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古代典籍 元朝时的一碗心灵鸡汤

元朝时的一碗心灵鸡汤



    这是发生在元代的一个心灵鸡汤故事,载于《南村辍耕录》。

(本小说内容,人名均属实,为防止侵权,请大家相互监督。)

图片 1

   
故事发生在至正年间。扬州有个泰兴县,泰兴县有个村叫马驼沙,村里有个农夫,姓司,叫司大,是富户陈家的一个佃农。

(一)带着”使命“出生

图片 2

图片来自陈环环

98年11月底,北方的冬天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冷的。村里的男人们也陆陆续续的从南方回来准备过年了……

天黑了,陈家媳妇驮个大肚子,拿着一把还没舍得点亮的竹片火把,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到村口。

”琴娃子,又在等你家长平啊!“

”嗯,路远,俺怕他回来太黑没个照亮的。“

”哎,不是王嫂的说你,月份都这么大了,也怕是就这两天就要生了,也就别瞎折腾了,我看长平今天是回不来了,明儿个起早再等吧!“

琴娃子还没来得及张口,就看远处有个像是火把子的光慢慢地向村口移过来。

“嫂子,我说啥来着,我说今儿晚上能回来了吧!”琴娃子乐得眼泪都留了下来,准备往人群那边跑。

王嫂一把拉住琴娃子的胳膊,”俺说你个姑娘咋不懂事呢,都这么大月份了,咋还那么欢实,这人回来了又不会跑,你急那一会儿干甚,么一会儿把娃子伤到了。“

”你说俺一个高兴把这茬给忘记了,俺不过去了,俺就在这等着。“

”妈,俺们回来了!“王嫂的大儿子还有村东头的程家三兄弟,村顶的陈家三兄弟,还有山那边的王家大儿子都回来了,就是没有琴娃子家的长平。

”牛娃回来了,看把我牛娃饿瘦的,走,咱赶快回家,妈给你下今响午给你包的饺子,韭菜豆腐馅的,可香了!“

”贵金哥,俺家长平呢?他咋没跟你们一路回来?“琴娃子急了,程家老二当年砍柴时从山上摔下来腿受过伤,一瘸一拐走在一行人的最后面。

”长平没回来吗?半个月前听说你快要生了,他就从工地里走了,还把铺盖,碗盆都带走了,俺们以为他半个月前就回来了呢!“

琴娃子听了眼泪水再也忍不住的留下来了,不过她还是觉的肯定是有事耽搁了,”他指定是有事耽搁了,俺在这等会儿,指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行,你在这在等会儿,等不到就赶快回去吧,大半夜的驮个娃子不方便,那俺们就先走了,你也快点儿回去。“三两分钟,村口人都走完了,就剩琴娃子一个人还在村口等着,是不是踮起脚尖往远处看一下。

农村的夜晚很寂静,只能听到寒风吹过树林的’呼呼‘声,村口的那棵枣树早已连一片叶子都不剩,光秃秃的,好不寂寞。偶尔从远方传来几声犬吠,然后又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就这样,琴娃子在村口等了一夜,直到不知谁家的鸡先后打了两次鸣,琴娃子才想起家里还有个婆子妈,就赶紧往村里走。她们家离村口不算太远,可是挺着个十月大的肚子,硬生生的走了快一个小时。

回到家婆子妈还没起来,她就烧起火炉在炉边架上一壶水,又去灶底烧了一大锅水,她想着万一一会长平回来了,还可以有热水可以洗一下,烧有开水,下个面也方便。刚才把桶里存的水都用完了,婆子妈又没醒来,琴娃子就提着水桶去房后的水井里打水去了。

提着刚装满的水桶走了不到两步,琴娃子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该不会要生了吧,毕竟是第一次生孩子,琴娃子急了,肚子越来越疼,琴娃子根本就走不了路,只能坐在地上喊着她婆子妈,因为水井离她婆子妈房间有一段距离,也因为婆子妈年龄大了,耳朵不好,根本就听不到。

房后的陈嫂正好在坡上放牛,听到了就扯着大嗓门子喊”琴娃子要生了,离得近的女人们都去给帮个忙,我拾掇一下就工具下来“村里一下就热闹了好多,王嫂子放下手里那半碗昨天晚上剩下的饺子,其实也就三个,汤占了一多半,上面飘着一些酸菜叶子,小跑着往琴娃子她家跑过去。

可能是外面太冷了,孩子待她妈肚子里始终舍不得出来,琴娃子也累得快没有力气了。

”怎么办呀,都一个小时了,还是出不来,一会儿出个啥事该咋办好!“王嫂急的直打转,她也是头一次给人接生,还遇到这么麻烦的事。

”实在不行把长平他妈叫出来吧,之前俺家牛下崽子也是几个小时,最后他妈一来,半个小时都不到,就下出来了,虽然没给人接生过,但是道理都是通的。“

”是呀,让长平妈来吧,试试总比现在这样好。“

屋外的20多人听到里面的声音,都帮着出主意。

就这样,长平妈被叫醒了,程家两兄弟架着长平妈的胳膊,三步并两步的跑了过来。长平妈进屋也半个小时了,依然不是很顺利,大家觉的这个孩子也保不住了。

”俺说长平家这辈不知道造了什么孽了,这都第三个娃娃了,要是还保不住,该咋子办才好。“

”是呀,当年长平妈生长平他们五个的时候,可是一点罪都没遭,还三个男娃娃,哎~“

”哎,你们看,长平回来啦!“

眼尖的王家儿子看到了远处背着大包小包的长平,赶快跑过去帮忙接下东西。

长平老远就看到自家门前围了一堆人,生怕出啥事,就加快速度的跑了过去。

”长平你快去看一下吧,从早上到响午,都快四个小时了,估计快……“

还没放下身上的铺盖,就听到屋里的叫声,心里揪了一下准备往里屋跑,刚走到堂屋,就被迎面出来的王嫂子推了出去。

”女人生孩子,男人不能进来,阴气太重,不吉利,出去等着!”王嫂子看到长平回来了,心里很是高兴,可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她也是没办法。

长平愣了一下,可是听到里面微弱的叫声就再也忍不住了,咆哮道”那是俺媳妇,和俺孩子!俺凭什么不能进。“就推开陈嫂子往里屋跑去。屋外的人都愣住了,和长平一起长大的,还有那些长辈们都是第一次见长平生这么大的气,这么激动过。

说也奇怪,长平刚进去,就听到里面孩子的哭声,陈嫂子乐得捡起孩子还没来得及擦干净,就先看了男娃女娃。

”女娃,这是个女娃,长平媳妇生了个女娃,琴娃子的诅咒被解除了。长平有后了!“

屋里屋外的人听到陈嫂子的话,没有一个不高兴的,按理说生个男娃子才高兴,女娃子养了二十年最后还不是给别人家养了,在家干不了农活,出嫁还要搭上陪嫁,可是长平家不一样,不是他们家不喜欢儿子,只因为这是多年前的一个诅咒“

当年琴娃子在她们村里可是出了名的好看,到了18岁也该出嫁了,邻村也有很多人找来媒婆说亲,那一个个条件可真的不错的,可她一个都看不上,就看上了她亲四嫂的哥哥,也就是长平,小伙子人也还不错,穷是穷了点吧,可人还挺老实,过日子嘛,就是找个实在的踏踏实实的就可以了。

长平兄妹六个,老大长牛是个哑巴,没结婚,老二长明挺好的,刚成年就去南方打工去了,一直没回家,长平是老三,他有三个妹妹,大的叫长琴,嫁给了周家老四,也就是琴娃子的亲四哥,生了两个儿子。第二个嫁给了山那边的范家独生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也都出生了。最小的一个在14岁的时候饿死了。

长平还在十一二岁的时候,他爸给人帮忙盖房子被砸死了,他妈一个人养他们兄妹几个,就靠家里的几亩地。

琴娃子他们老周家兄妹七个,老大是个女子,结婚了,生了四个孩子两二两女。老二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老三一儿一女,老四两个儿子,老五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老六一儿一女。琴娃子是他们兄妹里面最小的一个。从小父母双亡。都是哥哥们轮流照顾她的,要看都18了,也该找婆家了。

长平听说自家亲妹子给自己找了个媳妇,当然高兴了,乐得几天没睡好觉。就因为自己为人老实,都22了,还没人看得上,之前也找媒人说过,都被人家女方退了,琴娃子四哥四嫂看两个都挺愿意,就帮忙做了主,挑了一个日子,就让长平把琴娃子接了过去。

炒了一桌子菜,四素一荤,温了一壶自家酿的高粱酒,就算是把婚礼办了,琴娃子的四哥从兜里掏出一个银色铝皮的手电筒,可能因为年头比较久了。那铝皮子也被磨得掉了颜色。

邻村曾经的追求者们知道琴娃子嫁人了,也都没说什么,只是觉的有点可惜罢了,可有一个小伙就很不开心,凭什么,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娃让一个又穷又笨的”傻子“娶了,喝醉酒跑到长平家门口闹了一通事,最后还是被长平妈拿扫帚追了很久才打走了,走之前还指着他们家大门骂”俺诅咒你们生不了儿子,生一个,死一个,生两个,死一双……“

之后不久琴娃子就怀了一个孩子,长平可高兴了,自己也能当爸了,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装两个前天晚上准备好的馍下地干活了,直到天黑了才回家。为的就是能够把那两亩庄稼种好,到时候卖了攒起来给孩子上学用。

可是孩子最后还是没能保住,是个儿子,生下来就没气息,就是一个死胎。村里人安慰了一番也都没人说什么了。长平也和以前一样每天早出晚归。之后又怀了一个,还是个儿子,也是死胎。

村里人都让去山顶的庙里去拜一下佛爷,可灵了,长平和琴娃子就挑了一天天还没亮就去了,要花5块钱抽签,高僧给解签。琴娃子可心疼了”5块钱能给孩子买两套衣服,如果买布回来自己裁,自己做,三四套都可以。“

长平也想过,他更想要要孩子,他什么都没说,从衣服里兜里掏出一块手帕,从里面取出五张折的整整齐齐的1块钱,先犹豫了一下,又坚决的递给了高僧。

抽了签,高僧看了看摇了摇头:”你的孩子受到了诅咒,我已经用我的法力只解除了一半了,可是我法力流失过多,没法继续了,我需要吃很多天的药才能恢复,只是你们也知道,我这寺庙里除了香火钱,从来不另收,我也没有多余的钱去买药了,所以……“

长平也听出来什么意思了,又掏出手帕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好了,你们就安心回去把,年一过就能怀上了,不过记好了,第一个只能是女娃,出生后100天不能出大门,也不能见冷风,就能破了这个诅咒,以后你们也就有男娃了。“

长平和琴娃子谢了又谢,才回家。以后又没多久,琴娃子真的怀上了,这次长平不打算守着那两亩地了,打算去南方工地上干活,虽然累点,但是工资高呀,不然这两亩地根本就养不活一家人,如果是个女娃还要准备陪嫁……

说走就走,年一过,长平就背着铺盖走了,一走就是一年,回来的时候就刚好撞上孩子出生,还真是个女娃。

他的老婆跟一个袍带小生跑了。他一个人拉扯着女儿。一个木匠。村子所有人家的凳子、桌子、擀面杖、脸盆架子、案板、捣蒜的蒜泥棒还有睡觉的木床几乎都是他做的。

   
司大家很穷,交不起租子,遂打算把所佃之田质还陈家,换点钱回来。陈家旁边有一户人家,叫李庆四,也是个佃户。这家伙心思比较敏捷,找到主人家暗中游说,最终竟以极低的价格把田地夺走。司大虽然心中郁闷,却也无可奈何。

他手工精细,做出来家伙又耐用。做完活,就让主家看着给钱。说看着给,总是不会少的,因为每一个物件的用处、价值不用细致掂量就跟上过算盘似的,差不离。他绝不会偷工减料,主家提供的木料剩余了些,他会看情况另作一些小物价,看情况是看主家的情况。主家有一个爱看戏的老人,他就做一个小板凳,带靠背;主家有一个姑娘,他就做一椭圆形镜子,还会用毛笔勾勒一株梅花或兰花来,像模像样的。这些小东西是不另收钱的。

   
李庆四得了大便宜,心情愉悦得很,杀鸡烫酒,宴请所有相关人等。司大也跟着去了,结果却在席间遭到了李庆四的无情羞辱。司大无比恼怒,回家后痛骂这个李庆四欺人太甚。司大老婆劝他道:“咱们天生就是穷命,就别去恨别人了。”

他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做得细致,做得让人满意,除了棺材。棺材他是千万不做的,用他的话说不吉利,家里还有一个闺女呢!闺女是他的命根子,每当提起他那闺女的时候,无神的眼睛里就会泛出耀眼的光,就像太阳光打在硬石头上。村里的女娃很少读书的,学堂里就两个女娃,一个是村长家的大姑娘,一个就是他家的闺女。

   
司大哪里听得进去,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铤而走险,拿着火把连夜潜入李庆四家里,准备把他家烧个干净。正当他走到屋檐下,准备点火时,忽然听到屋子里有声音传来,侧耳一听,原来是李庆四的儿媳妇在生产。

她是一个寡妇,带着两个男娃。她靠养鸡来贴补家用,家里养了好多鸡。公鸡长成后是要在集市上卖掉的。母鸡是用来下蛋的,而鸡蛋也都要在集市上卖掉的。她家很少吃鸡蛋,只在两个孩子过生日才会用煮两个清水蛋。

   
司大一下子动了恻隐之心:“我痛恨的是李庆四,何必要杀这一对母子呢?”于是把火炬扔到沟里,回家去了。司大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只能转行去酿酒。天无绝人之路,酿的酒大受好评。于是家境慢慢地富裕起来。与此同时,李庆四家里因为各种原因,却日益衰落下来,越过越穷。

村里养鸡人家的院子总有几摊鸡屎,几把鸡毛。她家的院子却始终干干净净的。她是一个干净的女人。头发一丝不乱地绾在脑后,衣服总穿得妥帖细致。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她却清白的很。村里的单身汉不是没惦念过她,只是不敢经举妄动,她正经得不容侵犯。再说,两个孩子,拖油瓶一双,后爹是好当的吗?

   
过了十年,李庆四过不下去了,被迫要把佃田质还给主家。司大一听,报仇的机会来了,他也用了李庆四在十年前的手段,以极低廉的价格把田地夺了回来。他也办了个宴会,把李庆四请来,当众着实羞辱了一顿,总算是把这个仇给报了。

他家院墙西边紧挨她家院墙的东边,他们是邻居。两家的院墙高而深。孤男寡女要避嫌,自然很少来往。可还是会有一些联系,太阳每天照进他家院子之后就会照到她家的院子之外,他家的丝瓜蔓子总是在纠结缠绵地绕来绕去之后爬上她家的东墙,她家的葡萄藤总是纠结缠绵地绕来绕去之后爬上他家的西墙。还有她家的桂花树,风一吹,浓浓的香就暗暗地飘到他家院子里了,好闻得很。

   
李庆四不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怒火中烧,恨司大恨得咬牙切齿。他把一个火盆点着,端出去,打算去把司大家给烧了。李庆四到了司大家,正要把火盆往屋子上倒,忽然听到屋里有动静。他探头一看,巧了,居然赶上司家媳妇也在生产。

村里总有一些多事的人,李家的媳妇看到他们墙头上纠缠在一起的丝瓜蔓字和葡萄藤猛拍一下大腿,跟赵家的媳妇开玩笑说,木匠和寡妇干脆把墙一拆,搭伙过日子算了。不是说穷帮穷,富帮富,光棍帮寡妇吗?这话赵家的媳妇觉得挺有意思,就又跟张家的媳妇说了。后来,朱家的媳妇知道了这话,朱家的婆婆知道了这话,王家的婆婆也知道了,最后全村人都知道了!木匠知道了!寡妇知道了!知道了,就别扭了,比从前更别扭了。她看着从他家爬来的丝瓜秧子别扭,她看着院子里的乱爬的葡萄藤别扭……命里的事能改吗?活该!砍了!她从厨屋里拿出菜刀,狠命地朝着小孩手腕粗的葡萄树干乱砍一气,还没砍断,她忽然无力地蹲坐在地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看着刚出生的小娃娃,李庆四端着火盆,心里一下子犹豫起来。忽然看到有人从屋里要推门出来,他吓得把火盆一扔,转身跑了。

他呢,他没听到葡萄藤落地的声音,没听到她嘤嘤的哭。他那天喝了很多酒,他从不喝酒的,不胜酒力,很容易就醉了。
醉了好受,倒头就睡。

   
到了第二天,司大在院子里,忽然看到地上扣着一个火盆,觉得奇怪,再一看盆底,上面写了一个李字。司大登时明白了,这是在重演我十年前经历过的事情啊!当年我要去烧他家,因为赶上他媳妇生孩子,没下手。如今他要来烧我家,赶上我媳妇生孩子,也没下手。这简直是天意啊!司大取了五千钱,登门拜访李家,诚恳道歉。李庆四哪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心中怀疑不会是来耍我吧?假装称病不起。

那晚的月亮,明晃晃的,但不圆,少了一个小块,像是被一个粗心人咬了一口便被遗落在餐桌上的烧饼。让村里的大黄狗看得更饥饿,让寂寞的人看到后更加寂寞。寂寞,哪个光棍寡妇不寂寞呢?可命里的事能改吗?活该!

   
司大哪肯答应,把他硬拽到村里酒馆,点了壶酒。两人喝到一半,司大对李庆四说:当年啊,你孙子是子时出生的,那时候我在,拿着火把准备烧你家。幸亏有那孩子,我没动手。昨天我儿子出生,你带着火盆来,也没动手。咱们两个都有仁慈之心,所以未酿成大祸。你想想看,如果当时你我只顾泄愤,不讲怜悯,岂有如今的大好生活?李庆四听了连连称是。于是两个人洒酒起誓,恩怨一笔勾销,甚至还约为姻亲,成了亲家。李家有了司家帮衬,境况也逐渐好转,两家从此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虽然只是元代的一则劝善故事,对现代人的生活,似乎更有指导意义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