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古典文学 《浮生六记》与《游居柿录》

《浮生六记》与《游居柿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古人云:“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

豆瓣评分:9.0

如果要说所有那些我看过的书、文章中最喜欢的,那应该非归有光先生的《项脊轩志》莫属了。高中时的语文课文中读到,便觉得深深喜欢。它写小阁子的景致,写听声辨人、分家的一些小细节,写祖母、母亲的一些小事。短短的一篇文章,却让人很动情。文最后一句,“庭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今已亭亭如盖矣。”读之令人欲泣,是公认的脍炙人口的名句。

闲人读闲书,可以说是地上神仙,享尽人间清福。

有人称《浮生六记》为“小《红楼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话说得没有毛病。

我很佩服那么短一篇文章,文字也很质朴,写的内容也是生活小事,却能让无数人感动唏嘘。同时的还有一篇姚鼐的《登泰山记》中有一句“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徕如画,而半山居雾若带然。”那样生动的描述,总让我想起,冬日下过雪后的黄昏,山坡上覆满积雪,小城镇安静祥和的样子。

闲中觅伴书为上,身外无求睡最安,是非荣辱不到处,卷书一榻清昼眠。

《红楼梦》是很多人心中的最爱,因为这是一部值得用整个人生和生命去反复阅读的书,它是经典中的经典,小说中的珠穆朗玛,足以卓尔不群,傲视群伦。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小说,甚至世界上的小说,能够超越它的几乎没有。

相反的,《浮生六记》却不是那么有名,甚至有的人读书多年还不知道这本书的存在。

因为《项脊轩志》和《登泰山记》,所以对明清散文很有兴趣。后来去读那些明清散文的书,无论是归有光的《震川先生集》或是李渔小品文《闲情偶寄》等集子。收录的大多数是为别人写的序、墓碑记、朋友间往来的书信等,真正写景写情的散文很少。最近偶然读到沈复的《浮生六记》和袁中道的《游居柿录》,才又找到了当初读明清散文的快乐。

古人早已看透人生大道,将清心涵养看作是对自己生命的最大成全。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这本书很有可能会被埋藏于尘世间的某个角落里,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浮生六记》分六卷,其中《闺房记乐》讲述沈复与妻子陈芸伉俪情深,情投意合的回忆,《闲情记趣》写在生活中,养花、选石、画画的一些乐趣,《坎坷记愁》写妻子不为父母喜欢、功业不如意、人生坎坷的经历,《浪游记快》写游山玩水,入深林访古寺的游记。
《中山记历》《养生记道》,疑为伪作,文亦大不如前。

古人认为,闲暇的时候,读一些闲书,才能真正得到读书的乐趣;读书没有功利目的和一定的法则,则更能得到涵养精神的功夫。

而我辈,则不会读到这么好的书了。正所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游居柿录》是袁中道的日记,大多记录旅途游历,文字略不如《浮生六记》,但因多是旅游游记,写景写的很好,也颇有意趣。

有人说,“闲书无用”,这是不对的。

《红楼梦》是宏大宽博的长篇鸿著,《浮生六记》则是玲珑剔透的短篇记事,
短得只有《红楼梦》的百分之一。然则为什么称它为“小《红楼梦》”呢?

有人点评明清散文的特点为,“雅洁”,我觉得概括的很恰当。《浮生六记》和《游居柿录》文字质朴,并不华美却很优美流畅,文字多用四字成句,如月白风清、风日晴丽、松阴满径、江水微波,简洁的语言却能营造出当时的环境和情绪。

一部闲书,满目闲情,然而字里行间,却流淌着对生命魅力的无限写照,以及对生息造化的深沉思考。

有人因了它的文字描写非常传神,所以称之为“小《红楼梦》”。对于这一点,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还是留待读者自己去评议吧。

书里的情感也很克制,却让人感慨唏嘘。《浮生六记》里沈复在经历亡妻之痛、人生坎坷之后,感慨道“奉劝世间夫妻,切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与“今已亭亭如盖矣”异曲同工。

闲书虽然只记录日常生活的点滴,却足以生成荡涤性灵的巨大力量。看似“无用”,实则“大用”!

反正每次读完这两书,我都会同样地掩卷长叹,惆怅良久!

写的内容也都是平常的真实生活。不得意的文人,情深的夫妻,两三知己的好友,寄情于读书写字作画,闲时便游山玩水,邀朋访友,宴饮作诗,用心经营生活的乐趣。在这些明清散文中没有文人刻意的豪迈奔放、没有慷慨悲歌,也没有太多的家国情怀,关注的都是身边真实的生活。

有人说,看书店里图书摆放的顺序,就能反映出一个社会的面貌。如今这个时代的名片上,映衬着的正是一张张“成功学”之类书籍的封面,仿佛只有这种“有用之书”,才能让人们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获得存在感。

此书写于清代1808年,作者是沈复。

这样的生活,如《浮生六记》里说的“布衣饭菜,可乐终生,不必作远游计。”或是《游居柿录》里“静居数月,忽思出游”,都觉得是一种恬淡自然的生活,都可以作为一种简单雅致的方式度过一生。

对比古人,今天的大多数人,未弄清自己所求,却始终活在他人的价值观里,结果必然是遗憾终身!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浮生六记》不是小说,而是自传体散文,但一直以来,我都是把它当作小说来读的。

图片 4

当年,沈复在历尽艰险、九死一生的海上旅途中,体验了生与死,回忆起自己过往的人生,不禁产生了“浮生若梦”的感慨,于是挥笔写就《浮生六记》。

1.《闲情偶寄》

沈复以简单而又生动的笔调,描述了他与爱妻的爱情故事、人生变故、闲情逸趣等,许多学者都曾给予非常高的评价。

作者是清代李渔。

2011年,我偶然在书店里翻书时看见,以前从未听说过此书。当时看到“浮生”二字时,以为又是一本风花雪月、无病呻吟的书,耐着性子一读,从此就再也停不下来了,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脑中念念不忘的是书的开篇——东坡云:事如春梦了无痕……

经常性翻阅,无数次叹息,爱极了它。

有一句歌词可以形容: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据说李渔出生时,母亲肚痛三天三夜不能分娩。有一道人路过,说这孩子是星宿降地,李家地盘太轻,载不动,建议把产妇移到祠堂后,李渔才呱呱坠地。

实际上,《浮生六记》能够流传下来堪称传奇:该文写完之后并未刊刻出版,手稿不传于世。如果不发生意外,此书就将永远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正因为道人说他是神仙下凡,所以取名李仙侣,字谪凡,李渔是他中年后自己改的名字。

但世事难料,半个世纪后的1877年,有人偶然在书摊上发现《浮生六记》的残稿,并慧眼识珠促其出版,出版后风行一时,受到众多的欢迎和追捧,时至今日,依然拥有无数的粉丝。

纵观李渔生平,其仕途、人格、行事、文章,确实都无不具有仙人般的出世风范。

此书虽名《浮生六记》,但传世的其实只有四卷,即《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和《浪游记快》,后有好事者写就伪作两卷,但一读之下高下立判,如同《红楼梦》的后40回一般。

因为早年科举考试不顺利,他毅然走“人间大隐”之路,去杭州卖文为生,写了大量戏剧,也曾经去南京生活。

《闲情记趣》:记叙的是沈复儿时的一些趣事,生活中的爱好,以及与朋友相处的点滴。

他组建家庭戏班,到处演出,结交达官贵人,改定《金瓶梅》,编《芥子园画谱》,从事文化产业,活得挺滋润。

对了,我们在初中语文课本上学过的一篇文章《童趣》,就是节选自《浮生六记》中的卷二《闲情记趣》: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

李渔倡导休闲文化,是研究生活乐趣的大师,有一副对联最能表现他的生活态度,“有月即登台,无论春秋冬夏;是风皆入座,不分南北西东”。

怎么样,勾起美(ku)好(se)回忆了吧?

“星宿下凡”的李渔,像个半仙,热爱人间又把人间看得清透玲珑,人世在他心中如月如花又如梦如幻。

虽然写的多是琐碎的生活细节,但沈复却能化腐朽为神奇,将一个个寻常的生活片断渲染得极富诗情画意。

《闲情偶寄》写词曲、写音律、写居室、写服饰、写花草、写养生,无不是笔尽其物,物尽其灵。

《闺房记乐》:类似于现代人的蜜月日记,是沈复最甜蜜的爱情回忆。文章描写了沈复与陈芸夫妻二人婚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婚后伉俪情深,举案齐眉,论古谈今,品月赏花,真个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闲情是古人刻意的追求,并非无事可做,也不是对事不负责,而是不受制于外物的淡泊明志。

她会持家,精刺绣,擅烹饪,寻常“瓜蔬鱼虾,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房间收拾得纤尘不染且有雅意。

闲情难得,所以只能是“偶寄”,偶尔有所寄托。这种闲情是无价的。

她恪守妇职,孝敬父母,善待丈夫的兄弟和朋友。

《闲情偶寄》,被林语堂称为“中国人生活艺术的袖珍指南”。

她对一切美的事物都有着与生俱来的亲近感:爱看山水,爱游园林,爱花草,爱书画。闲暇时,她与沈复吟咏诗歌,点评文章。

图片 5

她非常有生活情趣,如在一丛盆景上放上昆虫的标本;用木头制成可以移动的活屏风;设计梅花形的食盒;助沈复小酌时的酒兴等。

2.《阅微草堂笔记》

她也聪明得令人吃惊:她没有正式念过书,却靠自学达到吟诗作文的程度,她有极高的艺术领悟力,酷爱读李白的诗和司马相如的赋。

作者是清代纪昀。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志趣高雅脱俗,是沈复精神上的同道和知音。他们二人最喜欢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寻找属于自己的乐趣。

纪昀,字晓岚,就是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那个“纪大烟袋”。

能娶到陈芸这样的女子,实是人生莫大的福分,难怪沈复会发出“老天待我至为厚矣”的感慨。

古人读书有“三上”:马上、枕上、厕上,而这《阅微草堂笔记》可以作为上厕所、蹲马桶时候的最佳读物。


《闺房记乐》时,说句真心话,真想拥有这样一位人妻,陪我读书,陪我游玩,陪我解闷,知我心,达我意,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这本书虽然是大书,却是由一个个独立的故事编成的,古人笔记体裁的书都这样,文字精短,两三百字成就一个神怪鬼异的故事,没有赘言没有多语。

林语堂非常喜欢这部作品,对陈芸的赞美更是无以复加,称“陈芸是中国文学及中国历史上(因为确有其人)一个最可爱的女人”,“你想谁不愿意和她夫妇,背着翁姑,偷往太湖,看她观玩洋洋万顷的湖水,而叹天地之宽,或者同她在万年桥去赏月?而且假使她生在英国,谁不愿意陪她去参观伦敦博物院,看她狂喜坠泪玩摩中世纪的彩金钞本?”

纪昀把自个儿当成收录员,街头巷尾地收,鬼也收魂也收,少不得狐狸树仙,一并进入《阅微草堂笔记》。

并将《浮生六记》翻译成英文介绍到美国,使其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传播。

上厕所的时候,随翻一页,随看一行,从哪里起都是一个崭新的故事,省了书签,也省了时间。

林语堂说,他的理想女人就是这位芸娘,他爱她能与沈复促膝畅谈书画,爱她的憨性,爱她的爱美。她乃是人间最理想的女人,能以此女为妻,真是三生有幸呢。

这样说并没有对纪昀的这本书不敬的意思,这本书与《聊斋志异》并称“双璧”,虽然也讲鬼狐故事,却不是无聊,对于民生之疾苦,吏治之黑暗,社会之时弊,世态之炎凉,人性之卑微,有很多针砭,并且文笔幽默风趣。

也许,陈芸是每个中国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良伴眷侣吧?

有人觉得稗官野史,小说之类的东西与“道”无缘,无非是让人消磨时间,博人一笑而已,其实,浅显易懂的东西,其蕴含的道理也可以很深刻,对人有更大益处。

《坎坷记愁》: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如果只有《闺房记乐》该多好啊!却又有了《坎坷记愁》。

现代的人,趋于浮躁,不读书,不明理,纸醉金迷,心灵没有慰藉,信仰缺失,于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读一读这一本书,可以更好地理解人心和社会。

《坎坷记愁》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凄惨。

图片 6

《坎坷记愁》是《浮生六记》中情感最为悲戚的一篇,全文读来哀婉凄惨,文中虽然没有一个“愁”字,但文字所及却催人泪下,令人不忍卒读。

3.《随园食单》

只羡鸳鸯不羡仙,如此幸福美满的神仙伴侣,竟无善终,令人唏嘘!

作者是清代袁枚。

这使我想起平生最喜欢的词——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年轻时不太懂,此后体会渐深,读后欲罢不能。中国的唐诗宋词无法被超越。

袁枚做过官,四十岁时效法陶渊明,辞官隐居于南京随园,随后的四十多年里,“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吟诗作赋,醉心风月,著作等身,弟子众多,女弟子尤其多。

二文有异曲同工之妙,皆令人潸然泪下。

他曾作一副对联说,“不作高官,非无福命只缘懒;难成仙佛,爱读诗书又恋花”,意思是说他不愿做官只是因为懒惰,成不了仙佛是因为贪恋人间闲人之福。

陈芸死后,沈复心灰意冷地感叹:“恩爱夫妻不到头”,劝人莫要如此恩爱,令人扼腕嗟叹。

吃,是一种享受;会吃,却是一门学问。并非所有人都能把到嘴的美味佳肴,说出子午卯酉,讲得头头是道。而提起笔来写吃,写得令人读起来津津有味、口舌生香,那才是作为一个美食家的最高境界。

《坎坷记愁》与《闺房记乐》,此二篇一喜一悲,强烈的对比,使人产生感情共鸣,令人有一种从天堂到地狱般的感觉,从而产生巨大的艺术感染力。

《随园食单》就是这样一位懂吃、会吃、又能写吃的高手的经验结晶。

《浪游记快》:写的是沈复“浪漫的生涯”(俞平伯语),这一篇历来很少得到读者的喜爱,原因何在呢?你读过就知道了。

今人写吃,容易,但写来写去,舔嘴巴舌,馋涎欲滴,终究属于一斑半点的心得、一鳞半爪的体验,充其量,只能当作食典中的一个词条而已。

精彩句子:

而袁枚的这本小书,简直就是一部缩微版的中国饮食百科全书,将一千年来长江流域一带中国人的吃,囊括一尽。

东坡云:事如春梦了无痕。

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

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

这本书自从问世后,一直被视为食界指南,传布甚广。据说,此书有过日文译本,译者为青木正儿。至今,淮扬菜、本帮菜、杭菜、徽菜,万变不离其宗,跳不出这本食单。

余曰:《浮生六记》已读无数遍,百读不厌。主要乃两章,与芸的恩爱和芸死之两章,达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半古文,不修饰,最大的长处是真情自然流露,现代读来仍感慨万千。直追红楼梦。纯文学类读的不多,王小波、余华皆可读,不过不如它。

图片 7

强烈推荐此书。不读,则人生定会留下遗憾。

4.《镜花缘》

(完)

作者是清代李汝珍。


李汝珍以精通“杂学”闻名,《镜花缘》则展示了他的博学。


有人认为写武侠小说的金庸很博学,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完整地读完《镜花缘》。


“从来幻事皆是真。”


《镜花缘》是神幻小说,也包含着严肃的现实内容。


小时候为动画片《镜花缘》里面的“吃仙草身轻如燕”“坐飞车一日千里”而向往不已,还为唐敖、多九公、林之洋能游历君子国、两面国、女儿国、黑齿国、无肠国、淑士国等奇异国度而激动不已,长大后明白很多故事是有深刻含义的寓言。

图片 8

李汝珍原计划是写二百回,结果只有一百回面世。

**如果喜欢,点赞就好;**

书中谈及商道、琴艺、岐黄、音韵、诗文、剑术、弓射、对联、算法、玄学、茶道、赌术,以及种种古人生活的习俗民风,令人赞叹。

**如有兴趣,关注即可。**

尤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除了璇玑图解读,“鸡兔同笼、勾股定理”等数学问题之外,还有古人竟然已经知道利用声速来计算距离,确实让人获益匪浅。

**您的一点爱心,是对阿杰说莫大的支持!**

其中海外游历的章节,有《西游记》《山海经》的印记,而才女宴游似《红楼梦》,勤王破阵似《水浒传》。

《镜花缘》的前四十回故事性都非常强,颇有可读性。从百花仙子下棋误事遭贬凡间,到唐敖等人周游海外列国,描写生动,想象丰富,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如果你喜欢游历四海的新奇,读《山海经》的遗意,那么就可以读这前半部分。

而后半部李汝珍则醉心于展示自己的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如果想见识什么是博学,或者想和作者较量一下知识,那么就可以可以好好读读后半部分,尽管后半部分有些枯燥。

图片 9

5.《浮生六记》

作者是清代沈复。

《浮生六记》是沈复的自传,曾经被林语堂译为英文,书名是“六记”,但是内容只有“四记”,因此有好事者又伪作了“两记”来补上。

“四记”分为“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

“闺房记乐”看似风月,读来却不伤雅致,反惹人心生艳羡,句句皆心声,事事皆真情,内容兼文字皆清净明了,言已尽而意尚远。

“闲情记趣”记闲情逸趣,情是闲情,趣是野趣,物是身外之物,但却一点不觉得有玩物丧志的诸般狎猥。

“坎坷记愁”记父子失和,记颠沛流离,记妻丧父逝,读之有如读《水浒传》,天下坎坷,世道艰难,眼看山穷水尽,但也会有天上人间的慈悲。

“浪游记快”写风物胜景,写古寺深山,写绩溪城,写黄鹤楼,写赤壁,抒胸畅怀,感慨万千。

《浮生六记》的可爱,在于能从凡尘琐碎中发掘出情趣与意味来,一花一天堂,一沙一世界,尘寰俗事里也有着人世的繁华与炎凉。

沈复平生有两爱,一爱读书画画,二爱他的妻子陈芸。林语堂说:“《浮生六记》里的陈芸,是中国最好的女人。”

图片 10

6.《推背图》

《推背图》号称“中华预言第一奇书”,传说它是唐太宗李世民为推算大唐国运,下令当时两位著名的天相家李淳风和他的师父袁天罡编写的。

李淳风用周易八卦进行推算,没想到一算起来就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竟推算到了唐以后中国2000多年的命运,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道,“天机不可再泄,还是就此打住吧”,因此这本预言奇书得名《推背图》。

《推背图》共有六十幅图像,每一幅图像下面附有谶语和“颂曰”律诗一首,预言了从唐开始一直到未来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的主要事件。

推背图除去第一像“引言”和最后一象“结言”并非预言外,共有58象预言,传说在清初金圣叹在世的时候已应验到第33像。

一般认为从第39象至47象,是代表从二十世纪中叶至廿一世纪上半叶的中国预言,而且从39象至42象都已经发生。

其实把《推背图》当成闲书看最有趣,里面充斥着各种谜语,前面的内容可以看成是历史事件的纲目,后面的内容供人猜测,可以作为智力游戏。

7.《幽梦影》

作者是清代涨潮。

涨潮虽然因为捐资而得过官,但是并未入仕,一辈子吟风弄月,闭门著书,得尽闲人之快。

张潮一生所做的事,主要就是享受生活,享受一种雅致的唯美的生活。看他的著作《幽梦影》,可以体会他的闲情逸致: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生此耳。

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文人之韵致,美人之姿态,皆无可名状,无可执着,真足以摄召魂梦,颠倒情思。

“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才”之一字,所以粉饰乾坤。

图片 11

8.《茶经》

作者是唐代陆羽。

“才德全尽谓之圣人”,在中国历史中能称为圣人的一只手掌都能够数的出来,并且大都是公元前的人物。

而在唐代有个人仅仅因为一本书就被封为圣人,他就是茶圣陆羽,所著的《茶经》被誉为世界上第一部茶学专著,对后世影响很大。

据说陆羽小时候因为丑陋而被遗弃,被僧人收养,12岁时逃出寺院,到一个戏班子里学演戏,作了优伶。

他虽其貌不扬,又有些口吃,但却幽默机智,演丑角极为成功。

后来又因为长于诗文,得以结交达官、高僧和名士。

陆羽有一首《六羡歌》,“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可以看出他的人格魅力。

《茶经》七千多字,写作过程却前后经历了近三十年,可见他的勤奋与认真。

在中国茶文化史上,陆羽所创造的一套茶学、茶艺、茶道思想,以及他所著的《茶经》,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

在我国传统社会里,研究经书被视为士人正途。像茶学、茶艺这类闲杂学问,只是被认为难入正统的“小道”。

陆羽不像一般文人被儒家学说所拘泥,而能入乎其中,出乎其外,把思辨与美学追求溶于茶这种物质生活之中,从而创造了茶文化。

图片 12

9.《瓶史》

作者是明代袁宏道。

插花艺术,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源于佛教的供花,始于南北朝,发展于唐宋。到了明代,插花艺术进入了鼎盛时期。特别是明代中、后期,文人墨客崇尚怡情养性,大量种植观赏植物,以花会友,寄情于花木丛中。

瓶花所给予人的,正是近在咫尺的与自然的交流,它是喧嚣的尘世中可能保有的一份健康与活力,它会从精神上给予人们启发和满足,令人取得由静观万物而获无穷乐趣的凭借。

《瓶史》两卷,正文共十二篇,加上“小引”,实为十三篇。对花材的选用、花器的选择、供养的环境以及插法、品赏等,都有很详尽的分析阐述,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学习和研究我国插花艺术的专著。

现在日本仍然有以袁宏道名命名的花道流派“宏道流”,可见其影响之深远。

10.《长物志》

作者是明代文震亨。

《长物志》是一本写园林建筑、陈饰器物的笔记式专箸,涉及方面很广,有建筑、花木、园林、禽鱼、书画、日用器皿、衣饰等等。

明代居家家具与陈设,崇尚明洁、不尚娇饰,是当代“简略”风格的古代范本,而《长物志》同样体现了简洁素雅的居宅观念,以及制具尚用的东方独特生活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