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为政篇第六节(22)

  孔子认为孝之以礼是对子女孝敬外在形制上的期待,作为子女的更需要注意保全自己健康的身体,这是孝内在本质的要求。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孟武伯问怎样做是孝,孔子说:“做父母的最担忧子女生病。”

弘丹参考的是傅佩荣老师的《细说论语》,绿窗幽梦参考的是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由弘丹整理。

文/冬至

  读《论语》要从生命本真处读,要还原到切身感受中去。只要一旦为人父母,就会发现,你对自己孩子的身体健康是最关切的。所以为人子女,不能把自己的身体只当成自己的。你的健康问题,是父母最忧心的,你无权轻易处置自己的生命与健康。使自己体谅父母为自己健康担心那种心情去保全自己,同时,对父母能回报当自己生病了父母所显现的那种关心,才是真正的孝敬。

小编会每天推送一则论语,与大家一起学习《论语》。欢迎大家关注,并一起学习《论语》。大家如果对每日的论语学习有任何感悟,可以留言讨论。

原文:

  这里面其实有一个对孩子建立一种整体思维的期待。即人在社会关系中,你的关系角色要有自觉性。孔子说:“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如果一个人出于一时愤恨,忘记了自己的身体和亲人,做出非理性的行为,这难道不是一种迷惑吗?现代的孩子经过社会的复杂性相对较少,有的轻易地残害自己的生命,使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与关系思维的角色认知缺乏有关系。

今天开始学习“为政篇”第六则。

孟武伯①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②。”

  对《论语》中这句话还有另一种通行的解释也为历代大家所肯定。即让做父母的只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就行了,不必为其他事情担心。强调的是做子女的要自立。钱穆先生说:“子女以谨慎持身,使父母唯以其疾病为忧,言他物可忧。人之疾,有非己所能自主使必无。”说的是为人子女只须父母忧心自己的健康问题就行了,因为人生病有时候不能自己控制。其他如事业发展,品格砥砺都需要自己完成,不要让父母操心。自我成长也是对父母的另一种孝敬。

1、原文

注:

  这种孝法还有一种反向警策作用。当下社会,望子成龙而拔苗助长者不止万千。笔者曾经去精神病院调研过,发现父母在孩子精神出现状况后唯一的期待就是孩子做一个最普通的孩子。而此前很多家长对孩子多方面苛责,一旦患病追悔莫及。所以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余下的让他自己去发展,过于人为的期待都可能导致其他的结果。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①孟武伯:孟懿子的儿子,名彘。武是他的谥号。

2、傅佩荣原文

②父母唯其疾之忧:其,代词,指父母。疾,病。

孟武伯请教什么是孝。孔子说:“让父母只为子女的疾病忧愁。”

释:

傅佩荣:

孟武伯向孔子请教孝道。孔子说:“对父母,要特别为他们的疾病担忧。(这样做就可以算是尽孝了。)”

孟武伯即仲孙彘,是孟懿子的儿子。

冬至感悟:

一般人认为让父母为子女的疾病忧愁是不孝顺的,此处是指当子女各方面都表现良好时,才能使父母“只为”他们的疾病担心,而不必再烦恼其他问题,这样就表现了孝的行为。疾病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所以子女更要多加保重身体。

本章是孔子对孟懿子之子问孝的答案。对于这里孔子所说的父母唯其疾之忧,历来有三种解释:

孔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像孟武伯这些人大多属于纨绔子弟,一天到晚吃喝玩乐,不务正业。所以孔子希望他们让父母只为他们的疾病担忧,其他方面如做人处事都不要出差错。

1.父母爱自己的子女,无所不至,唯恐其有疾病,子女能够体会到父母的这种心情,在日常生活中格外谨慎小心,这就是孝。

由此可见,孝顺并不是很难做到,只要针对让父母操心的部分去改进即可。

2.做子女的,只需父母在自己有病时担忧,但在其他方面就不必担忧了,表明父母的亲子之情。

3、绿窗幽梦学习心得

3.子女只要为父母的病疾而担忧,其他方面不必过多地担忧。

此段话有两种解释。第一种含义是,父母爱子,惟恐他会有疾病;为人子女应该体会这种无微不至的关心,保重好身体,不让父母忧心,就是孝顺了。与“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易损伤”同义。

对于这则论语其中的意思有不同的几种理解,但是读来读去还是觉得第一种理解比较合适。

第二种解释是将“惟”作唯一讲,意思是为人子女唯一让人担心的就可能是身体了,别的其他犯错或不义的情况不会出现,不会让父母担心,这就是孝顺了。

孟武伯是孟懿子的儿子,从年龄的角度来说,是孔子的晚辈。他向孔子求教,这是一位年轻人在向老人请教孝道。

总的来说,我们要孝顺父母,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放心”,所以要走正道、保重身体,让父母可以不再担心。

年轻人,精力充沛,经常在饮食、衣着、运动等方面的缺少节制和规律,于是,疾病就产生了。而“身有伤,贻亲忧”,子女的疾病或身体受到伤害,正是父母最担忧的。所以孔子在这里特意向孟武伯这位年轻人指出:“父母最大的担心,还是子女的身体。”那么,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生病,便是一种孝道。

4、弘丹学习心得

孔子,是一名大教育家,但同时也是一名父亲。他有儿有女,因此完全能体会到作为为人父母者对子女疾病的无尽担忧。甚至,在这方面他曾经有过撕肝裂肠的痛苦经历:他的儿子孔鲤,便先于他而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其痛哉!

“让父母只为子女的疾病忧愁”这句话其实是很难做到的。

所以,他对孟武伯说的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位教育家对世人的谆谆教诲,更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对后生晚辈的推心置腹。言简意赅,而其中的真诚令人动容。

现在的父母真的是为子女操碎了心。在孩子未出世时就开始操心胎教,到孩子呱呱坠地就开始操心喝什么奶粉安全,如何早教,上什么幼儿园,学什么才艺。到了上学的年龄更是拼了命挤进重点学校,父母既要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又需要把孩子的课余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学各种兴趣班。这样一路呵护到上大学,孩子在家几乎什么都不需要干,只需要学习,其他的都是父母代劳。等着孩子毕业了,又开始发愁孩子的工作问题,等着工作稳定了,又忧愁结婚的事情。等着孩子结婚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又开始为孙子孙女忧愁。中国的父母从孩子一出生,就仿佛失去了自我,一生的心思都花在了孩子身上。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恭惟鞠养,岂敢毁伤。”这是中国人的优秀的孝道传统。身体的疾病,令父母担心;而德行若产生了疾病,则会令父母更加忧伤和羞愧。故而,我们要从对父母负责的角度出发,爱惜自己的身体,更爱惜自己的德行。

父母的过分爱护,也会导致小孩的独立能力不强,因而更让父母担忧,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在现在这个社会,如何做到“让父母只为子女的疾病忧愁”?这是需要父母和孩子共同努力的。

想起曾经自己生病需要动手术,父母担心日夜守候,不曾安睡。而看到我病情好转心情便也跟着好起来了。

5、都市隐居人 对《论语》为政篇第六则的理解

我的老师曾经趁着假期出来游玩,可是刚出来没几天她的一岁多的孩子就发烧生病了,家里人很是着急给她打电话。她也是内心焦虑,一天也不能安心睡觉,出来玩的心思一点都没有了,反而增添了孩子生病父母不能陪在身边的痛苦。她说她恨不得马上回去。这就体现出了父母对于儿女们的深切之爱,唯其有疾,不能顾之。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所以作为儿女们,最大的孝道便是爱惜自己的身体,爱惜自己的德行,不让父母担心忧虑。

孟武伯是孟孙无忌的儿子,据说自身有很多缺点,应该是个花花公子类型的人,想来他的父母没少为这个儿子操心。所以当孟武伯问孔子怎么才算孝时,孔子回答他的是:“让父母只担心你生病。”对古人的医疗条件来说,生病往往是不可避免的,孔子的回答实际上是在劝孟武伯这个花花公子改掉坏习惯,安分守礼,让父母不必再担心他闯祸就是孝了。

前面这两段话,用两个并不很守礼的形象来从反面解释了什么才是“孝道”,或者说“孝道”的基础是什么。

结合进前后文总体来说,做好自己就算是基本的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