之外,还必须重视对具体的文学文本的细读。

批评是建立在阅读之上的。在文学史上曾有过印象式批评、评点式批评,但不管哪一种,脱离了文本细读,则一切无从谈起。刘勰在《文心雕龙知音》中讲的披文入情及沿波讨源,虽幽必显,就是文本细读。对于批评家而言,他的一切关于艺术的思考和阐释,都只能从阅读做起,进入那个文本提供的世界,通过作家的描写和形容,细致地品味和体悟作家的用心立意。所以,负责任的批评必须深入文本,有感而发,才不乏真知灼见。

所有的艺术活动,情动是关键,文章之言,文学之嗟叹皆因情而生。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可是这一点在当下的文学批评走失了。对此,批评家吴义勤在批评当代文学价值混乱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个重要观点:文学批评家的代言人意识取代了个人意识。任何一个批评家都首先是一个个体的文学读者,他的所有的文学批评的基础应该是他作为一个读者的文学感受。但我们今天的文学批评家常常把自己打扮成公共的知识者、公共的批评家,忽略或掩盖了自己作为一个读者的真实的文学感受。因此,文学批评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个体的审美体温,变成了冷冰冰的新闻发言人式的文字。文学批评变成代言人,变成新闻发言人,没有个体的审美体验和真实感受,就没有了感染力,没有了可信度。如果我们读一个批评时,没有个人的风格、温度、感受贯穿其中,我们就不会信任它,就不会受到感染,就不会被感动。文学批评家要有很强的个人意识,必须保持文学研究的感受,要保持对文学作品的直感和历史眼光。

一言以蔽之,批评也是一种创作,它有文体、温度与活力,在这里面,它必须渗透着批评家对文学的热爱、对生活的理解。

批评家只有历练了自身的审美力,获得了感受情感、细读人物与作者内心的能力,才有足够的资格去对作品、作品中的世界及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发言,才有可能获得文学批评技巧与文学理论上的进步与充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