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十大文豪 活得却很窝囊



一、屈原[战国]——“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李商隐是晚唐时期最为着名的一位诗人,他“能为古文,不喜偶对”,不但擅长写诗歌,所写的骈文的文学价值也很高。李商隐的古文老师是他的同族叔父,一位上过太学却从未出仕的隐居士人,而他的骈文老师则是唐朝宰相令狐楚。

图片 1

——李商隐

童年和少年时期,李商隐过得并不好,他父亲早逝,过早地担负起养活全家人的重担,甚至以替人抄书来养家糊口。好在,他自幼聪慧,跟着同族的叔父学习古文、书法,16岁时便凭借两篇优秀的古文文章获得了大诗人白居易的赞赏,白居易便将他介绍给时任天平军节度使的令狐楚。

屈原是中国第一个大诗人。小时候念过《新三字经》,里面说屈原的那段话现在还记得:“楚屈原,赋离骚,投汨水,品格高”。他是够窝囊的,被小人上官大夫进了谗言,又被楚怀王流放。最后国破人亡,慷慨赴死,连命都搭上了。

图片 2

令狐楚不但是一位朝廷显要,更是写得一手好的骈文文章的骈文专家,他看过李商隐的文章以后,毫不吝啬的赞美了他,听说了李商隐的艰难处境以后,还主动提出愿意给李商隐提供工作,并传授李商隐骈文写作的方法。

他窝囊的理由嘛,一是感觉他有点自恋,你看《离骚》里写的:“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翻译成白话就是“我的血统真高贵呀,我的生日真吉祥!我的外表帅呆了,我的名字也真棒!我不仅很内秀啊,而且还很有特长!”你说他自恋不自恋。不错,屈原是宁折不弯,但宁折不弯的背后恐怕还有点心高气傲,视同僚如草芥,所以他的郁闷有点自找。还有就是他毕竟跟楚王沾亲,出身高贵,前半辈子基本上没吃过什么苦,又位高爵显,当过楚国的副总理,活跃在战国末期的政治舞台上。他被楚怀王信任过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说他在有生之年也算部分实现了人生理想的。

1,耀眼新星

此时的李商隐刚搬到洛阳,正需要一个融入当地文人圈子的机会,令狐楚抛来的“橄榄枝”一下子就解决了他所有的难题,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此后,李商隐成了令狐楚的幕僚兼“徒弟”,令狐楚还鼓励李商隐与自己的儿子令狐绹交游。

二、司马迁[西汉]——“哀莫痛于伤心,诟莫大于宫刑”

李商隐是晚唐诗坛耀眼的明星之一,也是少有的能将近体诗、古体诗、四六骈文等体裁全都写到一流的天才。他的诗婉约朦胧,有的连题目都没有,却因此更耐人寻味,古往今来可谓圈粉无数。

图片 3
在令狐楚的指点下,李商隐得知如今最流行的就是骈文,在科举中骈文也更受考官的欢迎,他的骈文进步飞快。但是,他参加科举接连失利,令狐绹都中了进士,他却一直没考上。唐朝科举就是这样,有身份有背景的考生往往能优先录取。最后,还是令狐父子对考官施加了影响,李商隐才顺利考中进士。

图片 4

公元829年,文坛领袖韩愈已经离世,白居易、刘禹锡、元稹也已至暮年。这一年,一颗文坛新星正冉冉升起。这颗新星,就是李商隐。

可是,就在李商隐考上进士以后,令狐楚却病危了。临终前,令狐楚专门见了李商隐一面,把撰写遗表的重任交给了他。这不是普通的“遗书”,而是令狐楚的“政治遗言”,是要呈给皇帝过目的,令狐楚把这件事交给李商隐而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足见他对李商隐的器重和信任了!

司马迁继承父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太史令虽然官位不高,但对他来说足够了。他的遭遇是人尽皆知的。当时飞将军李广有个孙子——李陵,跟匈奴打仗,寡不敌众,迫不得已投降。汉武帝要诛他九族,实在太过分。司马迁于心不忍,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多了一句嘴,便飞来横祸,被施宫刑。这当然是奇耻大辱,何止窝囊。这还不算,武帝还特意给他安置了一个官职——中书令。这个官在汉代一般都是由宦官充当,像是故意羞辱司马迁。

李商隐与骆宾王、王勃、李白、白居易等人情况类似,都属于天才儿童。两岁起,李商隐就在父亲李嗣身边接受启蒙教育,他天姿聪颖,很少让父亲费心。

令狐楚是李商隐的恩师,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绹又和李商隐成为好友,令狐一家对李商隐照顾有加,恩情深重,但是李商隐却“背叛”了他们。

司马迁的窝囊是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窝囊,但是他到最后应该不怎么窝囊了,因为他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理想已经实现。他不就是为了《史记》而降生的么?别人是壮志未酬,司马迁是壮志已酬,从这一点看,他是幸运的,没什么可遗憾了。整个中国文学史上,用一生的精力呕心沥血地只写一本书的,只有司马迁和曹雪芹。他俩都把作品看得比命还重要,所以世罕其匹。请问中国还有谁的古文写得比司马迁好么?那些唐宋八大家、什么桐城派古文,跟司马迁《史记》、《报任安书》一比,都渺小了。《史记》文气连贯,感情喷薄,那些文章都不是“做”出来的,句句都是从肝肺里流出来的。

2,苦难少年

令狐楚是朝廷“牛李党争”中的牛党,李商隐却在令狐楚死后接受了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聘请,还娶了王茂元的女儿王晏媄,而王茂元被认为是“李党”。在令狐绹看来,李商隐此举就是背信弃义,所以他从那时开始,就和李商隐断交了。在政治上,他凭借自己的身份地位和人脉故意排挤李商隐,使李商隐始终接触不到核心政权,把他派去担任一些无权的官职。

三、阮籍[西晋]——“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李商隐10岁时,其父李嗣不幸在浙江任上去世,整个家庭一下从小康生活陷入贫困,李商隐与母亲、弟妹们只得回到家乡。

牛李党争的前期是李党一派更强一点,后期则是牛党称霸,而李商隐因母丧而错过了李党的强盛期,等他再次出仕已经是李党失势的那一阶段了。

图片 5

展开剩余86%

李商隐过得不如意,转身就希望混得好的故友令狐绹能帮帮自己。有一次,他去拜访令狐绹,令狐绹刚好不在家,于是他就在令狐家的墙壁上题了一首诗“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十年泉下无消息,九日樽前有所思。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蓠。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他在非常委婉的讽刺令狐绹不念旧情。令狐绹回家以后,就看到这首诗,有人说他看了很生气,也有人说他看了既惭愧又惆怅,总之,最后令狐绹命人将这间房间锁了起来,终生不开。

说到窝囊的人,自然少不了阮籍。他醉饮终日,穷途痛哭,种种的不拘礼法、放浪形骸,都可看做他内心苦闷的外化。

作为家中长子,李商隐必须肩负起家庭重任,他靠给富贵人家抄书、舂米赚钱补贴家用。这样的贫苦经历对他的性格和观念影响深远。与常人相比,李商隐更渴望尽快做官,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阮籍有家学,父是建安七子之一,己为竹林七贤之首。他相貌瑰伟,风度不俗,是魏晋时期有名的美男。司马氏早准备了官职虚位以待,巴不得笼络了他来给朝廷撑撑门面,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去朝廷报到。可这些也不能给他带来丝毫的慰藉,他不仅郁闷,而且简直是焦灼和痛苦。他会在夜阑更深叹息沉吟,会到深山里长啸抒怀。

图片 6

阮籍之所以活得这样烦恼,一是环境的险恶令他壮志难酬。他有强烈的入世之心,要是没建功立业的念头,他怎会登高四顾,喟然长叹“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但在司马氏高压统治下,机关四伏,暗礁遍布,天下名士,少有全者。阮籍还指望着能寿终正寝,不乐意在官场倾轧中引颈就戮,只好远离是非,居家避祸,诵读老庄,明哲保身了。但他名气实在太大,总有司马昭的人来骚扰,于是他时不时还要装疯卖傻来掩人耳目。孔子曾经曰过:“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阮籍算是彻底实践了一把。二是对人生形而上的思考令他痛苦不已。环境再恶劣,总有人过得悠然陶然。好比刘禅自缚请降,寄人篱下,依然是“此间乐,不思蜀”。阮籍做不到那么没心没肺,他是中国第一个有悲剧意识的大诗人。他喜欢像个哲学家那样思考人生的意义——魏晋时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了——可他又每每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有一点他十分肯定:人生短促,死亡每时每刻都在迫近。那些如花美眷、高名厚利,一切的一切都转瞬即逝,意义何在?他传世的五言祖诗,主旨是遥渺的、感情是低沉的、背景是枯寂的,人生是阴冷的。

3,贵人相助

四、李商隐[唐朝]——“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16岁时,李商隐在洛阳游历,有幸登门拜访了兵部尚书兼东都留守令狐楚。令狐楚有心提携李商隐,而他的儿子令狐绹也有意与李商隐深交。很快,令孤楚就让李商隐来府上担任幕僚,还热心介绍他结识白居易、刘禹锡等人,更关键的是,李商隐前后四次参加科举,都是令狐楚资助的。

图片 7

公元836年,李商隐第五次参加科举考试,此时的令狐楚早已位居要职。朝廷放榜时,李商隐的名字赫然在列,他终于考中进士,可以步入仕途了。对于自己的伯乐兼恩师,李商隐一直心存感激。他曾在《谢书》一诗中写道:“微意何曾有一毫,空携笔砚奉龙韬。自蒙半夜传衣后,不羡王祥得佩刀”。可惜,还没来得及报答,令狐楚就病逝了。

李商隐在45岁那一年死去。对于政坛来说,他的早逝无足轻重,但对于中国文学史来说,却意味着一颗巨星陨落。李商隐的悲剧并不在于他的天才薄命,而在于他那终其一生都进退维谷、左右为难的人生困境。

临终前,令狐楚嫌儿子令孤绹的文采不足,特意让李商隐给自己起草遗表,还让他奉丧回长安告知朝廷,足见令狐楚完全是把李商隐当亲儿子看。人生得遇伯乐,夫复何求?

李商隐死在唐代倒数第五个皇帝宣宗时期。唐宣宗是个明主,人称“小太宗”。在他的治理下,这个曾经煊赫万分的大唐帝国似乎有了中兴的迹象,但事实证明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经受安史之乱、宦官专权、牛李党争的唐朝再也没能重现贞观、开元盛世。但是在诗歌领域,李商隐的出现,却掀起了唐诗的第三座高峰,足以跟盛唐、中唐鼎足而三,在这个诗的朝代即将退去的时刻,留下了一抹耀眼的余辉。

4,新婚燕尔

李商隐少年时期师事朝廷重臣令狐楚,并和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綯有着近似同窗手足般的友谊。李商隐才情纵横,少年得志。虽说他也有过考进士而名落孙山的经历,但在令狐氏的举荐下,他在25岁的年纪如愿金榜题名。

进士及第不久,李商隐遇到了自己人生中另一个最重要的人,那便是他未来的妻子——王晏媄。当时,泾源节度使王茂元请新科进士们吃饭,或许也有挑选东床快婿之意。那年李商隐25岁,风华正茂,英姿勃发,而王茂元的小女王晏媄也正出落得亭亭玉立。两人初见便互生情愫。王茂元对李商隐也是十分欣赏,于是在公元838年,他便把自己的爱女嫁给了李商隐。

他原本是如此春风得意的,但当他和王绮琴情定终身后,一切都改变了。王绮琴的父亲、也就是李商隐的岳父,是李党的干将。而李商隐的恩人、兄弟令狐父子是牛党的重臣。他的这场婚姻使得自己今后的政治前途顿时暗淡,李党视他为牛党卧底,牛党认定他忘恩负义。

然而,这桩看似美满的婚事,却为李商隐的仕途亮起了红灯。

李商隐是重情之人,怎能忘恩负义呢?他曾经给做了宰相的令狐綯写诗表明心迹,但无济于事。他更不会因为受到妻子的拖累而后悔,看看他写给妻子情诗吧:“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在绮琴死后,他到死也没有再娶,这一点,跟一边写悼亡诗词给妻子、一边坐拥红袖,醉入花丛的苏轼相比,实在是真切得多。

图片 8

李商隐在牛李两党都有广泛的人脉,一方有他的恩公、兄弟;一方是他的岳父、爱妻。他对两方都抱有极其真挚的情感,但两党的势力却都要对他进行打压、弹劾。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悲哀。如果他能拿出无毒不丈夫的气概,挥刀斩断和其中一方的关联:要么令狐氏恩断义绝,要么跟妻子分道扬镳,都可以让他摆脱这种困境,从而平步青云,但是他做不到……

新婚之后,李商隐满怀信心地参加朝廷的选官考试,且自认为发挥极佳,主考官也对其答卷赞赏不已,可意外发生了,有高官以一句“此人不堪”,便大笔一挥把他的名字划掉了。

五、杜甫[唐朝]——“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无辜落榜的李商隐十分愤怒,写下了那首自剖心志的名诗《安定城楼》。然而,诗虽然写得解气,现实却丝毫未能改变。那么,李商隐究竟得罪了谁?

图片 9

5,无题一生

杜甫不是个讨年轻人喜欢的诗人。因为他总是愁眉苦脸,满腹苦水,不像李白那样朝气蓬勃的。他每吃一口饭,就会思圣君,想皇上现在饿不饿啊?看见个茅草屋,就要哀黎元,想什么时候百姓才能住上豪华别墅高高兴兴的呢?杜甫这辈子就相当悲。他的祖父杜审言做过宰相,但到他这代一点光都没沾上,很郁闷。杜甫想不靠裙带关系也罢,他才高八斗,有恃无恐。据说杜甫在诗里回忆,说他年轻时候在公众面前提笔作文的时候,人们把他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要争相拜读,场面之宏大简直不亚于李白让高力士给他脱靴磨墨。但结果怎样?一代诗圣竟连个进士都没考上,只有靠着做四川省长的朋友的荫蔽才勉强安顿下来。杜甫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境况不佳,他没钱买酒还欠了许多债;他没钱盖瓦房只能住草屋,他的小儿子也饿死了。杜甫哭了,诗里写得明明白白“少陵野老吞声哭”,确实伤心,确实窝囊。

其实从结亲那一天起,李商隐便被卷进了一场空前的派系斗争——牛李党争。

六、陈子昂[唐代]——“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李商隐的恩人令狐楚一家,属于“牛党”一派,而岳父王茂元却是不折不扣的“李党”骨干。“牛党”对李商隐有栽培之恩,他却做了“李党”的女婿,整个“牛党”派系都对他展开打击报复,从仕途到生活,处处予以刁难。李商隐便在悲痛之中留下一首追思恩师的诗:“十年泉下无人问,九日樽前有所思。”令狐绹看到诗句后,不禁想起父亲生前与李商隐的情谊,于是动了恻隐之心,补授他为太学博士。可这一系列举动在“李党”看来,就是典型的“脚踏两只船”,于是也开始谴责和排挤他。

图片 10

图片 11

陈子昂的事迹没有前几位伟大,名声也没有前几位崇高,但他人生的郁闷程度一点也不比前几位逊色。

自此之后,李商隐一直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中艰难生存,辗转于各地幕府中漂泊谋生,几乎从没进入过核心政治圈。李商隐的一生,无题,亦无解。他被误解和排挤,却不曾有一句辩白;他被牵绊和连累,却不曾有一句悔恨。你搞不懂他是无知还是无畏;是糊涂还是心大。只知他写尽无题诗,最是有情人。

关于陈子昂为什么这么窝囊,乍看起来没什么理由。首先他家境好,万贯家财,其次科举顺,进士及第。按说不该哀叹人生困顿、怀才不遇了。而且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大唐王朝将近鼎盛时期,四夷臣服,也不用像后来陆游那样为了重整江山殚精竭虑。但他还是高兴不起来,这只能解释为个人气质使然了。陈子昂始终对现实不满,而能改变现实的人,他相信首选是自己,但是他这匹千里马、这块大金子没能受到应有的尊重,他直言诤谏,每忤权贵:给武则天献计献策,但不被重用,还跟朝廷显贵、武则天的亲戚结下了梁子。最后两度入狱、迫害致死。一句话,性格决定命运。

6,现代学者叶嘉莹重读李商隐

陈子昂有一首《登幽州台歌》,千古绝唱。人都说“行远必自迩,登高必自卑”,但陈子昂登高,他感受到的却是难言的苦闷和孤独。那是庸碌的芸芸众生永难体味的自视甚高者的独白。

晚唐诗人李商隐的一生简直是个谜,因为流传下来关于他个人经历的书籍或史料很少,我们只能通过他的诗来解读当时的社会和在他生命中发生的事件。而他的诗更是个谜,因为相比其他诗人,比如杜甫的开题明义,从标题就能看出一个事件,一段历史,而李义山呢?他写了很多无题诗,令后世的学者无法真正解读,而这也成了李义山的标志性特征。千百余年来,解释或翻译义山的诗者纷纭,而贴近义山诗意者寥寥。至当代叶嘉莹先生,才终于得以全面读懂。叶嘉莹解释义山的诗,鞭辟入里,相知惺惜。以西方文艺理论为钥匙,开启义山诗意之堂奥,释诗与诗质对接,释诗与诗境榫卯,自成一家,《美玉生烟——叶嘉莹谈李商隐》此书是她对李义山的全部心血解读,很值得我们诗歌爱好者拿来精读,细品。

七、陆游[南宋]——“壮志病来消欲尽,出门搔首怆平生”

叶嘉莹利用文本学、心理学、社会学、乃至历史学、哲学、艺术史等现代前沿理论,为我们全面而精确的分析了李商隐的诗歌和其遭遇的社会背景,心灵困境。通过对李商隐的解读,叶嘉莹更活成了人们心中的时代新诗。九十载光阴弹指过,未应磨染是初心。诗词养性,先生风骨为明证。
她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位“穿裙子的士”,堪称中国古典诗词的灵魂摆渡人。

图片 12

图片 13

我们知道陆游这个人,基本都是从小学语文课本里的那首《示儿》开始,从此陆游便在我们脑海里留下了一副挥之不去的爱国印象。这是怎样的一副图景,一个86岁的老人,在咽气之前,还颤颤巍巍吟诗一首,嘱咐他儿子,等宋朝把东京汴梁打回来那天,烧香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告诉他。可惜南宋不争气,连陆游儿子的儿子也没能等到这一天。

从李商隐的诗中,她总结了三点,即诗的三纲:

陆游的遗愿没能实现,是够郁闷的。不过他一生所经历的郁闷还远不止此。譬如陆游年轻的时候考上过状元,但不幸跟权臣秦桧的孙子同榜,结果复试的时候状元就被黑掉了,煮熟的鸭子飞了;他做过官,但两次都被弹劾回家;他更乐意披坚执锐,纵横沙场,连做梦都是楼船夜雪、铁马冰河,但朝廷才懒得搭理他。陆游只好回村一边务农,一边做诗,成了老清客。壮志难酬,终老林泉,真是无奈之举,窝囊一辈子。

一曰身历,即作者的身世、阅历。社会是一本大书,作者的人生过程对其诗歌创作影响巨大。凡大诗人,其身历必定跌宕起伏,大有故事。

不过陆游好歹属于士大夫阶层,衣食无忧,生活条件相当不错。只是因为饱受儒家匡世救民的思想熏陶、出于南宋汉族士子的社会责任感,把自己折磨得抑郁寡欢到临终,窝囊和杜甫有一比,也够不容易的。

一曰表达,即诗的语言。以词连句,而为诗言,需要御词的本领。此为先天者成十之七八,后天苦学但得二三,故诗人有其天赋異稟。

八、徐渭[明朝]——“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

一曰文本,即诗歌本体。写诗读诗,其落脚点皆在原诗。诗之内涵与境界悉出自诗之语言。

图片 14

三者融合,睹无罅隙,方为诗歌之上品。

徐渭就是徐文长,他是明朝最伟大的文学家。如果徐文长活在今天,那么他的书法无人可比,他的绘画无人可比,他的诗歌无人可比,他的戏剧无人可比,他的散文更是无人可比……在王维和苏轼之后,这样的全能型选手实属不世之才。

在叶老那里,李商隐的诗已达上面的三纲之化境,是一般的诗人远远无法比拟的。叶嘉莹称李商隐为唐代的大诗人,能让叶老有此赞誉的,在中国诗歌史上,恐怕唯有李义山了。

徐渭活了73岁,在古人里寿数不短,享年和白居易一样。但两人的际遇真可谓天壤之别。白居易能在“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地方考取功名,鲤鱼跳龙门,虽然被曾被贬过青州司马,但总的来说还是官越做越大,声动帝京,名播海外。徐渭却没这个命,一方面他才名早扬,身手不凡,6岁攻诗书,9岁作文章,有神童美誉;另一方面却蹭蹬科场,屡试不第。从二十出头锋芒毕露,到四十不惑,屡战屡败,无出头之日。科举对人性的扭曲不言而喻,无需多说,为求生计,他这样一个狂傲自负,嫉恶如仇的人只好给官吏做入幕之宾,难免写些官样文章。这种知行的歧出酿造了他人生的悲剧。他开始精神疯癫,先后自杀九次,用利斧击破头颅,以利锥刺破双耳,均未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说窝囊到什么程度了。又发狂杀害妻子,锒铛入狱七年。这是不是跟现代诗人顾城差不多?晚景凄凉,卖字画为生,孑然一身,抑郁而终。死时仅有一只狗伴其身旁,床上连完好的席子都没有,窝囊到家了。

徐渭毕生潦倒、愤懑、孤独,死难瞑目。身后却声名鹊起,煊赫万分。八大山人、扬州八怪、郑板桥、齐白石诸人都献心香一瓣,恨不能与之生逢同世,唯其马首是瞻。明朝著名文学家袁宏道为之作传,说他“胸中有一股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堪称痛彻骨髓、入木三分。

九、汪中[清朝]——“自是浮生易漂泊,不因霜露怨蹉跎”

图片 15

汪中是清朝的大才子。他才高学富,天资卓绝。是早熟的天才、士子的骄傲。但他命却很苦:幼年丧父,家境贫寒。他壮年的时候,又为了谋生四处奔波:经商、游幕,颠沛流离。到了晚年又一身的疾病,享寿不长。终其一生,没过几天舒坦日子。

汪中学问之大,大到可以检校《四库全书》,这跟戴震、纪晓岚有一拼了。他令科举考官震惊,觉得这考生简直能做自己的老师了。但汪中不仅没能中进士,甚至也没能中个举人。汪中的文章写得漂亮,尤其是骈文,漂亮到什么程度,清朝名儒杭世骏以为“惊心动魄,一字千金”,郑虎文、朱筠等名儒称汪为奇才,被誉为“天地间有数之奇文”。

就是这样一个骈文妙手,学术巨匠,却始终没有受到公平对待。但是他的诗却温存得令人诧异,他的诗里没有怨言,他根本不像屈原那样痛斥昏君、奸党、他至多流露出一点淡淡的哀伤,在压抑人性的社会里,他已经窝囊到懒得申辩了。

十、黄景仁[清朝]——“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

图片 16

黄景仁字仲则,一般都叫他黄仲则。黄仲则和前面说的汪中是好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汪中是个大才子,黄仲则也是个大才子。汪中一辈子过得心酸,黄仲则这辈子过得更心酸。汪中只活了49岁,黄仲则只活了35岁……黄仲则精通书画,工于诗文。才高一世,遍学古今。但他跟汪中一样,也是屡试不第,四处碰壁,时乖命蹇,落拓平生。

怎么评价黄仲则呢?可以打个比方。如果清朝词人只选一个,那么这个人只能是纳兰性德;如果清朝诗人只选一个,那么这个人只能是黄仲则。清朝有许多大诗人、大词人,但他们的创作完全比不上这两个人用情之深。许多女生都喜欢纳兰性德,因为其词情真,其词凄美。我要说纳兰词有多让人意乱情迷,黄仲则的诗就有多让人神魂颠倒。这两人很相似。虽然他们地位迥异,一个是满族贵胄,一个是布衣诗人,但却都是极其深情的人,这种人一般不会享年太久,纳兰别看是官二代,但也只活了30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