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 中国古代哲学思辨:关于人性的善与恶

中国古代哲学思辨:关于人性的善与恶



近代中国从天圆地方“天下”进入地球时代以来,西方学说传入了“人性恶”的人类哲学思想(original
sin,译“原罪”,也可译“性恶”),以及与之相匹配的遏制“性恶”的国家行政观念:因为人性本源是恶的,因此必须配之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制度。

问题:孟子和荀子又为什么区别人性善性恶?

问:为什么有的研读儒家经典的人不大喜欢荀子呢?因为性恶论吗?

这种关于人性恶的人类哲学观点,中国其实在春秋战国时代早已有之,代表人物便是诸子百家之一荀子。荀子持“人性恶”观点,而同时代的孟子则持“人性善”的观点(时代背景是即将进入战国时代)。

回答:

图片 1

中国古代历史的各种哲学流派,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按故往历史中国十分惯常思维的“大是大非”原则来看,人性的善与恶,是两个绝然相反的人类社会哲学元素,荀子与孟子应被归为两个不同的学说流派。但中国流传至今的传统学术却把两位持泾渭分明哲学观点的人,同称为“儒家”。不知两位已作古二千多年的大学者会不会在黄土之下跃骨而起?

图片 2
孔子在谈及人性时,言道:“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却没有言明性相近是善相近还是恶相近,孔子没有给人性之善恶下定论。而是给了后世留下了足够的探讨空间。后人便在其“性相近,习相远”的命题之下,探讨人性。

研读儒家经典的人不大喜欢荀子,是因为性恶论吗?要正确地回答这个提问,那就必须先了解荀子的思想和他的政治主张。

仔细想来,把不同哲学流派的学者=家们归于“一家”的文化现象,也在中国古代历史的发展情理之中。中国数千年实行的是皇权行政一统论,而与行政一统论相匹配的学术一元论,也就不得不会把为华夏人类思想作出过杰出贡献的各流派人物都归入相同的彀中。在归入“一家”之后,再予以分门别类,作内部清算,谓之“一家”之内的不同“路线斗争”,再或逐“师门”,斥之学术叛徒、学术内奸。那个时代的这种学术的历史发展逻辑,同样与封建社会一统皇权独裁之下的“羁縻”臣僚、清算各派臣僚的行政制度,完全匹配。但显然,两者本来就不在一个学术流派中,而这正是符合近代以来人们认同的人类历史“学术多元论”观点的。历史地看,皇朝社会恶劣的一元论阻碍了古往中国社会分科学说的产生,从而使古旧读书做官的儒学成为通向文化一元论的单行线和独木桥,但人类思想(包括经济形态)本质的多样性决定了学术的“多元”,何必纳入一家?它实质是泯灭了自古以来中华文化哲学思想的丰富多彩性。学术叛徒内奸之称,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

图片 3

荀子是战国末期的思想家,文学家,政治家,是孔子之后儒家八大派别中的荀学派代表人物,是继孟子之后又一儒学大师。儒家思想是一个活跃的思想,从孔子创立儒家思想以来,经过孟子,再到荀子,才算是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峰。

春秋末期,早于荀子孟子一百年的孔子仅谈到了人类哲学“仁”的思想,而荀孟则开始了人性恶和人性善的争论。众所周知,自后两千多年中国皇朝历史遵循了孔孟之道,而荀子的“性恶”人类哲学思想早已被皇朝历史自我消弭于无形之中。有当代考古学家指出,人类文明历史数千年以来,人们的物质与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人类的性情几无改变。笔者以为,人类历史从来一直存在着这么一个人性现象:越是缺什么,便越是提倡什么。这就像表决心发誓要克服自我一样。著名华裔历史学家黄仁宇在提到孔子“仁”思想时这么说:“按孔子的看法,一个人虽为圣贤,仍要经常警惕防范不仁的念头,可见性恶来自先天”(黄仁宇著《万历十五年》)。

孟子认为人性本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又曰:“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我固有也。”孟子认为,仁义礼智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只要通过教育,“尽心”、“知性”,“人人皆可以尧舜。”

《荀子》是战国后期儒家学派重要的著作,荀子在吸收法家学说的同时,又结合其他各家思想积极的一面和特点,进一步地发展了儒家的思想。他在人性论,天人论,道德观,政治观,教育观等各方面,在儒家学派中独树一帜,别具特色。

说性恶可使但凡是人都受到“性恶”遏制,说“性善”则可以使一部分“圣人”免于遏制。这在今天的人看来,道理很简单。假如古人因受人类社会认识论的局限而偏入旁门(轻视实践的古人先给予认知上的定义,再寻找“理”;现代人在实践中寻找“理”),那么,今天的人如果再提“性善”论,则别有它图了——人类历史证明:提倡“善”的人就是“善人”,那是一种是人都不信的鬼话……正如明代那位深陷一元论而难于自拔的哲学家李贽所揭示:孔孟“其流弊至于今日阳为道学,阴为富贵!”

图片 4
荀子对孟子的人性本善论给予批判。他首先给人性定义:“生之所以然,谓之性。”又曰:“饥而欲食,寒而欲暖,劳而欲息,好色而趋利。人生之有也,无学而成也,是舜桀之所同也。”荀子认为人性是人与生俱来的,不需要后天学习的自然本能。人性是恶的,仁、义、礼、智等善是后天教化的结果。人之性,生而好利,有耳目之欲。若没有良好的教养任其发展。其结果是道德沦丧,社会混乱。

荀子的“性恶论”是其主要的思想主张之一,这一思想主要反映在《荀子.性恶》之中。“人性之恶,其善者伪也。”善良的品性和德行是靠后天人为的努力得来的,而不是天生就有的。“今人之性,饥而欲饱,寒而欲暧,劳而欲休,此人之情性也。”这种天然之性如果不加以节制和引导,那么人与人之间就会发生争夺和相互残害。这与孟子的性善论有很大的争论,而孟子的性善思想更符合人们接受的观点。

注:历史学家黄仁宇指出:从提倡“仁”到提倡“人性善”的变化,“孔孟之间的不同论调,反映了社会环境的变化。孔子的目标,在于期望由像他一样的哲学家和教育家来代替当时诸侯小国中世袭的卿大夫。孟子却生活在一个更加动荡的时代里,其时齐楚之间的王国,采取了全民动员的方式互相争战。这种情形不再容许哲学家以悠闲的情调去研究个人生活的舒畅和美。孟子的迫切任务,在于找到一个强者,这个强者应当具有统一全国的条件,并且能接受儒家学说作为这一大业的基础。他企图以雄辩的言辞说服他的对象,引导他和他的廷臣回到善良的天性中,有如引导泛滥的洪水归于大海,以避免一场杀人盈野的浩劫。”(黄仁宇著《万历十五年》)

荀孟二人虽然对人性善恶的观点不同,但其向善方法一致。孟子主张通过教化,挖掘和培养善的萌芽;荀子则主张通过教化,使人性之恶向善转变。通过荀孟二子对人性的探讨,进一步验证了教育之重要。而在百家诸子中,最重视教育的,便是被后世尊为“万世师表”的孔子。这场人性善恶之辩最终“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荀子的“天人论”,提出“制天命而用之”,这是荀子最具积极进步意义的思想,是早期的“人定胜天”。荀子不迷信于天,也不畏惧于天。“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与其迷信天的神威,等待天的恩赐,不如利用自然规律为人类服务。强调人在自然面前的主观能动性,认识天道就是为了能够支配天道而造福于人。

韩非继承了荀子的人性本恶论,以为群臣皆奸邪,万民皆刁恶。并以实例论述臣民之恶。

荀子的社会道德观,主张积极有为与正义原则。他崇尚礼义,注重法治,强调后天的自我教育,自我制约,自我完善,以达到有着高尚的品质和道德的修养。既能独善其身,又能兼济天下。

在《说林》中,韩非通过讲述卫人教女的故事(见本文第五段“自相矛盾”),论述群臣皆奸邪。臣事君的唯一目的,就是从君主那里获得最大的利益。

人没有绝对地性善和性恶,每个人都有他积极的一面,应该继续努力。也有他过失的一面,应该改过自新。仅靠道德的说教和榜样的示范,远远不够,维护社会稳定,必须是以法治国,道德与法制并重。

在《五蠹》中,还有不才之子的故事:   

师从于荀子的门生,韩非子,李斯,可惜继承了“性恶论”,成为法家人物,在当时名气很大,影响很广。导致荀子被后世的批判而引发争论,这是百家争鸣很正常。荀子是儒家思想中重要的一个环节,没有荀子,不可能有着儒家思想的完整。

今有不才之子,父母怒之弗为改,乡人责之弗为动,师长教之弗为变。州部之吏,操官兵,推公法,以索奸人。不才之子恐惧。变其节,易其行。故父母之爱,乡人之言,良师之教,皆不足以教子。必以州部之严刑也。
  

只要是研读儒家经典,就离不开《荀子》。

韩非通过不才之子的故事,阐述万民皆刁恶。且劝责、教育皆徒劳。唯有设严法酷刑,才能使其望而生畏,从而安守本分。此故事还从侧面体现了韩非的教育无用论,这与《有度》、《喻老》中的愚民思想前后呼应,相辅相成。
韩非的人性本恶论虽师承荀子,但并不是为了论证教化育人之重要。而是为其教育无用论和愚民思想服务;是为设酷法严刑之必要,提供理论依据。

这是一个挺大的问题。需要先更正几个观念。

回答:

性善与性恶不是二选一的概念。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在任何人身上都同时存在这两样。没有绝对的性善或者性恶的人,那样无异于头上写着好人或者坏人。它们是动态变化的,人是可以趋向于善,也是可以趋向于恶的。

图片 5
说孔子较少直接用“性”这个字还说的过去,但是说孔子没有深入论述人性,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持这种看法的人可以说对孔子的思想一无所知。

性善与性恶是看待事物的角度。看到一个人具有积极的一面,那么就会对应采取鼓励的方式,看到一个懒惰的一面,就会采取一些具有强制力的方式。单纯的鼓励或强制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

事实上,孔子的整个思想体系都是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的。在传世文献中孔子直接评判人性的话似乎只有“性相近,习相远”一句。然而,从其他诸多孔子的论述中可以百分百地确定孔子对人性的态度。《中庸》开篇即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只这一句话就足以清晰说明孔子对人性的观点了:人性即天命,人性即天意。天命至高无上,岂能有错?天意尽善尽美,怎会不善?所以,在孔子看来,对人性只能遵循,只能忠、只能诚、只能敬、只能戒慎、恐惧。君子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者,唯有人性!君子所以修身、所以齐家、所以治国、所以平天下的,唯有人性!所谓仁、义皆以是否符合人性而言;所谓礼亦基于人性而议;所谓善恶,同样是以是否符合人性而言的,也就是说,人性本身即是衡量是非、善恶及美丑的尺度!

儒家是偏向从性善角度看世界的学说,法家是偏向从性恶角度看世界的学说。但是,儒家也有性恶,法家也有性善。荀子是从儒家过度到法家的人,这意味着他既看到了人性的善,也看到了人性的恶。

孟、荀之辈胡言乱语,尚未得孔子学问之皮毛。

研读儒家经典的人,如果不太喜欢荀子,某种程度上代表只从性善角度看世界。这不是儒家和法家学说的问题。是对性善与性恶论需要有辩证的理解。

回答:

我来回答下这个问题。

关于人性问题的探讨,是理清儒家思想脉络的重要一环。从儒家的第一位大儒,孔子对人性就有讲法,《论语·阳货》篇就有“性相近,习相远”的论断,但对于人性是善是恶并没有更深一步的探讨。从《论语》来看,孔夫子的“仁义礼智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是人性之善的体现。

儒家经典通常就是我们说的四书五经,四书指的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五经指的是《诗经》、《尚书》、《礼记》、《易经》、《春秋》。

对于人性有进一步深入探讨的是儒家的第二代集大成者:孟子和荀子。两人对于人性有截然相反的判断,孟子认为“性本善”,而荀子主张“性本恶”,两人分别从性善和性恶出发,创立了各自的学说。孟子所说的“恻隐”“羞恶”“恭敬”“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是对于人性之善的坚持,包括“仁政”学说在内的孟子思想都是源自这一性善基础。而荀子的思想主张基础则是性恶论,《荀子》有一篇专门论述“性恶”,针对的也是孟子的性善,以性恶这一根基,荀子的思想也影响了后世法家的思想。

现在人看到的版本都是朱熹编写过得,儒家经典里面不仅没有荀子的思想,也没有王阳明的思想,荀子的“性恶说”和“孟子”的“性善说”当时斗争很大,孟子的“性善说”更符合人们接受的观点,重要的是孟子受业于子思,出身更符合儒家正统,后世的门生也比较争气,将其名声发扬光大。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孟子和荀子虽然对于人性基础的论断不同,但是他们思想还是有某些共同点,孟子是从性善出发来发扬仁,而荀子则从性恶出发,用后天的环境来改恶为善。

再看荀子的门生,一个韩非子,一个李斯,名气不可谓不大,可惜继承了“性恶说”成了法家,因为这两个弟子名学生不好,导致荀子被诸多历史学家批判。

关于人性主张,进一步影响了后世的儒家思想家,宋明理学,乃至到理学集大成者朱熹,到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对于人性的主张都有非常透彻的看法。可以另外一个问题来专门论述,这两位大儒对于人性的看法。

更重要是孔子信奉天命论的,孔子认为,天人是相互感应的,认为天灾是上天感应到国君失德而引发的,子曰:“邦大旱,毋乃失诸刑与德乎”,又曰:“正刑与德,以事上天”,再曰:“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孔子读《周易》而作《易传》,当然知道伏羲是有感“天垂象”而作八卦。所以孔子的天命论是人事与天象相结合的,子曰“学而时习之”,人们往往忘记了“时”,说的就是学道选择适当的时机去传道,孔子周游列国传道失败,就是明白了时机不对,最后感慨“时也,命也”。

回答:

荀子则否定天命论,强调人定胜天,这些都是与孔子的思想相违背的。

孔子的人性说是…相近习相远,强调环境因素的决定论,比如“孟母三迁”的故事。

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所帮助!

孟子强调人性的从“恶”说,讲究“人之初,性本善”。孟子从人之初是向善开始的。

因为那些人是叶公好龙。只要研读儒家经典,就绕不开《荀子》。

荀子强调“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在荀子《性本恶》篇中有描述,荀子说善是“伪”的,伪的解释一种伪装,另一种就是掩盖了。

儒家思想是活的思想。从孔子创立儒家思想以来,经过孟子,到了荀子,才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不喜欢荀子,往往就不读《荀子》。这样做的后果只有一个,你无法理解儒家思想的后续的演变。

以上三家之说都是源于儒家一派。

荀子是儒家思想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去掉了荀子,是对儒家思想的阉割。所以,不管你喜欢与否,都必须认真研读,深刻领会。

性恶说也是法家坚持的说法。也是西方秉持的人性经典理论。

荀子的所谓“性恶论”,从表面上看,是对孔子与孟子的否定,但实际上是对儒家思想的发展。因为荀子认为,道德说教和榜样示范,也许只对于“性善”有效。

但是,在战国末年的乱世之中,仅仅依靠这些是不够的。而更重要的是,必须大力倡导依法治国。道德与法制并重,社会才会重新走向安定。可见,荀子的“性恶论”是为他的治国理念服务的。

现在,我们就在大力提倡依法治国。所以,我们应该从荀子的思想中汲取营养,而不是漠然视之。

没有,就是做学问而已。先说说孔孟的儒家

其根本:宗教逻辑。因为儒家本质是人乘,仁义礼智信对应佛教中的投人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和不饮酒。以及由仁所派生出来的德行:孝,由义派生出来的德行:忠,由礼派生出来的德行:谦。这些都是孔孟的儒家的要求。

我们看周公说的:以德配天。天有什么德?天有好生之德。是为仁。孟子天人合一,即最早人从天而来。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所以天是义的。所以孔孟儒家本质是宗教。看别的所有向天上修的宗教,基本都有仁义礼智信这几条规定。

荀子主要是他认为天人并不和一。当然天是什么”自然规律”。既然是自然规律,那就无所谓仁了。所以不论荀子是什么,他的学生韩非子里斯都是法家。法家从实践中看,就是指怎么治人。人性本恶,那当然要治了。所以法家的根本世界观和儒家是相反的。

从儒释道三重宗教来说。人是持五戒而来。天是五戒十善,相反畜生道往下是破戒的,从本身联系来看,人和天是最早是一起的。畜生道却和人道规则不同。所以天常常和人道联系在一起。看佛经中的:人天福报,人天欢喜。人天敬重。人本身的德行福报都是由天而来,抛弃天,人会非常有害

因为荀子嫌弃儒家鬼话连篇,不切实际,毫无实用价值,就判离了儒家,也不认同儒家孔老二的人之初,性本善,儒家是不许离经叛道的,荀子的所作所为在狭隘的儒家看来,无异于欺师灭祖,大逆不道,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思想来定性荀子,那就是忤逆不孝了,他判儒家入法家,对喜欢结党营私,蝇营狗苟的儒家来说那是离经叛道,大逆不道,不能容忍的

研究儒家经典的人观点是清晰分明的,只是对荀子的某个观点有不同的看法而已,都是一念之差,都没有决对性的存在,治国安帮,定民心的目标都是一致的,理政的策略不同,实施的路线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