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网址8522 诗词赏析 清朝人口能从6500万到4.3亿要感谢明朝的这3个人?

清朝人口能从6500万到4.3亿要感谢明朝的这3个人?



图片 1
清代台湾民生

清代是中国人口爆炸式增长的一个时期。清初,承明末大乱之后,社会生产渐次得以恢复,清朝中期人口出现井喷式增长,乾隆年间更是突破3亿大关,为了养活如此众多的人口,使对土壤、肥料及雨水要求都不高的番薯,从南向北得到大面积的推广,成中国境内更广大地区下层人民的主要食物之一。现在有人称康乾盛世为“番薯盛世”是有一定道理的。而说到番薯,乾隆都得去感谢百年前的一位英雄,是他从南洋千辛万苦地将番薯从殖民者手中带到中国。

说到人口,我们都知道现在世界人口在2014年5是72.8亿,而中国人口则是13.67亿,这个人口数量在古代可是不敢想,就在1802年,世界总人口才10亿,还不如现在中国一个国家的人口过,这固然是因为科学种植以及杂交种植技术的推广,但到现在也没有消灭饥饿。

   
说起番薯,它与花生、玉米等食品一样,也是一种外来物种,但在清代人口爆炸式增长而耕地面积所增有限的情况下,它成为下层百姓填饱肚子,支持生存的重要食品。所以我们要讲清代食品,就不能不说番薯。

图片 2

中国的人口在世界上一直是遥遥领先的,据皇甫谧《帝王世纪》记载,在商朝的时候人口就已经破千万了,而破亿则是在宋朝的时候,其后元朝及明朝初期都没有破亿,到万历年间中国人口才已经到两亿。

   
番薯,各地称呼不同,又名甘薯、金薯、红薯、朱薯、白薯、红苕、地瓜、山芋等。它原产于美洲中部墨西哥等地,后由西班牙殖民者携种至菲律宾等国。根据学术界的研究,番薯传入中国,大约在明代中叶以后。其传入之途径,一说来自菲律宾,一说来自安南(越南),一说来自琉球群岛。乾隆《福州府志》中说,番薯来自于吕宋,“其国有朱薯,被野连山,不待种植,夷人率取食之”,但不愿将其交给中国人,有中国商人“截取其蔓咫许,挟小篮中以来”。说到番薯传入中国,还有不少动人的故事:

话说大明万历年间,有个福建人叫陈振龙,他自幼饱读经书,年纪不到二十就中的秀才,可是等到考举人的时候却屡考不中,因而厌倦科举,干脆来个弃儒经商,跟同乡一起去吕宋岛的时候,西班牙人就以武力征服了吕宋,并以吕宋为基地,与中国进行贸易往来,所以当时吕宋华人特别多尤其是福建人,海贸十分发达。

而到明朝末年,常年的农民起义战争,抵抗清朝,以及清朝的屠城,在清朝入主中原,顺治八年中国的人口大致为6500万。

   
番薯最早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从美洲传到世界各地的。明代,中国对外的海上交通十分发达,番薯也在这一时期传入中国。一个传说故事是,番薯是在明代万历(1573一1620年)年间从吕宋(即今菲律宾)传入中国的。当时,福建商人陈振龙到吕宋经商,发现当地出产一种叫“朱薯”的植物,“功同五谷,利益民生”,当地人视为珍宝,而政府严禁朱薯出口,哪怕是一根薯藤也不准流出国界。
陈振龙花了大量的钱财,买了几尺薯藤,并学会了种植方法。随即便将薯藤藏在船中,带回国内。从此,番薯便在我国国土上繁殖开来了。另一个故事说,广东电白县有个叫林怀兰的医生,从交趾(今越南)引进了番薯。那时,番薯是交趾的国宝,林医生治好了国王女儿的病,在国王赏赐的番薯中私留几块生番薯。他带着番薯逃回中国途中,交趾国的关将因为曾受过他的医治,受惠于他,于是放他出关回国,而那个关将也因此投水自杀了。此后广东才有了番薯。还有一个故事,说的也是万历年间的事,说广东有个叫陈益的人,在安南(越南)受到当地酋长的接待,吃到了番薯,甘美无比。他买通了酋长的仆人,私带番薯回国,途中历经险阻,终于将番薯引种到了广东。传说故事都是美丽动人的,今天福建乌石山有“先薯祠”,
广东吴川霞洞乡“林公庙”,都是为了纪念引薯的先贤们的。这些故事说明,在传统时期的社会中,一个有益民生的物种的引进,多半是经历的千辛万苦的,是中外文化交流的成果。

在吕宋的时候,陈振龙没有把注意力放到生意上,反而对当地种植的一种农作物十分感兴趣。此物,
耐旱易活,生熟都可食,有“六益八利,功同五谷”,当地人称作朱薯。他以敏锐的眼光认识到朱薯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联想到家乡“闽都隘山阨海,土瘠民贫,赐雨少愆,饥馑存至,偶遭歉岁,待食嗷嗷”,若把朱薯引种乡土,将是一件造福万民的大好事。但是朱薯是西班牙人带过来的,因而控制十分严格,只能在当地种植,严禁带出岛外。于是,陈振龙只能潜心去学会了朱薯种植之法,暗地里等待时机。明万历二十一年,50岁的陈振龙不顾当地西班牙殖民政府不准带朱薯出境的禁令,花巨资购得几尺薯藤,为了避开检查,将薯藤绞入吸水绳中,藏匿于船中,经七昼夜航行,终于将薯种带回故乡福州。

比明朝巅峰时期下降了2/3,可见战争的残酷。

   
番薯与中国境内自古就有的薯蓣是属于不同科目的植物。如海南岛黎族地区至迟在东汉(始于公元25年)以前就有以薯为粮的记载了,至宋代,海南黎族种植薯芋之类作物已经十分普遍。宋?赵汝适《诸蕃志》下的记载说:黎人所种的粮食不足,就用薯芋和粮食和在一起来煮粥。但黎人之薯蓣,类于芋,与今天人们仍然经常食用的山薯(山药)相近,与明中叶后传入我国的番薯有根本不同。明代农学家徐光启曾指出:“两种茎叶多相类,但山藷植援附树乃生,番藷蔓地生;山藷形魁垒,番藷形圆而长,其味则番藷甚甘,山藷为劣耳”(《农政全书》卷27)。番薯传入我国后,人们也常用甘薯、薯芋来称呼它,以至于后来人们常常将二者混称。

当时正赶上福建大旱,五谷少收,抚金学曾为此大伤脑筋。陈振龙让其子陈经纶向巡抚金学曾呈报《献薯藤种法禀帖》,汇报其父带回薯藤的经过,并说明吕宋种植朱薯之利,建议试种朱薯以解粮荒。金学曾令其觅地试种。振龙父子即依照土人传授种植之法,在达道铺纱帽池舍旁空地试种。4个月后,朱薯收获,小者如臂,大者如拳,味同梨枣,可以充饥。陈经纶再上《献番薯禀帖》,称番薯适合东西南北种植,恳切请求金学曾“乞广生民计,通饬各属效文栽种,以裕民食”。金学曾采纳建议,通令各地如法栽种,大获丰收,闽中饥荒得以缓解。金还在陈经纶所献《种薯传授法则》基础上,写成中国第一部薯类专着《海外新传》。闽人感念金学曾之功,将朱薯改名金薯,又因来自“番国”,俗称番薯,我们现代还称为山芋、地瓜。并在福州、福清等地建报功祠,专祀金学曾和陈振龙。

而清朝平三藩,收复台湾以后,开始了中国最后一个盛世康乾盛世,人口也开始激增,乾隆年间就到了三亿,至咸丰元年已攀升到4.3亿人之多。

   
明万历间番薯传入中国后,首先在福建、广东等地传播。但番薯真正大规模地推广,却是在清代。

但是可惜的是这种神奇的农作物进入中国的时间还是太晚了,它没能在崇祯大灾中拯救大明。主要原因是这种作物的食用口感不如大米和面粉,虽然吃下去很耐饥饿,但口感太差难以下咽,若不是迫于无奈很少有人吃,吃多了之后还有胀气、泛酸等不良反应。因此百姓对这种高产作物种植积极性不高。而到崇祯年间,全球进入小冰期,天灾人祸不断,推广种植红薯,从时间上来说已经来不及了,况且灾区农民起义不断,明政府也已经不具备推广种植的条件了。

清朝以前想突破3亿是非常难的,而且经历那么多朝代,才在宋朝时期达到1亿,明朝时期达到2亿,清朝将人口从6500万增升至4.3亿,只用了两个世纪。

图片 3
清代台湾民生

最终红薯便宜了清朝,造就了最后一个康乾盛世。其中陈振龙的子孙也出力不少,“克承世业”,一直致力于将番薯引种、推广到全国各地,功绩卓着。陈振龙的曾孙陈以柱在浙江省鄞县试种番薯,把番薯从闽中推广种植到长江流域。到乾隆年间,陈振龙五世孙陈世元带领几个儿子把番薯引种到山东,在北方各地推广。他不仅赠送薯种和传授技法,还四处自费张贴招贴,动员百姓种植番薯。并撰写《金薯传习录》传世,该书是我国我国第一部甘薯专着,是宝贵的农业科学史文献。据说乾隆盛世的主角乾隆皇帝本人也特别爱吃番薯,他能活到89岁跟喜欢吃番薯也有一定关系,曾称赞道:“好个红薯!功胜人参!”

展开剩余70%

   
清代是中国人口爆炸式增长的一个时期。清初,承明末大乱之后,社会生产渐次得以恢复,至康熙前期平定“三藩之乱”后,出现了天下太平景象,后来更出现了“康乾盛世”的繁荣时期,在此期间,人口也出现了大幅增长的情况。

​陈振龙把甘薯引入我国,改善了我国农作物的结构和食谱,成为我国旧时代度荒解饥的重要食物之一。据古籍记载,荒年时,“乡民活于薯者十之七八”。清乾隆年间,甘薯已推广到全国大部分地区。目前全国甘薯种植面积达一亿多亩,年产量折原粮达三千万吨,占世界甘薯总产量的80%,清道光年间,福州人在乌石山建“先薯亭”以纪念这一成功的引进。370年后着名历史学家郭沫若到福州考察,特地去福建省图书馆查阅那一本奇书——《金薯传习录》。

除了领土扩大的原因,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

   
中国历史上的人口,据学术界的有关研究,人口较多时约在6000万人以内,只有明朝永乐年间在册的人口达到6700万口,有的研究者据此认为明代实际人口已超过1亿。经明末大规模战乱,人口锐减,清入关时全国人口总数最多不超过1亿。康熙以降,国内人口猛增,乾隆六年(1741年),全国在册人口总数有史以来第一次突破1亿大关,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五十五年(1790年)又相继突破2亿和3亿。至道光十四年(1834年)年,人口总数突破4亿大关。从不足1亿到4亿多,时间不足200年。到咸丰元年(1851年),人口达四4亿3千1百多万,这是清代人口的最高点(梁方仲:《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251-252页)。清代人口的爆炸式增长,也产生了一系列相应的社会问题。

有,当然有,这要感谢大航海将美洲高产作物传入亚洲,又传入中国,才有了清朝人口爆炸增长。

 

美洲植物玉米、番薯、马铃薯在中国的广泛重视是在清朝,玉米、番薯、马铃薯等多种农作物则是在明朝就自美洲经南洋输入。传入明朝时候大概在万历年间,这些高产作物传入大多数没有记载,唯独传奇的番薯传入中国有史书记载。

   
清代人口的大幅增长中,有许多非自然增长的因素,如康熙五十一年实施“盛世滋丁,永不加赋”,废除了千百年来按人丁征税的政策,还有统计方式的变化等等,但人口总数迅速膨胀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清人口爆炸式增长而可耕地面积增长有限,虽然粮食等作物产量与品种都有增加,但与人口增长的却不成比例,所以,对土地气候条件不甚挑剔,种植不需太多技术的番薯就大行其道了。

而且带回中国的有三人:林怀兰、陈益、陈振龙。

   
清代民食不足,以政府的力量推广番薯,大约始自于康熙时期。《清稗类钞·植物类》载:“康熙时,圣祖命于中州等地,给种教艺,俾佐粒食,自此广布蕃滋,直隶、江苏、山东等省亦皆种之。”可见番薯经明末到康熙时期的流传与推广,其时国内不少地方已有种植,尤其是南方一些省分,已较普遍。雍正至乾隆初,番薯已成为南方一些地方贫苦人家口粮的重要组成部分。雍正年间,一些地方大员给皇帝报告就说明了这种情形:雍正三年(1725年)福建巡抚黄国财奏报:“查泉州府属之惠安、同安、金门沿海处所,去冬番薯歉收,今春又値米贵,近海穷民不无艰苦。”(《硃批谕旨》卷19下《硃批黄国财奏折》)番薯的收成与下层百姓的生活,已有很大关系。雍正六年(1728年)两广总督孔毓珣奏:“查潮州民间原多种番薯,以代米粮,现俱大收,每觔卖钱一文,黄冈、碣石一带每十斤卖钱七文,约计一人一日之食,费钱不过一二文。”(《硃批谕旨》卷7之3《硃批孔毓珣奏折》)清代文献中此类奏报还有不少,可见,乾隆以前,番薯主要产于广东和福建两地,并成为下层百姓日常食物,在发生水旱灾荒的年分,更是小民救饥度荒的救命之物,因此才会进入地方官员给皇帝的奏报中。

图片 4

   
乾隆以降,人口压力不断增加,对土壤、肥料及雨水要求都不高的番薯,从南向北得到进一步推广。除了民间自然传播外,官方出面进行的推广起了重要的作用。最初,还是一些地方官员为当地的安定而进行的推广,后来逐渐演变为由最高统治当局出面,大力推广。

野生番薯起源于美洲的热带地区,由印第安人人工种植成功,哥伦布初见西班牙女王时,曾将由新大陆带回的甘薯献给女王,西班牙水手又将甘薯传至吕宋,葡萄牙水手将甘薯传至交趾。自广东传入,为林怀兰和陈益携来,得自交趾;自福建传人,为陈振龙携来,得自吕宋。三路先后传入,互不关联,其中林怀兰带回来的是番薯,陈益和陈振龙带回来的均是番薯藤。

   
自乾隆初起,地方官员推广种植番薯的例子不少。乾隆十二年(1747年)安徽巡抚潘思榘要求全省种植红薯,得到部分落实。安徽凤台县知县郑基“尝循行阡陌,见沙地硗确多不治,教民种薯蓣,佐菽麦,俾无旷土。”乾隆间山东范县知县吴焕彩在当地“教之种番薯,民困乃纾”(《清史稿》,《郑基传》,《吴焕彩传》,卷477)。较典型的事例是,山东按察使陆燿,总结当时种植番薯的经验,写成《甘薯录》,刊刻发给各府州县,宣传种植甘薯的好处和方法,收到很好效果。大体上,从南到北,逐步传播推广,有些地方推广比较顺利,如江西、安徽等地,有些地方则几经周折,如天津、河北等地,因种秧的保存遇到气候因素的影响,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才得以推广的。《清高宗实录》卷1326载:至乾隆五十年(1785年),乾隆帝发布上谕,命令以政府的力量,大力推广番薯的种植:乾隆帝在上谕中对山东按察使陆燿进行了表彰,说他写的“甘薯录”通俗易懂,命令“多为刊刻”,“颁行各府州县,分发传钞,使皆知种薯之利,多为栽种”。又说,现今河南欠收,地方官员要仿照南方省份的办法,大力推广番薯。其他一些地方,也要把《甘薯录》“多为刊布传钞,使民间共知其利,广为栽种,接济民食,亦属备荒之一法。将此传谕知之。”

其中陈振龙的故事最为传奇,陈振龙是福建省长乐县青桥村人。没有到二十岁之前就中了秀才,后来的乡试却一直没考上,于是就弃儒经商,到吕宋岛经商。就在吕宋做生意的时候,陈振龙见当地种有朱薯,
耐旱易活,生熟都可食,有“六益八利,功同五谷”。有爱国之心的陈振龙想带回中国,但是当时殖民吕宋的西班牙政府不许朱薯出口,陈振龙想了个办法将薯藤绞入吸水绳中,渡海带回福州培植。

   
至此,番薯在京畿地区和河南等地,进一步大规模地推广开来,成中国境内更广大地区下层人民的主要食物之一。

带回到中国之后,陈振龙先试种,获得成功,刚好碰上福建大旱,粮食减产
,于是陈振龙便让自己的儿子陈经纶上书福建巡抚金学曾,申报吕宋朱薯可以救荒。金学曾也灭有其他办法,先进行试种,俟收成后呈验。当年,试种成功,金闻讯大喜,于次年传令遍植,解决闽人缺粮问题。闽人感激金学曾推广之德,将朱薯改称金薯,因其由外国引进,又称番薯。

   
番薯的推广在清代社会生活中的实际意义有四:其一,它成为广大下层人民弥补粮食生产不足的主要手段,史籍中此类记载很多,如赣南地方清初以来人地矛盾突出,百姓“朝夕果腹多包栗薯芋,或终岁不米炊,习以为常”(同治《赣州府志》卷20《物产》)。其二,在可耕地不足的情况下,也成为山区开发的重要农作物:如湖北襄阳一带,“崇山峻岭,尺寸开辟,其不宜黍稷者,艺薯芋杂以为食”(《皇朝经世文编》卷37)。其三,它成为国家与人民在战争与灾荒时期的一种主要应对办法。如乾隆后期镇压台湾林爽文起义期间,清军购买了大量番薯和薯干,用于地方赈济。而乾隆帝对于此种采购番薯放赈的办法表示赞同,并嘱咐负责官员,“所奏采买番薯一万斤,并拨米二千石,为数无多,恐不敷用”
,地方官员和军前将领要“多为预备”
,迅速运往当地,不要怕花费,如有不够就再拨些银两,“不可仍前惜费,致悮事机。”(《钦定平定台湾纪略》卷15)其四,它也成为城市居民日常的一种副食,如《燕京岁时记》所载的,乾隆以后,京中无论贫富,都以煮番薯为美食。

图片 5

   
与大米等作物相比,食用番薯似乎是降低了生活水平,但在当时,番薯不与主要粮食作物争地,且种植技术相对简单,对气候和雨水要求也不高,这个推广,不仅具有农业方面的意义,在清代人口猛增而可耕地减少的情况下,其民生方面的意义不可低估。甚至可以这样说,番薯对于清代养活亿万下层百姓,功不可没。

至于玉米传入中国没有非常具体的史料,据学者研究认为,玉米传入中国的途径分为海路和陆路。陆路又分为两条:一条由印度、缅甸入云南的西南路线,另一条经波斯、中亚到甘肃的西北线。海路则经东南沿海省份再传入到内地。

无论如何,没有这些高产作物的传入,清朝会跟明朝一样,走入人口和土地的矛盾中,人口不会快速增长。历史也有可能会改写。

直到现在,高产的作物依然是大家研究的目标,甚至出现了转基因的大豆、玉米,这是俺一向反对的,这是走向了歧途。在主粮上面我们还是要更加慎重。

我们国家也对粮食非常重视,长期以来,我国政府一直把解决粮食安全问题置于治国安邦的头等大事之列。

但是人口依然在增长,粮食的储备依然非常重要,基于此,我们国家也提出了马铃薯主粮化的战略,效果如何?

我们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