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州词



    作文诗歌除外的原因。

文艺作品在精不在多,乾隆皇帝一生写了近万首诗,然而流传于世者几近于零,唐朝诗人王之涣仅六首诗作存于《全唐诗》,却闻名千古,其《凉州词》和《登鹳雀楼》至今传唱,但凡读过书的人都耳熟能详。特别是《凉州词》,被清诗人王士祯推为唐人绝句中的“压卷之作”,章太炎以为“绝句之最”。

《国秀集》这部由芮挺章编的三卷本诗集,收录了由唐玄宗开元以来,到天宝三年,这三十多年间盛唐诗人八十五位的佳作,共二百一十八首诗。这些入选的诗人都是他同时代的人。在该书的卷下里收录了王之涣三首诗,《凉州词》两首和《宴词》一首,而《登鹳雀楼》则列名处士朱斌作。这部三卷本的《国秀集》的编者芮挺章,跟王之涣是同时期只是稍后一点的诗人,所选王之涣的三首诗都与现在王之涣流传下来的诗相吻合,断无可能会把王之涣这一首《登鹳雀楼》误置朱斌名下。更何况王之涣在当时是颇具名望的诗人,并且和王之涣一起在”旗亭画壁”吟唱的好朋友王昌龄、高适这两位大诗人在天宝三年不单止还健在,而且都正当盛年。王昌龄当时是四十六岁(王昌龄公元698-765),而高适则是四十二岁(高适公元702-765)。
这两位大诗人都在唐代宗永泰元年才去世,竟然没有向芮挺章抗议他把他们的亡友王之涣的诗误作朱斌所写,这真难以致信。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是《登鹳雀楼》一诗不是王之涣写的,而是朱斌写的。

   
私以为,阅卷这一特定场景中,相较其他文体而言,诗歌传达的信息太过容易缺失。

全诗只有四句: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 1

    分点论述。

远处黄河奔流,黄河之上白云飘飘,四周群山环绕,天空下孤城一座,沉静寂冷,羌笛又何必吹奏哀怨的曲调《折杨柳》?君门远于万里,恩泽是惠及不到边塞的。

而《全唐诗》这部大部头的诗歌全集,收入唐代和五代共四万八千九百多首诗作、作者共二千二百余人。在二百零三卷里录有朱斌《登鹳雀楼》,但在注里说:”一作王之涣诗”;在二百五十三卷里录有王之涣《登鹳雀楼》,同样在注里说:”一作朱斌诗”。这种审慎不偏颇的态度,在不能确证到底是谁的作品时,还是大有必要的。

    一、音乐性

寥寥几笔,思乡哀怨之情跃然纸上,边塞荒凉旷远之味尽出。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 2

    从诗歌名称中的“歌”字便不难知道,诗歌与音乐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诗名中的凉州在今甘肃武威,唐时属陇右道,因为靠近西域,凉州的音乐多杂有龟兹(今新疆库车一带)的胡音。唐陇右经略使郭知运把凉州曲谱进献给玄宗,迅即在全国各地流行。“凉州词”成为盛唐时流行的一种曲调名,当时的诗人喜欢借此曲名,描绘边塞风光,抒写思乡之情,凉州词一时滥觞,而王之涣写得最辽阔最深情。

不过,《登鹳雀楼》一诗,不管是王之涣的作品或朱斌的作品,无疑已是一首家喻户晓、千古传诵的名作。

   
以至于,设若一篇文字,被告知它是诗歌,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检查是否押韵。

王之涣此人,“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性格豪放不羁,有侠义之风,常击剑高歌,名动一时。其诗多被当时乐工制曲,在社会上广为传唱。靳能《王之涣墓志铭》称其诗“尝或歌从军,吟出塞,曒兮极关山明月之思,萧兮得易水寒风之声,传乎乐章,布在人口。”虽然王之涣的诗作并不多,但被谱曲歌唱后流传非常之广,所以誉满天下,就像现在的一些经典歌曲,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经久不绝。人人都喜欢听,都能哼上几句。有些词曲作家,成名曲也就是一两首,但因为传播广,一辈子都享有盛名。王之涣就是唐朝时最著名的流行歌歌词作家。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 3

   
古典诗词不必我言,《集异记》中记载过“旗亭画壁”的故事,在此不妨摘录一节。

薛用弱的《集异记》曾记载了一个“旗亭画壁”的故事,讲到了王之涣和他的《凉州词》。

    开元中,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时风尘未偶,而游处略同。

王之涣与另外两位著名诗人王昌龄、高适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三人都名声很大,都擅长写边塞诗,在诗坛乐坛都占有重要一席,在政治上一度都落魄不遇,所以时常聚在一起喝酒解愁,互相安慰。就像现在的年轻人,晚上没事,常去泡吧,一则消愁娱乐,听曲饮酒;一则交友应酬,谈业务谈合作。

   
一日,天寒微雪,三人共诣旗亭,贳酒小饮,忽有梨园伶官十数人,登楼会宴。三诗人因避席偎映,拥炉火以观焉。

有一天,天空飘着小雪,天气寒冷。三位约好来到一个旗亭,沽酒小饮,休闲娱乐。所谓“旗亭”就是小酒楼,古代酒家在路旁建个酒楼,门前挂着一面小旗,旗帜迎风飘扬,上面画着酒坛或写着一个“酒”字,所以叫“旗亭”。

   
俄有妙妓四辈,寻续而至,奢华艳曳,都冶颇极。旋则奏乐,皆当时之名部也。昌龄等私相约曰:“我辈各擅诗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者,可以密观诸伶所讴,若诗人歌词之多者,则为优矣。”

刚坐下不久,走进来十几个梨园歌妓,在伶官带领下,准备给酒楼的客人献唱助兴。酒楼里以歌舞助兴,古人早已有之,现在酒楼里的吃饭带表演,酒吧里饮酒赏乐,都是学了古人的休闲方式。

   
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三人旗亭小饮,约定以歌女唱他们的诗歌数量作为标准,一较高下。

三位诗人为避喧闹,找了个包间。不多久,酒店又来了四个美女,都是当时京城著名的歌妓。为了助兴,王昌龄对高适和王之涣说:我们三人都以诗知名,各自自高,一直没有分出胜负。现在我有个提议:今晚我们谁的诗歌被这群美女唱得多,就算谁赢,怎么样?高适和王之涣都连连称妙。于是,三人都竖起耳朵听那些歌手到底唱谁的歌。不一会,一位美女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是王昌龄的诗《芙蓉楼送辛渐》。于是,王昌龄兴奋地用手在墙壁上一画,说:“这是我的诗作”!不一会,另外一位美女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这是高适诗《哭单父梁九少府
》。于是,高适也高兴地用手在墙壁上一画,说:“这是我的作品”!第三位美女唱的是“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这是王昌龄的《长信秋词》。于是,王昌龄又得意地在壁上一画:“又是我的诗作!”。但是,始终没有美女演唱王之涣的诗歌。王之涣毫不慌张,他胸有成竹,从容淡定地对高适、王昌龄说:“这些唱你们诗作的都是些档次不高的潦倒乐官,只会唱一些普通诗曲。我的诗高洁出尘,必须让顶级美女来演唱!”然后指着其中一位身穿紫衣、长得最漂亮的美女说:如果这个最漂亮的女孩唱的不是我的诗歌,我从此再也不与你们争高下,如果她唱的是我的作品,你们就要甘拜下风,拜我为师!三人哈哈大笑,互相逗趣,等待结果。不一会,那位美女歌唱时,开口便是
“黄河远上白云间…….”王之涣得意地对王昌龄和高适说:听听!听听!好货总是压轴啊!

    最后王昌龄被唱了两首诗,但最漂亮的歌女唱的是王之涣的《凉州词》。

确实,王之涣的这首绝句,气势磅礴,境界深远,是当之无愧的唐绝句压卷之作。难怪王之涣对自己信心十足!

    故事真实性确实存疑,但至少反映唐诗入乐的事实。

    此前的楚辞,此后的宋词、元曲等等,如此种种,无不以歌乐为伍。

   
而现代诗,诚然没有固定的押韵要求,但绝大多数的诗歌,仍然呈现出对韵律的追求。

    不押韵的现代诗不是没有,试举夏宇的一首诗歌,《甜蜜的复仇》。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干

    老的时候

    下酒

   
最后两句用韵相同暂且不计,但其中蕴含的节奏感与韵律感,我想诸君也可以体会到。

    如若剥除诗歌的韵律感与节奏感,不得不怀疑,彼时是否还能称其为诗歌。

    而体会一首诗歌音乐性最简单的方法,无非是亲口阅读。

   
朗读也罢,默读也罢,只要逐字碾过,自然多少能体会形容诗歌的“朗朗上口”并非一句虚言。

   
而高考阅卷中,平均每篇作文只花费数十秒,真能有充足的时间容允教师逐字阅读么?

   
如若不然,“把你的影子加点盐,腌起来,风干,老的时候,下酒”,一眼扫过这句,诸君心中又能起几分波澜?

    阅卷时,这种判若云泥,对于作文是诗歌的考生,是否不公?

    二、陌生化

    如果细细体会,有些语句,当真漂亮。

    每个手凉的女孩子都是折翅的天使。

    比喻不漂亮吗?漂亮。

    情感不细腻吗?细腻。

   
单单是因为,人人网、QQ空间、微博上,见得太多太多,脑袋,将它如“王二狗”一般,作一个普普通通的词组,生生忽略(甚至厌恶)罢了。

    西湖好看,可西湖边有小摊,摊主闲下来玩手机,也不看西湖一眼。

   
故宫大气,但故宫旁有售票点,售票员闲下来,翻手里的报纸杂志,也不看故宫一眼。

    诸君厌恶的居住地,若去细细寻寻,当真没有半分好处?

    我不信。

    而人喜爱新鲜的旅游景点,很大原因,是因为它们陌生。

    语言亦然。

    知乎上,见到过一些提问。

    问,“日本动漫的声优配音为什么比国产动漫声优听起来带感?”

    问,“为什么外国地名听起来更高大上?”

    不信?

    蚌作珠蚌解,埠为码头之意。

    那么,“蚌埠”与“珍珠港”,两个地名,试问诸君,第一感觉谁更有意境?

   
因此,一首好诗,必然多少需要在僵化的语言上拆开一角,让我们窥见陌生风景。

    最有名的,老杜诗句,“香稻啄馀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

    实际上,是“鹦鹉啄香稻余粒,凤凰栖碧梧老枝”的改装。

    闲暇时,自然有许多时间足够一一拆解。

   
但放到阅卷,几十秒功夫,看到陌生化的句子,教师是否会将它们判作病句,却是存疑。

    三、浓缩性

    如诸君所知,诗歌必论简练。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杯子是金杯还是玉杯?明月是满月还是弦月?坐的是石凳还是木凳?

    如此种种。

    不说。

    诗歌只将它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勾勒出来,余下的留白,供读者自己想象。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几十秒的功夫,阅卷老师便能将裹在“何当共剪西窗烛”中的情感掏得一干二净。

    无论诸君怎样认为,私以为不大可能。

    何况,还有典故。

    如果写诗的人喜爱掉书袋,那么几十秒刷一首诗的要求,更为头疼。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庄生梦蝶、望帝成鹃、鲛人泣珠、暖玉生烟。

    这些典故,若非因为李商隐,又有几多人知道呢。

    金人、蓝桥、阮郎、鸾胶、舞镜、紫玉、萧史、黄衫客,等等等等。

    各类典故,谁能保证,阅卷老师全部都一清二楚。

   
比起速溶咖啡般的记叙文,诗歌像是一把咖啡豆,几十秒的时间里,阅卷老师大汗淋漓地研磨冲泡,恐怕过于仓促。

    四、其他原因

    1.古典诗词的格律,不要说高中学生,部分老师可能自身也不大清楚。

   
2.如果写律诗或绝句,数十字,给分时,与其他作文,几乎无法进行参照比对,写长诗,对学生来说,有些苛求了。

   
所以,高考作文写诗歌,也许对于阅卷老师和考生,都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PS:一句诗就能征服老师天才可忽略以上一切言论。

   
几点分析,个人仅从阅卷角度思考,或有其他缘故,难免挂一漏万,欢迎方家指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