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乡试阅卷制度



  对于高考阅卷工作,考生和家长最关注的该是阅卷的认真程度和公平性。在古代,大家肯定也是这么个心情。位于南京夫子庙的“江南贡院”曾是中国科举最大的考试场所,自然也是最大的阅卷中心。那么,古代的人是怎么阅卷的?

古代当考官到底有多难,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清朝的乡试,各省在农历八月举行,初九、十三、十五日连考三场。中式为举人者,便有了永久功名,具备了做官的资格,因而阅卷工作也就极其重要了。道光帝曾下谕指示阅卷工作,称士子握椠怀铅,三年大比,一经屈抑,又须三年考试,试官若于落卷漠不关情,设身处地,于心何忍……

  阅前程序:糊名易书

当今社会有高考,而古代社会也有高考-科举制,古代的“高考”非常的难,因此也才有“十年寒窗苦读”的说法!此外在古代当考官也不容易!首先取得考官的资格就非常的难!在通过地方考试取得童生资格之后,幸运的考生将接连迎来三道大关——乡试、会试、殿试,先后晋升举人、贡士与进士。当你考上进士,你才有机会当考官了。

按惯例,除正副主考外,清朝各省乡试还任用同考官帮助阅卷。同考官也称房官,8-18人不等。如道光十五年花沙纳主考云南乡试,8个房官帮助阅卷;而光绪十九年文廷式任江苏主考官,就有18位房官。

  与现代一样,可以看成是古代“高考”的乡试,在考试结束后最重要的程序也是阅卷。但古代送给阅卷人员的试卷,并不是考生的原卷,而是经过了一系列特殊处理的。

图片 1

考生的试卷以墨笔书写,称墨卷。交卷后,随即弥封编号,由誊录用朱笔抄录为朱卷,校对无误,再送房官阅看。房官批阅选中的试卷,再推荐给主考官,称为荐卷。清光绪年间当过科举监试官的李鸿逵曾在《阅卷》诗中描述过同考官阅卷情形:眼镜不离眉与目,手巾频拭汗兼污,苦事撤堂连下夜,灯光朱字两模糊。可见阅卷还是相当辛苦的。

  那时有一套严格的反作弊规定,在阅卷阶段的要求更为严格。现场监考人员在收卷后,首先将卷子交给弥封官,把考卷上的考生姓名、籍贯等个人信息折叠掩盖起来,用空白纸弥封后,再加盖骑缝章。这个程序叫“糊名”,即把包括考生姓名在内的个人信息隐藏起来。“糊名”之后,还有更重要的“易书”。易书,就是安排专门人员,将弥封后的试卷如实地重抄一遍。为了防止誊录有误,誊录手每天的工作量均有限定。

科举制度逐渐固定下来后,三级考试的考官按规都由皇帝亲自派选。
其中,乡试主考官设一正一副二位,同考官设四位,统称为“内帘官”,皆须由进士出身的官员担任。
会试设一位主考官,称为“总裁”,以及三至五位副考官,皆由进士出身的一品二品大官担任;此外,明中叶以后,还有十八位负责批阅五经试卷的同考官,俗称“十八房”。

正副主考批阅房官的荐卷,以头场为主。阅后结合第二三场的情况,互阅商酌,取定中额。所以,考四书的头场卷子,考生答得好的话,就成功了一大半啦,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第一印象。

  上述整个过程,叫“糊名易书”。其目的当然是防止考生与阅卷人员串通,在试卷上留下记号,或是阅卷人员认出自己熟悉考生的笔迹而作弊。

图片 2

被房官咔嚓掉的试卷,称为落卷。落卷也并非毫无机会了,考官按例也会在落卷中再挑选一番,看有没有合适的卷子再行补录,这叫搜遗。

  工作人员不得携带墨笔入场

最后的最后,如果你有幸来到最终关卡——殿试,就会见到亲自主持考试的大boss皇帝,还有阵容豪华的读卷官队伍,包括大学士、尚书、都御史、通政史、大理寺卿、翰林学士、詹事等。
上面说的都是主要负责主持考试或评改考卷的官员。除此之外,考场内外,还有负责行政工作的提调官、负责监考的监试官以及负责糊名、誊录、监察挟带等各项具体工作的专门人员。

但也有考官往往习于省事,仅阅同考官所荐之卷,余置不问。所以,道光帝才会下谕诰诫:不得仅就荐卷取中,倘各直省正副考官草率从事,一经朕别有访闻,即将该主试严惩不贷。此话对考官来说,分量至重,让考生听着很舒坦。

  为了防止誊录手从中做手脚,对誊录程序有一套严格的规定。本省学宫(指教育机构)的人员要回避,一般担任誊录工作的人员都是临时抽调。如有顶替冒名入场、代人改窜者,查出后将遭从严治罪。

图片 3

李鸿逵还有《搜遗》诗曰:阅文堂上太匆匆,回到房来再用功。点句自嫌微简略,批词犹虑不能公。三年大比人非易,十载寒窗我亦同。自古搜遗多取中,总求心术对苍穹。

  还有一项重要规定,就是誊录手不得携带墨笔入场。誊录试卷时,统一使用朱砂红笔,所用的纸张数、墨水颜色均要一致。现在大家看到有的状元卷子是一片红色笔迹,就是这么回事。考生的原始试卷因用黑墨书写,所以称为“墨卷”;而誊录后的卷子,都是用红笔写的,故称为“朱卷”。

在考场上,监考官们常常神经紧绷,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宋朝起,考试在贡院内进行,贡院内考生之间以墙壁隔开,称为号舍。官吏在号舍间来回巡视,发现考生作弊则即刻清除出场。值得一提的是,明清时期的考场——贡院在建筑设计上十分有特色,以北京贡院为例,二门正中悬“龙门”金字匾,龙门的北面,是一座二层的明远楼。考试期间,监临、监试、巡察等官登楼眺望,居高临下,整个考场尽收眼底,便于防察。
古代“高考”也有“亲信回避”的相关规定。从唐代开始,若是主考官的子弟、亲戚也参加考试,则将另外为其举行“别头试”,别派考官。

据《清史稿》记载,乡试的搜遗还是捞出不少幸运举子的:雍正元年,命大学士王顼龄等同南书房翰林检阅落卷,中二人;雍正二年,中七十七人;乾隆元年,中三十八人。

  誊写完毕,校对无误后,由对读官在试卷上盖章(关防)。对于对读生的文化水平的要求,比誊录手要高出许多,所以这个岗位一般都是抽调成绩较好的秀才(生员)来担任。

图片 4

徐一士《一士类稿》载:道光壬辰,左宗植、宗棠兄弟同应湖南乡试。宗植领解,宗棠卷同考官本摈而不荐,循惯例已无取中希望。正考官徐法绩搜遗,得而大赏之,特中第十八名。左宗棠时年21岁,他一辈子都感怀徐法绩的知遇之恩。此外,文学家吴敏树,与左同榜获隽,亦搜遗所得六人之一。

  每份朱卷上至少有6个签印

在会试中,为了防止徇私舞弊,考官到岗后直至评卷结束,都不得回家,直接赶到贡院居住,断绝与外界一切接触。考官内心一定是寂寞如雪的。

考官对落卷那种复杂的心情,从《落卷》诗中也许能晓一二:撤堂之后正开颜,落卷偏来乱似山。点句匆忙难搁笔,批词痛痒不相关。先防熟友逢人骂,尤虑通儒被我删。拼却出场稀见客,一年半载再回还。卷子真不好批啊!

  古代阅卷程序比今天要繁琐,责任全部落实到具体人,每道程序还有人监督,因此每份朱卷上至少有6个各环节负责人的签印。誊录手、对读生的姓名、籍贯也要留下来,标注在墨卷的末尾,以备查验。

糊名是考官改卷之前的一项重要工作,从宋代开始广泛实行。
考试结束后阅卷前,糊名官将考生试卷中填写履历的部分翻折封盖,用白纸弥封后,再加盖“骑缝章”,避免评卷官看到考生信息。是不是觉得有些熟悉?这不就是“密封线内不准答题”嘛!

清廷还对批卷负责的考官进行奖励。如康熙间,顺天同考官庶吉士郑江以校阅允当,授职检讨。

  到清代时,阅卷工作进一步规范,分为内、外两拨人,即所谓“内帘官”和“外帘官”。

图片 5

而对衡鉴不公,草率将事者,罚不贷。清史上有名的顺治丁酉科场案、咸丰戊午科场案的处分重得令人咋舌。

  不论是内帘官还是外帘官,所有工作人员都住在考试院内。

糊名法实行以后,科场纪律严密了许多。但是,某些考生通过在试卷上做标记、写暗语等方式提醒阅卷者自己的身份,徇私舞弊的现象仍然存在。于是“誊录”应运而生,由誊录官用朱笔抄录原卷一份再供阅卷官评阅,此卷称“朱卷”。而原卷则在与朱卷对读无误之后被封档。

乡试发榜正值桂花飘香时节,又称为桂榜。发榜之日,按中式朱卷红号调取墨卷,当众开封,填写榜名,放榜公布。其时,几家欢喜几家愁,看范进中举就可知。

  阅卷人员大都超负荷工作

习惯了老师红笔画的对勾和叉,你知道科举考试评卷官判定成绩时在试卷上画的是什么吗?其中,○
△ 、|
×分别代表从高至低五个等级,不同科目、不同类型的考题都统一实行此评价方法。

但放榜之后,考官的弦还是紧绷着。

  糊名易书之后,进入真正的阅卷程序。试卷先分送给各阅卷人员进行评阅。试卷分送,是在主考官、同考官的监督之下来抽签分配的,所以阅卷人员也不知道自己改的是哪位考生的卷子。阅卷人员将初阅后中意的卷子,推荐给同考官,这类试卷叫“荐卷”。同考官就是副主考,如果他中意哪份荐卷,会在卷上批一个“取”字。批了“取”字的卷子会被送给主考官,如果主考官也中意,则会在试卷上批一个“中”字。

图片 6

一是要查卷。定例各省乡试揭晓后,依程限解卷至部磨勘,迟延者罪之……字句可疑,文体不正,举人除名。若干卷以上,考官及同考革职或逮问,不及若干卷,夺俸或降调。

  历朝历代的阅卷时间都是有严格规定的,要求在一定时间内阅评完毕。以清代为例,阅卷时间规定是10天。这10天还包括之前弥封、誊录、对读的时间。其间的吃请又会用去不少时间,所以真正的阅卷时间相当紧张,不过三四天而已。因此,那时考官一般一天要评阅二十本试卷,多的三四十本,普通阅卷人员要阅的卷子就更多了,所以大都是超负荷工作。

在殿试中,为保证评卷公正,同一份考卷需要由多名考官共同批阅,称为“转桌”。每位阅卷官看完一份,便在试卷上写下自己的姓氏,同时标上优劣符号,等到把自己分到的试卷阅毕,再评阅别人看过的试卷,逐一轮流传看。如果发现同一份试卷的评价悬殊,就需要另派大臣来查阅,以调查是否存在徇私阅卷。最终成绩则由首席阅卷官综合各人评价给出。

二是要查人。顺治十五年帝以顺天、江南考官俱以贿败,亲覆试两闱举人,是为乡试覆试之始。康熙三十八年,帝以北闱取士不公,命集内廷覆试。

  为了加快阅卷速度,按时完成朝廷规定的工作,阅卷人员也是想尽办法,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手段,就是看“第一印象”,也就是重点看考生的头场卷子。一般情况下,如果考生的头场卷考得好,阅卷时得了“高分”——好评语,基本上榜便有戏了。可如果头场考砸了,即便后两场发挥再好可能也会名落孙山。所以那时的考生都特别看重头场考试答题。

图片 7

发现作弊者,立即废革功名,处分考官。乾隆帝不时令督抚、学政对中式举人进行复试,嘉庆后成为定制。

  允许落榜生查卷

实际上,在其他各级考试中,“互阅”制度也一直不断发展着。直至今日的高考,同一份试卷也会同时由多位评卷人评判,以最大限度保证公平。
评阅考卷完毕,考官们则将依照各级考试的放榜规则对外公布名次,不过,为了供考生查卷,考卷还需要好好保存一段时间。
从入场、到考试、再到评改考卷,程序之繁琐,不禁让人感慨在科举考场当一名考生、甚至一名考官都真不容易。

道光二十三年,定制各省举人,一体至京覆试,非经覆试,不许会试。正如史书所言,清朝科举禁令之密,前所未有也。

  可以说,古代阅卷的主观因素比现代要多,对考生的成绩影响很大,有不少落榜生是被不负责任的阅卷人员误了前程的。因此,有的责任心强的考官会抽查未考中的“落卷”,主考官也有权力调阅副主考官未“取”的荐卷进行复核。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很尊重考生的人性化举措:房官未荐之卷和主考未取的落卷,也须略加批语,试后发给考生。真是中举中得开心,落榜也得落得明白。

  此外,还有一条比较人性化的规定——允许落榜生查卷,这也是监督阅卷人员的一种好办法。如果把优秀的卷子评差了,考生一旦上访,麻烦就大了,责任人是要被朝廷治罪的。

  一般在考试成绩张榜公布后10天内,落榜考生都可以查看自己的试卷。落卷上会有考官的阅卷批语,一看就明白为何未被录取,也算死个明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