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诗词赏析 不懂平仄就不能写诗了吗?

不懂平仄就不能写诗了吗?



    作者自白

问:有人说,李白的《静夜思》不符合平仄,该怎样看?

问:不懂平仄就不能写诗了吗?

   
余学写旧体诗词,始于一九九四年,及今凡二十载。虽“一行作吏”,未“此事便废”。然其间偶或遣兴,随手散漫,不自收拾,或存或失,雅不自珍。迩来颇受友人同好怂恿,蒙人民文学出版社不以浅陋见遗,垂允结集出版。当此之时,颇有积悃可申,遂不揣管蠡之微,就读诗学诗写诗之感受,粗成数端,试言海天之大。

图片 1

图片 2

   
一部两千多年中国文学史,亦可称之为诗歌发展史:繁星满天,佳作如林。溯至春秋,孔子删定《诗经》,创“兴观群怨”诗教说。稍后,屈原兴发骚体,风骚并举,本“温柔敦厚,好色而不淫,怨诽而不乱”之旨,敦促教化,襄助人伦,刺时喻世,讽谏君王,“风天下而正人伦”。

初涉平仄学习者会有这种误解。

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老有这种问题出现。在提问之前多读几本书,多看几首诗,多了解几个诗人不就知道了?

   
两千年来,诗歌作为中国文学的正统与精华,被历代宫廷草野、士子村夫,共尊共重、一体珍爱,焕发永恒的价值。诗歌代有嬗变,众体纷纭;江山诗才,粲若群星;名篇辐辏,洵为大观。继《诗》《骚》之后,汉之乐府古诗,感怀时事,哀乐人间,不绝遗响。建安五言诗起,七子雄健劲发,慷慨任气,激越使才。曹氏父子,揽辔驱驰,横槊赋诗,称雄一世。及至两晋南北朝,陶潜归去田园,寄情陇亩,采菊东篱,高洁千古;二谢情系山水,萧疏淡远,奇章秀句,风流百代。有唐一代,诗体周备,诗星灿烂,文质彬彬。太白谪仙,才负不羁,斗酒飘逸;少陵忧患,艰难苦恨,沉郁万状。李杜诗篇,双峰并峙,光焰万丈,百代尊崇。唐末宋初,词调纷呈,格律日精。苏辛豪迈,黄钟大吕;周姜雅丽,缠绵婉约。迨至金元明清,各领千秋,风骚不辍。

其实我们有求知的心,是好的。但是还是要多打基础知识的底子,这种问题就可以一看而知了。如何去看别人的说法,大家自己心里要辨别方法。

什么是诗?什么是平仄?先把这两个概念搞清楚。

   
历史长河中,风人雅士谋篇裁句,除却志存开济、教化天下外,诗词作为独特载体,亦构筑了一个个五光十色的精神家园,精彩纷呈。年年代代,代代年年,供人休憩和欣赏。无数人流连于自然美景、历史回廊,沉吟于人事代谢、往来古今,或养浩然之气,或成逍遥之游。陶冶性灵,浸润情感,完善性格,澡雪精神,何其快哉!在云计算、大资料、资讯海量的今天,这或许就是人们为什么依然热爱古典诗词的理由──对精神回归的渴望,以及传承中华文化之精华的自觉。

《又把李白当对象来质疑了》

什么是诗?词典上也没有太多的解释,我想大概是不需要喋喋不休的解释吧,因为诗是最早的“文学艺术”,至少中国最早的文学作品集子就是《诗经》,所以诗这玩意起码两三千年前人们就知道了,应该是文盲老太太都略知一二,它就是日常语言的精炼浓缩,把话说的有节奏一点,漂亮一点,上口一点,短小一点,表达出情、景、事,就差不多了。诗与一般的陈述语句最大不同就是有一种潜在的音乐感,可以“吟”,可以“哼哼”,所以常常也说成“诗歌”,就是能方便的唱唱。专门琢磨它的人就玩了个“术语”,叫什么韵律。由此可以肯定,“诗”,并没有绝对规定字数,长短,整齐等等许多条条框框。只要是上口、相对短小、有节奏,有美感等等特征的“文学体裁”,基本上就可以叫“诗(歌)”了,当然首先得有健康的公认的内容,言之无物或者肮脏下流是为人不齿的。

   
作为传统人文精神载体之一,古典诗词在今天,仍具强大生命力,依然是无数中国人精神的聚居地。在这个庞大的精神国度,有难以数计的人,心向往之,并搭建起一个个精神村落。目前内地公开发行的古典诗词杂志已有几十种,内部发行者更不计其数。全国各地,骚坛活跃,结社缔盟,交流切磋。风雅比兴,一脉传承,篇什繁富,作者众多。高才巨手,颉颃前哲,卓然成家;佳什杰构,熔冶古今,自铸伟词。那些美轮美奂的意象—小桥流水、芭蕉梧桐、青鸟杜鹃、悠悠南山、大江东去、纤云弄巧……都成为作者培养审美能力、开阔胸襟、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诗材词料。

最厌烦在什么平仄啊,格律的规则上争来争去不完不了。现在又拿李白的《静夜思》抠字眼钻牛角尖,也真是服这些人们了!

那么平仄呢?很多人也许觉得多少有几分神秘,其实本质上也很简单,就是把若干个字放到一起读时,会有“声调”,小学生都知道的,妈麻马骂四个字同音不同调,叫一二三四声,其中一二声叫平声,分别是阴平和阳平,三四声叫仄声,分别叫上声和去声,规定这么叫的,没什么其他意思。现代汉语的字就这四个声调,古时候还有个“入声”,早已经消失了或者说不用了,也许极少数方言里还能找到,不过,意义不大了。一定要搞清楚,声调是两个以上的字放在一起时才表现出来的,单独一个字只有发音,是不存在调不调的,除非你把它放到音乐里,比如在标准的钢琴键盘上跟了高低读,才有调。

   
或曰:自“五四”运动废文言而立白话,新体诗兴起已近百年,语言表达近于今人口语习惯,用文言表现的古典诗词,是否因束缚太多,表达功能有限?

倘若论诗评诗讲诗的语文老师,大学里的中文教授,报章,杂志,出版界的文字编辑,既懂作诗基本规则,又能写诗,那诗人就可车载斗量了!

从四声理论上看,若干汉字放在一起,读起来就有了高低起伏,这就是基本的韵律说了。

   
且不论孰优孰劣,单就诗歌发展历史看,新形式的出现,并未废弃旧形式,而是在保持生命力的前提下,兼收并蓄,各绽其妍。汉末五言诗兴起盛行,曹操却用《诗经》时代的四言写出了《观沧海》《龟虽寿》《短歌行》等千古名篇。唐代“今体”(律诗、绝句)崛起,但诗人并未废古体,形式上的异彩纷呈恰是唐诗跃上巅峰的主要原因之一。试想唐诗如果少了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李白的《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杜甫的《兵车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王维的《老将行》、高适的《燕歌行》、岑参的《白雪歌》《走马川行》、孟郊的《游子吟》、李贺的《雁门太守行》、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等等,气象不知要逊色多少。有宋一代,词体已大行其道,但词客并未抛弃古风、律、绝,而是孜孜耘耕,使宋诗仅次唐诗,“不废江河万古流”。

可是遗感得很,我没有看见几百万中小学的语文教师,几百万的大学中文讲师,几千万的报刊文字编辑,写出了几个诗人!

因为有了高低起伏的韵律,所以就出现了哪一个更好听的问题,诗歌在发展中,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文化层次也越来越多样化,于是就有人专门在平平仄仄上琢磨,又在诗的字数句数上动脑筋,于是所谓的格律诗就慢慢产生了。应该承认,格律诗有一种特殊的美,更主要的是,格律诗的创作,对文化功底的要求高一些,比如同平仄也同义的字词,“刁专古怪”的文人会绞尽脑汁地玩,表现出不一样的文采,这就是规律诗盛气凌人的主要原因。

   
古典诗词,类同于其他古典艺术,如京剧、如园林、如书法、如绘画、如雕塑,俱为国粹,其技法形式可代代相传,内容则常写常新。然则,或有人疑虑,今天采取古典诗词之形式能否写出优秀的诗词呢?我想今人鲁迅、毛泽东、陈寅恪、聂绀弩等人的诗词,已作出了明确回答。

说明什么呢?说明学业有专攻。不是说人家中小学语文老师,大学中文教授,报纸杂志出版社的编辑没有写诗的天份,而是没有那功夫也无那闲情逸致。

说清楚了这些,不精通平仄能不能写诗,也就知道了,即,不是一定要按平仄才能写诗的,甚至优秀的经典诗中,“无韵诗”也不少。不信你去看“诗仙”李白的很多诗,比如他那个《蜀道难》,很有名吧?哪有那么多的平仄对仗?

   
中国古典诗词,是形式美和内容美的高度集合,在形式上极重声韵之美与对仗之美。诗要入韵,近体诗讲究平仄,律诗还要讲究对仗。词有词谱,有规定的字数、平仄、韵脚及其他格式。关于诗词格律,专门著作林林总总,暂不述及。有人说,讲平仄、论格律,是“束缚”,是“桎梏”,等于作茧自缚。此说或有道理,但你要写旧体诗词,要入此门,学此艺,言此志,就得守诗词格律的规矩。邓拓当年在《燕山夜话》里,就诗词格律讲了一段话,大意是:你填了一首《满江红》词,而字句平仄全不符合《满江红》格律声调,那就最好改成“满江黑”,不必借用《满江红》这个调名。事实上,现在有人填词作诗,除句、字数大致不差外,格律平仄一概不管,读之别扭,品之乏味,正是出力不讨好,何苦来哉!

如果数以千万计的老师,教授,都像古代诗人那样,人生在世不称意,不如披发弄扁舟,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地去看破,去醉去疯,这社会还干不干正事?

一定要记住,《尚书》告诉我们:“诗言志”,诗歌除了可以炫耀技巧之外,还有一个“贵平实”,“愤怒出诗人”。言之无物,无病呻吟,平仄韵律再好,也只能自个儿偷看乐,没有生命力的。你看看柳宗元《江雪》,孟浩然《春晓》,所用字词都再平实不过了,根本就没有生僻字词,谁都能看懂听明白,却是千古名篇!

   
殊不知,恰是这种格律“约束”,使真正的诗家词人,对语言的运用因难见巧,自律生新。他们对文字形音义的千变万化、艺术联系及各种连锁作用,吃透至极,运用出神入化,使诗词富有均齐美、节奏美、音乐美。正如看似复杂的象棋规则,对喜欢下棋的人来说,既是约束也是乐趣。又如球类运动,在规矩内竞技,才显好身手;如不遵守规则,随便在场上跑、抢,就会乱成一团,没有球艺可谈。

所以,诗人,这个物种也就是人群中的一个另类。不管这个另类品性有多高贵和低贱,你要要求他去一本正经。实在不是他有病,而是你真有病!

不懂平仄就不能写诗了吗?

   
数年奔波,风尘陇畈;百事公门,肩上海山。其间甘苦,何以言哉?惟诗与酒耳!平生最喜少陵“开心应是酒,遣兴莫若诗”句。于是日出日落,山川形胜,时政得失,风俗淳薄,忧乐人间,亲朋情话,内心臧否,均于山程水驿、车行途中,一一采纳入诗。至若世道俶诡,怀抱郁塞,忧谗畏讥,羁愁伤晚,孤寂悲逝,老大无成,苍凉年命,人伦遭际,也常于夜深人静之际,屡屡形诸词端。自许勤奋,追求真卓,然终在年华悲逝的泥淖中挣扎。差可慰者,“此身未忍负流光”,二十年间,涂涂抹抹,舒情写志,人生到处,偶然留下这些雪泥鸿爪。佛经有言:“默雷止谤,转毁为缘。”回首前尘,波折种种,当时惘然,今则焕然,深以此二语为然。故袭用其意,书斋以“默缘”名之,再用为集名。

我就爱写个诗。不过当我年轻干正事的時候却是从来不冒酸气的。浪漫情怀可以有,向政府汇报企业运行情况,给银行写货款报告,则是浪漫不得的,一是一,二是二。

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以上诸端,新见甚少,多是陈言,而于此一再申说者,实以心有戚戚焉。大约同于古人之“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辄欣然忘食”。太半仍属“能言而不能行”,期期不敢以能诗者自许。刘勰论楚辞:“故才高者菀其鸿裁,中巧者猎其艳辞,吟讽者衔其山川,童蒙者拾其香草。”余之读诗缀词,童蒙之际而已,不可不知愧。此数言权作抛引之诚,滴水之微,亦或沧海之所不弃,则幸甚之至哉。

现在退役了,游山玩水,要写点五言句,七言句抒发心情,假使还作古正经,那就是喊口号写统计材料了。在规则里桎梏了一辈子,为什么不可以释放自己嚣張一下?

从诗经开始,发展到今天,诗的形式已经是多样的了。诗经之后,有屈原的骚体,之后大约又有汉魏六朝之诗,到唐朝才逐步形成格律诗。唐朝以后直到现在,诗的体式就是继承前人的形式,后来的诗人,或写格律诗,或写非格律诗,但以格律诗为其主流。五四运动开辟了新文化运动,由此岀现了现代的白话诗。

    奉真谨识于金城兰州五泉山下

所以不懂不装懂,我干脆耍滑头:写诗从不冠名,什么七律啊,五律啊,古风啊,绝句词牌啊。一不为求取功名,二不为取悦什么人。反正五言二十个字,七言二十八字。

诗经体是不讲平仄的,骚体也是不讲平仄的,汉魏六朝时期的诗也没有讲究平仄。因为那时还没有岀现必须讲究平仄的格律诗。只有到了唐朝,在唐朝初期格律诗的各项格律要求完善之后,以后写格律诗都是必须按照格律规范来写的。写格律诗,就必须讲平仄;写其它形式的诗,都是不需要讲平仄的。而写现代白话诗,就更不必讲究平仄了。

    (此文为作者古体诗词集《此身未忍负流光—默缘堂二十年吟草》自序节选)

你说我的诗是不是格律五律古風绝句,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拿把柄给你抓着,你想拿什么规则来套,来喷我,叫你没有缝隙下手。所以我的诗从不冠什么律,都是无头诗。

爱诗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来决定。如果你怕麻烦,觉得使用平仄麻烦,就不要学习格律诗,可以学习写其他形式的诗。比如上面所说的诗经的体式、离骚的体式、汉魏六朝时期比较自由一点的体式、现代白话诗的体式等等。

所以要对爱争论的人进一言,若想做个套中人吧,去做批评家。若想做诗人,那就安安静静的写,负负责责地创作。谁能活得长久,最终要用作品说话。叫喊和声高没有任何益处,只会徒增无聊!

如果你对格律诗情有独钟,那你肯定是不怕麻烦的人了。是这样的话,你就会拿出精力来学习和研究格律诗的一切规矩,包括平仄的规矩。

随着时代的发展,改革创新是一中必然的趋势,对于诗词中的平仄,人们还是非常讲究的,不过,我喜欢诗词,也喜欢对对,但是我不想让平仄死死地约束着我,只要念着不饶舌头就行了!

其实,任何体裁都是要讲规矩的,只一过,格律诗的规矩更完善一些。如果一首诗是格律诗,那么它吟诵都来就会有音乐感、跳跃感,你会觉得抑扬顿挫,这都是平仄在起作用。

我有一个朋友,也曾这样说过:我写我心,摆脱平仄的约束,费那脑筋没用!

希望提问君根据自己的需要,作岀自己的选择。不论你作什么决定,别人都是没有权力干涉的。

细细想来,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五四运动之前,学的都是文言文,鲁迅先生,将文言文向白话文推进了一大步,虽然现在,人们还在学习文言文,但是,文言文已经不占学习的主要课题!

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传统的条条框框,约束着人们,似乎脱离了不行,我个人浅见,应该守住传统,发展创新,这样,才会有朝气,如果死死地抱住传统不放,不敢越雷池一步,总有一天,会被时代所淘汰!

这个当然不是了,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唐代以前的诗,应该没有几首可以称为是诗的了。因此,我们要明白,平仄只是针对写作律诗和绝句的一种特殊要求,而之所以要讲究平仄的原因,也只是使诗歌读起来能够更有节奏感和韵律感而已,因此如果一个人不是为了要学习写作律诗和绝句的话,这些平仄上的规律大可以听之任之的,其实就连律诗和绝句十分盛行的唐宋时期,也不是所有的诗歌都在遵循着这一规律的,最明显的就是大诗人李白,他的诗许多便都是不遵守什么律诗和绝句的平仄规律的,这虽然和他本人豪放不羁的性格有关,但至少也说明了平仄规律,并不是学习写诗的唯一途径,只是你不要把自己写出的诗硬要当做律诗和绝句来看就行了,当然如果你一定要写律诗和绝句,那么平仄的规律,你就是必须要学习的,不过现在也分为了新韵和旧韵,只看你对哪一种韵律用起来更顺手和习惯罢了。我本人平时偶尔也会写一些古体诗,就是不安平仄规律来写的,因此哪怕是律诗和绝句的样式,但我也把它们统统的都称为了古体诗,而不是律诗和绝句。当然了,要学习诗歌(不论是古诗还是现代诗),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我认为还是需要的,那就是押韵,否则,向现代人写的那些诗,便都成为了分行的散文了。

当前,戏曲就是最好的例子:

现附录一首本人写的古体诗()

就拿京剧来说,念唱做打仍然是老一套,年轻人已经不能接受:改革开放,流行歌曲进入大陆,深深地受到了年轻人的喜爱,一曲天不下雨天不刮风,红遍大家南北!一度时期,上至白发苍苍,下至开裤裆,走路都是哼哼着:天不下雨天不,,,,,

《读滕王阁赋有感》

李白的这首静夜思,能流传至今,不是他的平仄,而是他的内容!

——子愚先生

个人见解,仅供参考!

赣水江畔滕王阁,

杂文论坛:古典诗词曲赋的格律音韵讲究平仄转合,承前启后的句式构思结构。一首诗词创作,主题内容短小精练,色彩鲜明。即有浪漫的抒情言志,又有创意新颖之文心雕龙。而且,在畅想家国情怀的基础上登高望远,欣然揭示出创作者独领风骚、莺歌燕舞的四季长歌之经典美文与传世极品。其豪放宽广的大气胸襟,妙笔生花的绝唱古风神韵,令人魂牵梦绕,拍案惊艳。唐代大诗人,享誉天下的诗仙李白,正是如此这般醉酒当歌,锦绣华章的名圣传奇式代表人物。例如:《静夜思》的即兴题词,就是李白这位诗坛仙客的早期时代佳作。光阴似箭,星移斗转。经典诗文心灵唱响,在时尚新潮的当下却遭受个性奇特伪君子的恶意中伤和无耻诽谤。胡言乱语指责《静夜思》诗文,不遵守格律音韵平仄句式规范。类似此等以一孔之见,妄加印证与评议有失公平礼遇。然而,也确实反映了文化传承的认知模糊与主次不分的具体视觉短板和谬误。诗词创作事实上的格式平仄音韵是比较讲究的,但是,也决不可生搬硬套,而损毁了原创诗词的美好构思与志存高远的崇高意境。倘若一味以偏盖全,以格律音韵的缺憾而否定一代诗圣仙客的美誉诚信,那么,实在是国魂民风的不幸失落与人间世语真言的莫大悲哀!!

高朋列举赋难捉。

《静夜思》不符合格律,却在《唐诗三百首》中的“五绝”中,加之是诗仙之作,于是很多人将此诗作为格律诗也不必死守格律的“铁证”(至少在《今日头条》中我就见过不下三位,其中一位粉丝还较多),说得理直气壮!对这个问题,最好得弄清楚唐诗的发展脉络。

可怜不识豪杰才,

唐诗的发展,脱胎于魏晋南北朝的五言、七言诗。但到后期,大量文人沉湎于暮气沉沉的宫体诗。到了初唐,王杨卢骆及张若虚等诗人开始寻求变革。重点在两个方面:一是发扬齐梁时已着手的韵律(平仄),二是内容境界抛弃之前囿于宫体的风气。于是有了初唐诗风的耳目一新,比如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王勃的《滕王阁诗》等。至初唐末,已基本形成这种境界开阔、韵律讲究的诗风格局。到盛唐,诗人们继续着这种诗风,以王维、李白、杜甫为代表,对韵律更深入的进行探索。并最终以杜甫为代表,形成了固定的格律形式。

点滴文章轻王勃。

所以,初、盛唐是格律诗的探索和形成阶段!本人多次强调过,作为近体诗的格律学习,对于初、盛唐诗,得慎重,要区别对待,不能逮着一首特别是名家的,就作为格律的“范例”!以李杜为例。肯定都对格律有探索研究,但李白更侧重于胸意的率性直述,所以他的诗显得洒脱。而杜甫,相对李白更侧重于韵律的探索,所以杜甫的诗,更具格律示范。

(欢迎搜索子愚先生,添加关注,谢谢。)

回到问题。现在我们一说绝句,基本上是指律绝。而《唐诗三百首》中包括古绝。一些是由乐府诗脱胎而来。《静夜思》即为此渊源的古绝!

首先得肯定:不懂平仄是可以进行诗歌创作的,而且也能写出优秀诗作。

静夜思

诗歌分为古诗(旧体诗)、近体诗(格律诗)、现代诗(自由体诗)。诗歌的平仄关系是古代文人在长期进行诗歌创作中形成的一种统一的音韵规则,其中的近体诗,也就是格律诗在平仄方面要求非常严格,按照这种要求创作出来的诗歌要么千古名句,要么艰涩难懂,要么词藻华丽,空洞无物,有利也有弊。由于它的规格要求高,所以能进行诗歌创作的人就少,人们就会认为只有懂平仄的人才能进行诗歌创作了。

床前明月光,(平平平仄平)

其实这只是诗歌创作的一部分而已。像旧体诗,在平仄关系上要求就宽松多了。如古代的乐府诗歌、民间歌谣等,诗句可多可少,可长可短,都是劳动人民在生产生活中,所见所闻,有感而发,随兴而作,不受约束,不落俗套,表达意思和情感照样生动形象,细致入微,通俗易懂,深受民众喜爱。

疑是地上霜。(平仄仄仄平)

现代诗歌呈现的形式更加自由灵活,所以人们称之为自由体诗歌。它不受平仄关系的约束,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能很好地表达出作者的思想感情就好。照样产生了大量的优秀诗歌作品。

举头望明月,(仄平平平仄)

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我们进行诗歌创作也应该顺应时代,即使是想创作格律诗,也不必死板地拘泥于平仄,这也算得上一种文化的传承和进步吧!

低头思故乡。(平平平仄平)

今体诗(近体诗)讲究平仄,并且有严格的格律形式,比如: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违反了格律的规则就叫"出律",当然还有变格、拗救等措施。但今体诗的格律是严谨的,不懂平仄当然作不了今体诗。古体诗(古风)不拘泥于格律,但要朗朗上口也要懂一些平仄的好。就是现化诗、散文诗也要平仄相间才能有美感。

从单句看,除了首尾两句合律,中间两句不合(失替)。出句与对句也失对。联与联间失粘。

所谓吟诗作画,诗是用来吟的。吟就与声律有关,就要有平仄。所以要作诗,最好懂得平仄。不管是今体诗、古体诗、现代诗,有平仄就会朗朗上口。

这就是一首古绝(渊源上脱胎于乐府的古绝)!

当然,不是说不懂平仄就不能作诗,但不懂平仄作的诗一定不是最好的诗。

总之,对于唐诗,尤其是名家的,我们得放在唐诗发展的脉络中看待!

我不懂平仄,就写一首现代诗吧。随便写,望大家指正。

假如给你一个机会穿越到唐朝,当面指点李白写的诗不符合格律,试想一下李白会有什么反应?

鸟儿评冠

写诗唯格律论,本来就是一个误区。古人有大量的古体诗摆在那里,如今还是有人视而不见。一味强调写诗要格律,那是否意味古人错了?

一群鸟在森林里歌唱。

诗没有必须格律的要求,要不要格律全凭作者的心情。而且李白不止这一首《静夜思》不合格律,大部分的诗都是古体诗。

它们要选出冠军

在《唐诗三百首》中,把这首诗归类入[绝句]的范畴,这也是没有错的。

古人把四句诗称为一绝,绝句的名称由此而来。绝句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按标准格律写的,叫[律绝];而在此之前还有另外一种形式,叫[古绝]。

[古绝]是古体诗的一种,所以不拘平仄,只要求押韵即可,还可以押仄韵。比如孟浩然的《春晓》、柳宗元的《江雪》就是押的仄韵。

好诗不看格律,看的是内容,只要能写出好的意境就是佳作。只有水平不足之人,才会拿[格律]来遮短。

更多诗词有关知识,欢迎关注诗词补习班。

谢邀!

史上诗文化的传承经历了几个阶段:把唐朝以前的诗词称为古体诗;把唐朝以后的诗称为近体诗;把从清未以后流行的白话诗称为现代诗(今天不谈现代诗)。

古体诗形成于东汉末年,盛行于魏晋南北朝,隋唐以后近体诗开始流行,但是此时期的诗体和现在我们将“平水韵”、“新韵”双韵并行的局势差不多,在隋唐,特别是唐朝初期,古体诗与近体诗是并行的,这种现象,熟读唐诗的朋友肯定也是知道的。

唐朝时不仅仅是李白写有古体诗,杜甫也写了很多的古体诗:《望岳》、《赠卫八处士》、《佳人》、《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等很多很多;岑参写的古体诗《白雪歌送别武判官归京》,白居易《卖炭翁》等等都是唐朝著名诗人写的古体诗。

李白写的《静夜思》,也是古体诗,只不过李白对诗的格律运用自如,读起来一点也不拗口,而且仍然是朗朗入口,抑扬顿挫。

这样看起来,古体诗不拘泥于诗的格律,只讲句尾字押韵,写起来也不受平仄格律桎梏的限制,倒是值得现代人学习与倡导的诗体。古体诗很值得现代人去研究与学习,因为现代人喜欢自由奔放,最不喜欢别人画个圈子,并且让你在圈子内走不越出圈外,而古体诗恰恰符合这种诉求。

古体诗在字数上也较自由,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等。像李白的《将进酒》七言中夾有三、五言;七言中夾有二、三、四、五言至十言以上的是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李白的《蜀道难》是四言、六言、八言为主,再夾入五言、七言,也是属于古体诗七古范畴。因此,古体诗可以将一、三、四、五、七言,甚至十言以上混合在一首诗内,组成“联合舰队”,并且可以算七古。

古体诗也称:古风、古诗,有“歌、行、吟”三种载体。古体诗格律自由,不拘对仗、平仄,押韵较宽,篇幅长短不限,句子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和杂体。

我喜欢古体诗,因为它可以省点脑子,不用太烧脑就可以随意吟唱。当然太过简单的东西,也最容易让人膩烦。所以我也喜欢有严格的平仄格律、字数、句数要求,及除了首句仄起平收的要求押韵外,其余的偶句尾字要求押韵的近体诗。因为,人是很奇怪的动物,越是难的问题,越是愿意去破解,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就像登山,总要选有高度的,有难度的崇山峻岭去攀登,绝不会选一座小矮平山去爬行。近体诗设的标准与规范正好满足了填补人性的这一缺陷。于是我更喜欢比较烧脑的近体诗。

.

写诗作文,重在表情达意。情意表达得好,自然感天动地,脍炙人口,从而赢得举世赞赏,千秋传颂。

清人王夫之曾云:“文以意为先。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

杜牧也说:“凡为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采章句为之兵卫”。至于平仄,则更在辞采章句之外,并非很受看重。

与之相应,李白题诗,苏辛作词,其侧重点全在立意,而对平仄,则不大关心。因为立意高妙,则境界全出。“是以意全胜者,辞愈朴而文愈高;意不胜者,辞愈华而文愈鄙”
(杜牧《答庄充书》)。

惟其如此,太白诗大多不合平仄;苏辛词则“自是曲子中缚不住者”。然而,太白以及苏辛不合平仄的诗词却代表了古典诗词的最高境界,就在于立意为先——将帅强盛,则副将也随之骁勇剽悍,整个阵容也威武严整。

相反,有人非常注重平仄,则往往忽略立意,结果就是立意平平,将帅不突出。从而形成:“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其诗词平庸乏味,缺少创新,读起来让人昏昏欲睡。

不再赘述,太白诗有很多都不合平仄,但由于立意高妙,而感格千古。《静夜思》亦是如此,你说它不合平仄,它却脍炙人口,疯诵千秋。

有人说,李白的《静夜思》不符合平仄,该怎样看?

这句话说得没有错误,如果不知道李白的《静夜思》不合格律的话,应该谢谢对方告诉您这个知识。

现代人从小就学《静夜思》,而且也知道教自己的孩子背这首诗,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这首诗不是格律诗,因为中小学的老师不教旧体诗还要分古体诗和格律诗。

在《唐诗三百首》里,静夜思是在《五言绝句》的目录里,而《唐诗三百首》是不能够拿来当做是否符合格律的标准的。这本书里的七言绝句有个别失粘的出律的现象,但是大部分是格律诗。而五言绝句里律体的绝句和古体的绝句几乎各占半壁江山。

《唐诗三百首》中的五言绝句有这几种:

不仅有名气,

一、古体绝句:

王维的《竹里馆》、《鹿柴》、《杂诗》;裴迪《送崔九》;祖咏《终南望余雪》;孟浩然《春晓》、贾岛《寻隐者不遇》等….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还有丰厚的回报。

二、律体绝句

1、标准的律体绝句的有:王维《相思》、王之涣《登鹳雀楼》、杜甫《八阵图》、白居易《问刘十九》、李端《听筝》等…..

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2、拗体的律绝句有李商隐的《登乐游原》: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第一句五连仄,第二句平平平仄平救拗。

3、飞雁入群格-末句用了邻韵的律体绝句,元稹《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宫和红是一东韵,宗是二冬韵,这种押韵有种叫法飞雁入群格,严格来说是出律。

大家各显其能:

结语

至于诗写好不好自然与格律平仄无关,马是好马,鹿是好鹿,但是指鹿为马就不对了。一首诗是不是格律诗应该在九年义务教育中教给孩子们,中国的文学大部分是诗歌的文学,这种诗歌最基础的知识应该让孩子们知道。

大家应该知道《静夜思》不合格律平仄这个问题,在民国以前的启蒙教育中是不存在的,这是现代教育的疏漏。

关于唐诗三百首,老街写过几篇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看一看:《老街诗词闲话60-唐诗三百首格律浅析下篇律诗与绝句》、《老街诗词闲话59-唐诗三百首格律浅析上篇乐府与古体诗》、《老街诗词诗词闲话81-藏在《唐诗三百首》里的12种奇怪的律诗》

@老街味道

我就一直想不通,诗歌一定要符合平仄吗?这是谁规定的呢?难道一首诗歌读起来朗朗上口,又意义犹深,只是因为不符合平仄,就要被排斥和贬低吗?不能吧。

所以,我心中的诗歌,是有韵味的,是能切入人心的,通俗易懂最好,至于那些晦涩难懂的诗歌,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个大概,意义也没有那么深刻。

至于,李白的这首静夜思,我觉得写的不错,通俗易懂,简单明了,大人小孩都喜欢。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多好的一首诗啊,有景有情,有比喻,小时候觉得好玩,现在觉得是至理,我才不要管它是不是符合平仄呢,能走入我心,就是好文章,好诗。

至于那些符合平仄的,多的是了,哪一首有这首有名?只要大家都认可它,平仄可以不要,这是我的想法。

我自己也曾尝试着写诗歌,写自己的诗歌,想到什么词就写什么词,我不懂平仄,也不强求平仄,只要有韵,读起来朗朗上口,且富含深情,我就觉得自己写的是佳作,至于平仄,由他人去吧。诗歌总是在发展,谁知道下一种受欢迎的诗歌是什么类型的呢。

一轮曦阳渐升 黄鹂几声脆鸣 幽幽草色连天青 小园倩影 阵阵读书声
声透昨日残阳 为伊立破黄昏 风入夜幕巢可温 月下她归 人间梦境非

有人说,李白的《静夜思》不符合平仄,该怎样看?我只能说此人的眼界太过于短小,而这个问题又显得十分可笑。就如同有人说和尚的头上没有头发,该怎么看?女人穿裙子,该怎么看?婴儿会啼哭,该怎么看?

李白的《静夜思》原本就是五言古绝,非要说它不符合五言近绝的平仄,岂不是无事生非吗?和尚原本不留发,却非要说和尚怎么没有头发?

纵观如今所收录的李白诗近1010首诗词中,古体诗占尽一大部分。李太白除了七绝极好之外,他最大的诗歌成就在于古风体,即是古体体。比如名留千古的《将进酒》《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等等之古风体都不符合平仄,该怎么看?古风体之所以称之为古风体,是相对于南齐产生的声律诗、唐盛行的格律诗而言的。在之前并没有古体诗、近体诗的说法,就如同我们今天将古体诗和近体诗统称为古典诗,而五四兴起的白话诗称为新诗。在唐时,格律诗就是新诗。从远古时期的《弹歌》到唐的格律诗,中间经历的无数了诗体,而各种诗体或多或少都它自身的魅力,是别体无法取代的。

李白作《静夜思》本身就是古绝的诗体构思,你却非要将它按不合近绝的格律来处理,这不仅是对诗体匮乏的表现,同是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像唐代许多诗人都作过古绝。而南朝鲍照、谢朓、庾信都是古绝大家,难道唐人李白就作不得古绝了吗?我们今人同样可以作古绝,也可以作近绝。

有的清歌悦耳,

有的美丽羽毛,

有的机关算尽,

有的拉关系把后门找。

老松树在一傍说:

请不要急燥,

评上冠军

那是你的歌声符合时令,

那是你的歌声符合部分人需要。

请要虚心学习,不要骄傲,

请不要把别鸟看的下溅低调。

我真的喜欢布谷鸟,

它告诉人们

什么时候种谷插苗。

我喜欢知了

它不知疲倦今人赞扬。

我尊敬高尚的人品,

还有他们的哲理思想。

把人类的前程照耀。

名利是人们的需要,

但更需要诚实与勤劳。

你这里所说是诗,应该是指诗词。其实诗是一个很大的范畴。包括古体诗,近体诗,词,散曲,以及现代诗歌等。

据我所知,往往问这样问题的人,大多数属于感性接触诗词的人。他们并不真懂诗词,自然也就写不出好的诗词来。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

首先,要知道诗的分类。搞清楚什么是古体诗,什么是近体诗,什么是词,什么是曲。

其次,要搞清楚各种诗体的要求。比如,古体诗,要求押韵,不要求平仄,对仗。近体诗词,包括散曲,除了要求押韵外,还要求平仄,对仗。近体诗还有拗救等。至于词,曲,则要求按照词谱,曲谱去填。因此,叫作诗填词,谱曲。

第三,弄清楚了以上这些,不懂平仄能不能写诗词。自然就明白了。

总之,不懂平仄,写的往往是古体诗。只要押韵即可。但如果是要写近体诗词,那么就必须学习格律,否则就无法写。因此,不懂平仄能不能写诗词,是得分情况对待的。近体诗成熟之前,人们都不懂格律,不一样写得很好吗?不过站在当下来看,不懂格律的人,写得好的很少很少。

不懂平仄当然可以写诗。

中国诗歌从形式上划分,大体上可以简单地划分为三大类。即古体诗、近体诗、现代诗。其中只有近体诗(词、曲)对平仄方面要求比较严格,而古体诗和现代诗相对来说对平仄的要求不很严格,尤其是现代诗,对平仄基本没什么具体要求。因此,不懂平仄或根本也不想学近体诗,尽管去写现代诗好了。

很想说一个问题,即诗的美感问题。我们常用“如诗如画”来形容美好的事物,那么诗给人带来的美感又是怎么来的呢?应当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韵律使然。我们一般称这种美感为韵律美。而产生韵律美的唯一条件,就是平仄声字的交替使用所形成的抑扬顿挫此起彼伏。举例说,如果你写两句诗,一句全用平声字,一句全用仄声字,你试着读着听听是什么感觉,一定不会有强烈的韵律美的美感;然后你再选两句格律严格的律诗读一读,孰优孰劣,效果立见。从这个角度说,虽然不懂平仄可以写诗(格律诗自然除外),但是懂平仄会把诗写得更好。

时下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有些人或以“束缚多”或以“重意境”等等说法为由,总是试图“改造”近体诗,大有废除近体诗格律之势。我始终想不明白,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如果你喜欢吃萝卜不喜欢吃白菜,你尽可以吃萝卜,为什么非要把白菜“改造”成萝卜呢?你不喜欢近体诗又何不去写现代诗呢?

文艺理论告诉我们,任何艺术样式都有自己独有的与其他艺术样式完全不同的形式,而格律正是近体诗形式的显著标志。以唐诗宋词为主要代表的中国诗歌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其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国人不论男女老少,都能随口说出几句几首,完全是因为近体诗所具有的独特的韵律美使然。如果不讲格律,还有什么美可讲呢?“律”之不存,“美”将焉附?

个人观点,随意说说,不当处请各位朋友指正。

“诗言志”是古老而永恒的命题。诗的发展经历一个长期的过程,在流变过程中,题材、内容、形式在不断变化,形式上的规则也日益多样。齐梁时代注重音律,当时人所注重的格律较之在唐代的格律规则更为繁琐,到了唐代,才把四声简化为“平仄”,格律诗才定型下来了。这对于唐人来说,格律诗是一个新事物,主张复古的诗人多不接受。比如说陈子昂,基本上不写近体诗。他的《感遇》组诗,都是古体诗。写诗要不要平仄格律,其实可以换一种问法:是写古体诗还是近体诗?写古体诗当然不必遵循格律了。至于不符合格律,诗能写到什么程度,好不好,那看诗人的水平了,和体裁无关。

其实这样的提问,多是带有一种情绪。那就是苦于对格律的束缚。因为需要平仄的黏对,律诗的对仗,对遣字很大限制,这对诗人有很高的要求。平水韵的掌握、词汇的积累、语言的娴熟是突破格律束缚的最基本的条件。很多人不具备,所以觉得格律很难,进而会说难道不懂平仄就不能写诗吗?

谢邀。

诗是意境,是文化,是语言的精华。

什么是好诗?能引起人们共鸣,流传千古的,才是好诗。当然,在这之外能符合平仄更好,若不能,也无所谓。

能为了平仄,而牺牲其它,犹如买椟还珠,是不可取的。古往今来,多少名诗不符合平仄,却能让人代代相传。如:静夜思
唐 李白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诗仙”尚如此,况我辈乎?

现代诗的出现,也就是冲破了平仄禁锢,很多诗让人喜爰,经久不忘。如:叶挺的自白诗,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任何事物,总是因时而变,当然,这也包括诗。大文豪鲁迅先生曾说:“好诗都让唐诗给写完了”,这也证实了平仄格律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诗的进一步发展。

因此,能符合时代发展,引起世人好感,经久不忘的才是好诗,其它为次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